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在贏緋租下的洞府內為她護法,仔細地觀摩著其煉丹的法訣。

前些日子,裴夕禾和贏緋一同而行,果真尋到了真嬰丹所需要的那幾味靈藥,為了在這蓮城大比之前添上幾分把握,自然要儘快煉出,故著手煉丹。

贏緋很坦蕩,一些丹師會將自己的煉丹手法視作珍寶,敝帚自珍,藏著掖著的,生怕彆人偷學了去,可她覺得要真能被彆人看上一眼就學會自己的獨門技藝,那算個什麼獨門技藝?

贏緋的獨門丹術,便是他人見過千次萬次,都隻她一人能施展,這是其自信。

裴夕禾也確實看不明白,她悟性超絕,可未曾落在這丹術上,贏緋煉丹的動作,所結的法印,過目不忘,但那些細枝末節,靈力的運轉,藥材的淬鍊,對九洪鼎的把控,可不是能窺見的。

她隻是在細心體悟那一份控火之技。

丹火運轉之間,隨其心意溫度時升時降。贏緋將自身所擁有的丹火一分為十八縷,每一縷都落到鼎中的的一株藥材之上,十八縷的溫度居然各不相同,隨著藥材淬鍊的情況在緩緩調整。

這種精確到纖毫的控火,叫裴夕禾不由得內心讚了一句。

厲害!

藥材在火焰的炙烤下,表皮逐漸乾枯,最後後化作了一團灰燼,而內裡的汁液卻在贏緋的溫度操控下絲毫不損。

溫度漸漸升起,將那十八團汁液各自淬鍊提純,最後隻剩下十八滴水珠樣的精粹來。

贏緋的麵色鄭重而莊嚴,她熱愛煉丹之道,並以之為信仰方向,這足以從她的神色中看出,雙手合一,運轉法訣。

九洪鼎猛地震盪一聲,便是在鼎的內壁散發出了濛濛的輝光,將那十八滴藥液精粹穩定藥性,贏緋一次淬鍊的步驟就耗了將近半天的時間,如今已然提煉了三百多種靈藥了。

隻剩下最後的三道主藥。

贏緋的眼中露出些許勢在必得之態,右手兩指併攏,隨即一揚,便是有著三道流光躍入鼎中。

紅枝白簌花,七葉三果根,玄嬰培元果。

丹火猛地一下子便旺盛起來,灼灼的溫度炙烤這三道四品靈藥。

裴夕禾的指尖也冒出了縷金色火焰,它親昵地在指頭盤旋著。

這火焰越是催發,溫度便會越高,蘊含的火行力量就會被激發,具備更加厲害的威能,但並非任何情況下都需要這樣的溫度,多餘的便是空耗浪費。

若是能從心所欲,精到纖毫地操控火焰鬥法,那足以大大節省法力。

她心神下沉,融入那一縷金火之中,以意念操縱其不斷變化,從生澀慢慢熟練,不知不覺就已經是一日多過去了。

直到那九洪鼎再次傳來一聲沉悶的響聲,她才就此驚醒。

贏緋已經將最後的三昧主藥也淬鍊成功,頓時鼎身大震,濛濛輝光散落每一滴藥液精粹,裴夕禾猛地發現那精粹的藥力在這股光輝下,更精純了幾分。

不愧是接近神物的丹鼎,靈智已開,隻要完成晉升神物,就能誕生出器靈來。

贏緋麵色有些蒼白,大量地消耗心神和靈力念力,叫她額頭滲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但眼底精光閃爍,湧現即將成丹的喜色。

畢竟是兩人所用的,她加大了藥材的投量,以期煉出兩枚真嬰丹。

一份藥材就那麼多,高品丹藥都已經是絲毫不含有雜誌的滿丹,但想要品質越高,藥力越強,那就得充分利用每一絲的藥力去凝鍊丹藥,一爐出個十幾枚,那煉的四品丹藥藥力被分散,那不如煉的五品丹藥。

要想提高成丹數,就得雙倍投放,這也就導致了煉丹難度加倍,所以她纔會耗費這般多的心神,此時渾身的氣息有些萎靡。

她猛地一咬舌尖,振作精神,手決變換,那九洪鼎隨其心意而動,開始不斷震顫出聲,直到一連九次,輝光大勝,一滴滴精粹開始融合為一,丹火灼烤下,不斷收縮變化。

贏緋念力猛然全湧,操控其中的微妙變化,這一刹那,她脫口而出:“凝!”

頓時,那同主藥在內的三百七十四道靈藥,每一滴提煉出來的精粹都宛如流星趕月一般,射入中心丹火處。

不斷融入,不斷淬鍊,已經出現了雛丹形態。

終於,藥力皆融,靈丹成型,萬事大吉。

贏緋身上有些脫力,但硬撐著一口氣,結出手印來。

“收!”

丹火儘數湧出,重歸其體內,九洪鼎也徹底歸於寂靜。

她上前一步,揭開鼎蓋,兩枚渾圓的丹藥躺在其中,已經完成了吸納天地之氣的養丹步驟。

淡淡的紫金色,一股丹香迎麵而來,清幽雅緻,又緩緩轉為一股醇厚平實,充滿了生機之氣。

裴夕禾走上前來,眼裡滿是讚歎,這還是她第一次瞧見這般厲害的煉丹場景。

因為觀摩得當,她感覺到自己的控火之技,也提高了不少,對贏緋這般不吝賜教的做法心生幾分感激。

“真厲害。”

贏緋麵色蒼白憔悴,此刻吞下了枚儲物戒中的丹藥,一點點回緩,她眼眸中閃著得意之色。

“那當然,我或許鬥法之術比不上你,可論起煉丹,就算一時比我強者,我也有信心將之超越,我的目標就是成為,那丹道第一人。”

說起這個的時候,贏緋那清澈的眼眸之中滿是昂揚的鬥誌和傲色,更是呼之慾出的野心。

裴夕禾不覺得其自大,反倒很欣賞,誰不想當那第一人呢?她也想成為這世間的刀道第一人。

贏緋右手揮動,兩枚丹藥隨即從鼎底飄出,落入了贏緋早就準備好的玉盒中。

這真嬰丹乃是四品中一種不俗的丹藥,對於元嬰修士都是至寶,能叫其提升一個小境界,而元嬰後期修士服用了,也能大大增強自身底蘊,衝擊元嬰圓滿。

贏緋將其中一個玉盒遞給裴夕禾。

“你且放心煉化這枚丹藥,真嬰丹的丹方我有所改良,往裡增減了幾十種藥材,成丹更加精純,一生隻能使用一枚,但不會給修士留下一星半點的隱患,是紮紮實實的修為。赫連九城應當這幾日要回來了,你看著辦,我要去煉化真嬰丹了。”

“大家都結盟了,可彆跟我來回拉扯,說無功不受祿啥的,我不興這套。”

裴夕禾接過玉盒,揚起笑臉。

“恭敬不如從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