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緋身形搖搖欲墜,唯有那一雙清瞳宛如燃燒的焰火般灼灼,她伸出手接住了那緩緩下落的丹藥來,唇角笑意難壓。

哪怕是天資不俗,如今的她也最多能煉製出四品中的丹藥,可若是以著上古融丹之術,一鼎三丹,一脈同源,輔以法印精血,雛丹誕生之際,相融,實現品階的躍升。

此枚丹藥,正是四品上的菩玉元丹,她的右手覆著一層淺淺靈光,執起這枚丹藥。

她是最晚完成藥材淬鍊的,可卻是第一個完成了成丹的選手。

裴夕禾同狐狸對視一眼,狐狸確實得承認有些小瞧這位盟友的實力了。

“如今那在場的丹師本就隻有兩位四品上,而且贏緋的融丹在四品上的丹藥中,這元丹也是佼佼者,她算是能穩入前三了。”赫連九城向裴夕禾傳音道。

裴夕禾也是這麼看的,她帶著淡笑,抬頭看向傅元所在的高台處,她敏銳地感覺到了數道炙熱的目光,都是丹師。

融丹法是上古丹術,現世就算是上仙界掌握者也不過寥寥,對這些丹師而言簡直就像是炫技一般,個個都難以壓製自己的好奇心和對丹道的狂熱追尋。

而那位三品丹師翩然而下,他的修為高深,已經踏入揚天下,五十歲上下的老者麵容和藹,贏緋見狀走出了護罩,那一層傅元的法力防護,也隔絕了外界對正在煉丹的丹師的乾擾。

這老者對著贏緋柔和地笑道:“由老夫來為小友鑒彆一二可否。”

贏緋嗅到空氣之中的那股若有似無的丹香,如山間草芽長,似清水幽蓮綻。頓時心中有了揣測,這位隻怕是已經晉入了上三品的丹師。

她麵色恭謹,雙手捧丹呈上。

“晚輩之幸。”

那老者的笑意更深了些,此時那高台上的丹師們也儘數躍下,來到此處。

這三品丹師名叫靼袁,此刻接過那丹藥,仔細觀摩其丹蘊,指尖隱隱閃爍白色的氣流,圍繞在丹身,卻並未深入其中將其丹力破壞。

他讚歎地點了點頭。

“四品上,菩玉元丹,滋養修者經絡骨血,藥力精純。”

他的身旁本就有著一座石台,上麵有著數個玉盒,此刻將元丹放入其中一個。

“你且去修整一番,如今你的精血損失頗多,需得上心,待到他們同樣煉製丹藥完畢,我們比較之後才能判決前三席。”

贏緋點了點頭,隨即走到了專供參與者修習的台上,尋了個蒲團坐下,她吞服兩粒赤血丸,便是閉眸靜修,同時領悟剛剛的煉丹所得。

在靼袁的身旁,有幾位四品上的老丹師瞧著她的背影似乎想要上前說些什麼,卻被其揮手阻退。

終究還是給留了些薄麵,隻是傳音未曾叫除了這群丹師之外的人聽見。

“你們各自都有獨門秘技,李丹師的塑靈法訣,趙丹師的自造玄粉,可曾同他人共享?”

他隻留下了這一句便是重回高台之上,而被點到名的兩位丹師正是剛剛想要上前攔住贏緋詢問的,此刻懨懨地低頭,也隨著回到高台。

裴夕禾注意到了那邊的動靜,雖不能聽見什麼對話,但也能推測出一二來,瞧著那位老丹師倒也是不錯的,但也得多個心眼,畢竟贏緋為了奪下這前三席,不得不施展出了融丹之法,能夠叫丹藥品階直接躍升的法門,對丹師具備著恐怖的誘惑力。

就算告訴他人天賦不足連門都入不了,能阻礙多少人的垂涎呢?

其實絕大多數的人都會以為自己是那個例外。

她收斂心神,重新看向擂台上剩下十人的比試,還有幾位丹師雛丹還未凝出,他們控火之技各有不同,但也各有可以借鑒的地方。

裴夕禾眸中墨金色閃爍,有著神烏之影掠過,通過那一層防護觀摩這些丹師,冇有引發傅元的察覺。

丹田之中的太陽真火隨著其心神的浮動而不斷變化著形態,彼此之間的羈絆感應更深了些。

過了兩個時辰,此刻終於是第二位丹師成丹而出,白玉般的丹身上帶著幾道花紋,隻可惜是四品中,明眼人都清楚應該是和這前三無緣了。

她卻並未喪氣,麵露淡笑,接住了吸引天地之氣養丹完成的丹藥,已然儘力,就不算遺憾。

此時間隔不長的時間,一個個接連成丹,一陣陣丹香從各自的鼎中爆發,都有三份藥材,更是一步步走到最後一局的,並不存在凝丹失敗的情況。

待到最後一人成功,十一枚丹藥儘數置於那石台之上,由以靼袁為首的丹師一同評審。

端坐在休息區的十一位丹師,有幾位極為擔憂,也有數位麵色神情淡然。

終於是得出了最後的評審結果,由靼袁來宣佈。

“此次鬥丹的優勝前三席分彆是。”

“第一:宋隋。第二:贏緋。第三:鳳觴。”

“願你等三人丹道繼續精進,為我蓮城在那王城大比上一展風采!”

贏緋早已自閉眸靜修之中甦醒,聽見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會心一笑。

壓在她前麵的那位宋隋乃是一位浸淫在四品上等百年的丹師,他所煉製的那一枚丹藥已經隱隱有了三品丹藥的靈韻,自然能壓過她的菩玉元丹。

能順利拿到前三的席位就已經夠了,如此一來前往王城,必定能接觸到更多的資源和資訊,贏緋對於提升自己的丹術有了一股迫切的想法。

但隨即壓在心底。

鬥丹場終於是落下了帷幕。

贏緋和裴夕禾彙合,一同返回客棧,裴夕禾問道:“如今感覺還好?”

贏緋坦誠,不喜說些無用的話,她麵色依舊帶著蒼白,說道.

“那融丹之法過於消耗,加上損失的眉心血,我需得花個三四天才能調整過來。索性我能拿到自己煉製的這枚元丹,城主府倒是闊綽,諸多難尋的藥材都被找齊了三份,還允許我們帶走。”

“吞下元丹,我應當有會有一番修為精進,或許能助我的丹術更上層樓。”

裴夕禾點了點頭:“如此你便先調整閉關,本就是還有五六日的時間前往王城,算算也足夠了。”

贏緋點了點頭,傳音給了裴夕禾。

“我有要事需要你相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