顧北辰族中長輩有一尊化神修者,道號長光。

他生而異眸,具有窺真破假的玄妙,而元嬰入化神之時,明悟道法,此道乃小道,為“見真”。

長光尊上引此道力入異眸,練就瞳術,看破一切虛妄。

因為這份不凡之處,雖為化神,潛力有限,卻被帝昭城中的一尊大宗師所看重,連帶家族受到恩澤,顧家越發強盛。

此人正是被赫連九城所感應到的那一尊化神中期。屆時演武大比開始,他將會觀禮,幸好裴夕禾和赫連九城提前發現了他的存在。

否則在那觀禮台上,她和贏緋的跟腳和界外之人的身份,什麼都瞞不下去!

群起攻之,不知道這王城中多少的大宗師都注視著這場觀禮,同時出手下,就算是留下了大陣作為後手,想要逃離隻怕也未必安穩。

所以此人的存在被他們所得知,兩人一狐都是生出了冰冷的必殺之意。

此刻已至黃昏傍晚,天光逐漸晦暗,周遭生出幾分夜間的涼氣來。

一道身形從穹頂落下,翩然落地。

長光瞧上去麵貌三十出頭,正為盛年,但其歲數已為兩千多歲,還未曾踏入化神後期,隻怕等到三千大限一至,便是壽元耗儘,身隕枯骨。

結束了一天的巡視,一直保持著瞳術搜尋排查異端,對他也是一番損耗。

長光眼中此時並未有曾絲毫的異常光輝,隻是如有人站在其麵前,便可一窺眼中天然的花紋纏繞著,勾連成非凡的三個符文,來往流轉。

他落地緩行,突地停住了腳步。

長光抬起頭望著這周圍,他不善戰,卻能洞察一切。

“閣下何必躲躲藏藏?”

他笑著出聲,此刻一雙眼眸已然化作了深紫色,隱隱三個符文激發出了道蘊。

無人應聲,可是長光看得見,一道道無形的陣法之線融入了虛無之中,彼此勾連著,形成陣基,看來不止一人啊,還出了個陣法大家。

他嘗試著動用大乘宗師留給他的手段,若是能呼喚到其到來,那麼足以橫掃一切。

但傳出的力量被生生地截斷,是陣法在起效,長光未有慌張,一雙深紫色的眼眸看向這籠罩了天幕的陣法,不由得一歎。

“真厲害啊。”

這天極陣法,比他這兩千年光陰之中所見過的陣法都要厲害。

他麵帶笑意道:“閣下還不出來嗎?”

長光看向一個方向,眉宇帶著似乎將一切都握在掌中的從容不迫,但下一刻他眼中就閃過了訝然。

居然是外界之人,怪不得會對他出手。

“狐族?”

赫連九城以天狐本相的姿態出現,便是隱匿在暗處的贏緋都不免心頭一震,那九條飛舞,散發著聖潔白金光焰的尾巴。

九尾天狐!

傳言此族之所以未曾列入妖神,隻是因為血脈難純,尋常狐族頂多三四尾,而赫連九城修為剛入合體,身後的九尾展示著純粹的血統。

長光麵上的那種從容不迫收斂,眼中浮現出銳光。

他猛地雙手結印,渾身法力爆發,麵前的這妖狐是合體,還以天極大陣封鎖了此地的氣息,便為大乘一時之間也難以察覺異樣。

時間寶貴,這妖狐必定雷霆出手,想要誅殺自己,連試探都不會有。

掌心掐出的法印玄妙,頃刻之間化作了漫天的霞光,照亮了周圍的昏暗,每一縷光輝都是一隻妖異的紫色眼瞳。

長光的心中思慮,他出身顧家,也算是這帝昭城中的望族,族中老祖也是逍遙遊,而每每跟隨宗師巡查,歸期不定,唯有族中親近之人纔會知曉時間。

莫非是顧家出了這妖狐的內應?

這道術極厲害,幻化出的萬千紫色異眼所注視之處,都出現了一處真空之地,赫連九城感覺到自己的法力都在那神秘的紫眼之下在被腐蝕封禁。

他周身亮起白金色的光焰,身後猛地爆發出了一尊天狐神像,巨大的狐眸虛空凝視,牢牢鎖定這長光所在的方位。

天狐之眸!

在這瞳術對抗下,明顯這長光落了下風,頃刻之間一顆顆光芒所化的紫色眼瞳破碎而去,叫其雙眸滲血。

可是此刻他的眉心亮起了一道燦爛的烙印符文。

長光笑了,從開始到如今其實他除了對赫連九城天狐身份的震驚,都冇有真正的恐懼不安,因為他清楚自己存在的最大意義,他的眼眸,是這仙刹人族最銳利的探測法寶。

同他一起巡查的那位宗師,也是因此對他青睞,多次出手相助顧家,叫其越發昌盛。

以此眼審視妖族,羅刹族的諸多臥底暗棋,這千年來立下了無數的功勞,他的天賦不足,隻怕終生止步化神中期,大乘宗師怎麼會不給他留下護命的手段?

這道護命手段僅他一人知曉。

被動觸發,和赫連同自己交手開始,到如今已然被徹底激發,那位大乘修者也有所感應,最多三個呼吸,將會趕到此地。

局麵一直都在他的掌心。

在天狐之眸下,他的修為遠遠不如當初的那合體海龍,可卻麵色輕鬆,不曾被封禁當場。

“九尾天狐,倒是冇想到能為我人族引來這般珍稀的血脈,我們會記得你的。”

若能從其血脈之中窺得一二玄妙,為人族留下一道神通傳承,即便幾百年後壽元耗儘身死,也會被諸民所記住,算得上名垂千古。

快哉!

他身上裹著一層淡青色的光,叫此人萬法不侵。

大乘之力!

赫連九城狐狸眼中露出陰沉殺機,同樣也有濃濃的忌憚。

“變陣,三個呼吸後離去。”

裴夕禾的聲音在其耳邊響起。

狐狸頓時改變陣法走向,原本遮蔽氣機所用的陣法化作了一座空間跳躍的大陣。

似有龍鳴乍響,三道白龍飛躍而出,一口大鼎迎頭而來,爆發恐怖的吸力將之罩入,長光想要掙脫束縛,可不能。

他修為偏弱,壽元將儘,宗師留下的手段僅能化作一道護體神光,隻守不攻,否則力量入體就會損耗肉身,縮短命數。

這白龍糾纏身形,無法傷害他一絲,卻和那鼎結合,拘束了他的行動。

好生厲害的一口法器之鼎!

而下一刻,他猛地通體生寒。

有手指點在了他的眉心前。

一點純粹的金,宛如照亮四方的陽。

大日金焰!

他眼中出現的是一個女子的身形,可通過窺真之眼,景象一變,那是一尊昂揚展翅的,神烏!

護體神光破碎,肉身在金焰下化作飛灰,元神寸寸崩解。

此刻已經是兩個呼吸了。

裴夕禾覺察到了其生命氣息的徹底消亡,心頭總算是鬆了口氣,強行動用血脈之中沉寂的大日金焰,此刻已然有了七竅流血之狀。

一道恐怖如深淵的氣息在飛速靠近。

赫連九城頓時收陣。

“走!”

陣法銀光大作,猛地收束,三人身影儘數消散,連氣息都被一併抹除。

那道號為冥真的宗師前來,隻來得及瞧見收束的空間陣力和一捧長光屍骨所化的灰,飄散於風間,最後墜落到地麵。

他麵色黑沉,胸中生出了千年未有的怒火來。

“該死!”

------題外話------

週五開組會,但是這一次是網上組會,我摸魚了,嘿嘿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