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盤膝坐在床榻上。

《金羅訣》的功法內容隨著她念力觸發,縈繞在腦海之中。

六品功法邁入了中品功法的行列,其中的玄妙程度果然不是養氣決可以媲美的。

裴夕禾當初覺得自己修改過的養氣決不比六品功法差上幾分,是她偷偷觀察過對門的孟茯苓所修練的那本。

而《金羅訣》品質上乘,脫胎於五品道經,如今她理解起來有些晦澀。

她一遍遍地默唸功法內容。

“金羅所在,庚氣長存,如韻藏身,和中長一。”

裴夕禾一點點地理解了功法之中的玄妙,周遭的靈氣,尤其是金靈氣都紛紛被牽引。

丹田之中,那三色靈根已經散發著神秘輝光,又以金色的靈根最為閃耀。

金靈氣在體內隨著金羅訣行走一個個周天,新誕生的靈力比之之前的養氣決靈力又要堅韌上幾分。

她心神沉浸,在每一個周天運行之中細心體悟。

減少了一些不適合自己體內情況的流轉損耗,越發地順暢起來。

凝結出的靈力是淡金色的,卻要被三道靈根同時吸收,而要再次將金靈力轉化作冰火兩種靈力。

這一下子就相當於修煉速度被放慢了一倍多。

這就是三靈根的根本劣勢,她靈根極佳卻均衡,根本冇法子放棄其中哪一道靈根,這份缺陷就更加明顯了。

她睜開了眼,心裡還是默默歎了口氣。

她要是單靈根多好啊,就是八寸或者七寸靈根她都認了。

三本六品功法是解決現在情況最容易達到的方法。

但實際上同時修習三本功法,對她的精力和悟性都是極大的考驗,功法之間,她也必須找到那種微妙的平衡。

可是再難她也要走下去。

她眼中閃著堅定之色,又是重新開始體悟這本功法的玄妙所在。

…………

“你說是真的?”

少年模樣俊秀,微微皺著眉向著孟茯苓問道。

孟茯苓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也不知道那死丫頭到底出去一趟走了什麼狗屎運,一下子就到了七境,可以威壓外放了。”

李淮南眸色閃爍。

按照孟茯苓的說法,一個三靈根,修煉七品養氣決,本身就不該有這樣的修煉速度。

如今更是從剛入練氣六境後期突破到七境,應當是得了什麼機緣。

他不由得皺眉,要是自己得了這機緣,保不得可以從七境後期突破到八境修士。

給了一個小丫頭,可真是可惜。

他點了點頭,朝著孟茯苓說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會安排的。”

孟茯苓眼底湧現出笑意和興奮。

“我就知道李師兄對我最好了。”她眉眼彎彎,初露的少女情態頗具美態。

杏眼桃腮,笑得明媚。

李淮南眼底湧出幾分笑意:“放心好了,一切交給師兄。”

他的眸色幽深,他也想探尋一番,是否那發生在裴夕禾身上的機緣可以複刻。

若是可以,他就能省去接近一年的時間,突破到八境修士的層次。

這樣如何不叫人心動?

他隻要一思及此,就狠狠地心動了。

…………

裴夕禾從修煉中感覺到腹中強烈的饑餓感,心神才逐漸從修煉中甦醒過來。

她連忙吞服了一顆辟穀丹,藥力揮發得很快,腹中的饑餓感被去散了大半。

裴夕禾站起身來,因為修煉時間過長,覺得渾身都有些僵硬,她吞下了一顆潤脈丹。

像是潤脈丹和辟穀丹這種不入品階的小丹藥,價格便宜,卻很實用,她吃著也不心疼。

四肢百骸都舒展開了,她感覺渾身一輕。

改換功法無疑不是件小事。

雖然金羅訣和養氣決可以一同運行,可精力全放在金羅訣上纔是最大的修煉效率。

之前養氣決在體內留下的循環就要自己一點點廢除,再打下金羅訣的運轉路線。

其中又牽扯到已經成型的八個氣旋要一一抽調出全部靈力運行金羅訣的大周天。

這麼一修煉,就耗費了兩天多。

但她明顯感覺到體內的靈力越發醇厚而堅韌,有一種金之鋒銳藏於其中。

自己的靈力質量至少漲了兩成。

這就值得。

她眼底泛出明亮的燦星,好看的眉宇彎彎,修煉有一丁點的進展,她都會非常開心,何況是這樣的大進步。

裴夕禾揮動指尖靈力,發現運轉靈力越發地純熟而迅速。

如今自己的實力應該在八境裡麵算得上數一數二的了,她自己思酌。

但她想到了那日明琳琅鬥法時候的場景。

那真的太震撼她了,她還冇有見過那樣的鬥法,那水劍宛如無可阻擋,一個照麵就把李慶這樣的九境修士直接擊斃。

那就是高品道術吧,她心裡不由得有些羨慕。

自己如今掌握的兩種刀法都是九品,之前還覺得夠用。

可是如今看來,自己想要獲得很強的戰力,就需要高品的刀法加持。

高品級的功法道經不好得,道術刀法自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她歎了口氣,窮啊,都是窮鬨得,要是有一天能夠想買什麼法寶道經就直接揮手一買,那就好了。

裴夕禾甩甩頭,拋卻不切實際的想法。

她推開窗,讓暖洋洋的曦光照到身上,眯了眯眼,很舒服。

一揮手,把防護陣撤了,她打算去接任務了。

上一次的經曆確實給她留下了幾分陰霾。

可是受到一次打擊,就再也不敢去嘗試,杯弓蛇影,惶惶不可終日?

裴夕禾不是這樣的性子,她也不能有這樣的性子。

她背後毫無依靠,想要繼續走著仙途,就要克服一切恐懼和雜念。

她思慮著自己如今已經可以完美完成五星任務了,六星任務其實可以嘗試找隊伍一起完成。

裴夕禾推開了門,對麵的孟茯苓在她這裡的防護陣撤下去之後,就通知了李淮南。

瞧見擋在她身前的兩人,孟茯苓靠著一個男修,十七八歲的樣子,模樣不錯,一身青白色的袍子。

裴夕禾眼中一絲幽暗掠過,孟茯苓這是不長記性?

李淮南搖著一柄淡藍色的摺扇,掛著溫雅的笑,裴夕禾卻覺得有幾分假。

“師妹,聽聞你也踏入了練氣七境,不知道可否與我切磋一二,咱們彼此指點啊?”

裴夕禾眼神微變,嘴角不由得帶了些嘲諷的冷笑,卻又是很快壓了下去。

她表露在孟茯苓前的是練氣七境,但從六境突破到七境,想也知道絕大可能就是七境初期。

他都在練氣七境後期帶了將近一年了,如何說的出切磋一二,他們又不甚相熟。

到了練氣後期,每個小境界的前中後三個階段都能劃分成小關了。

說得倒是冠冕堂皇。

她揚起笑。

她的八境修為其實最好不要暴露,因為她完成烈虎任務後,死了兩個人回來,她卻修為大漲,難保不會有人懷疑。

“師兄說笑了,我這點淺薄修為這麼比得上師兄呢?我纔是三靈根,可比不上師兄和孟師妹的雙靈根。”

孟師妹?

是的,她的修為比她高,同輩弟子,她孟茯苓就是要喊她一聲師姐!

孟茯苓雙耳通紅,按壓這怒意,這是對她**裸的嘲諷。

李淮南也是眼珠子一轉。

“師妹說笑了,你都是七境了,想必是碰上了什麼機緣,不如你與師兄說說,師兄記下你這份情。”

裴夕禾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長得乖巧可愛,精緻五官透著幾分靈動,可窺見日後的美人姿態。

笑起來帶著一股單純的天真氣可說出的話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李師兄,你可真是好不要臉啊。”

又天真可愛,又嘲諷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