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不自覺地調動起體內的力量,彙集在雙眼,隱隱墨金之色閃耀銳利,觀看這天地之間的五氣變化。

那蓮花地脈上五氣出奇的濃鬱,溝通天地靈氣來湧,恍然之間,在她的眼中,那升騰而起的五氣化作了萬千的蓮花綻開,這五氣之中以土木之氣為甚。

觀看得久了,裴夕禾覺得眼角發澀,隱隱有腫脹之感,隨即撤去,可見此處地脈瑞氣之盛,是一處天然的洞天福地。

她的心底生出了些感慨來,這樣的福地瑞澤,就是她曾經見過的崑崙七大峰都遠遠不及。

而靈舟正在降低,朝向蓮城靠近,越來越能感覺到那股充沛的靈氣熏染,叫裴夕禾體內的天靈根舒服無比,連帶她心情也不由得愉悅。

贏緋也不由得被這濃鬱的靈氣所驚歎,這是甲級城市,已經和她家族最核心的秘境都相差不多,那更高一級的一百零八座王城又是如何的繁盛和修煉聖地?

她麵色帶著嚮往和喜色。

其實贏緋當年遇到意外而被迫進入仙刹,也正是因為這一枚黑玉戒指所招惹的災禍,仙刹之地,若能迴歸,必定是修為大進,飛昇指日可待,此言不假。

靈舟終於是到達了位於蓮城的運營站,正在城門之前。

靈舟上的圍欄變換機關,成了道落地的梯,諸位乘客有的藉著梯子緩步走下,有的騰空躍起,瀟灑落地。

裴夕禾和贏緋對視一眼,隨即腳上的力量波動一瞬,便是猛地從地麵上躍起,落到了地麵上。

天靈根有靈,同天地相通,她體內的靈根傳出歡喜之意,周遭的靈氣都在自發地灌入,贏緋也對氣息波動非常敏感,覺察到了她身上的這個細節,心底暗自稱讚。

“走吧。”

裴夕禾掐了個訣,遮掩這股靈氣自發灌入時產生的波動,這纔對著贏緋說道。

“之前也算是打聽清楚了,這蓮城如是外城之人,想要在其中居住七日之上,就必須滿足一定的條件,以及繳納定居費用。“

短暫經過和長期居住自然是有差彆的,前者每人收取一千上品靈石,而後者卻是要繳納八十萬的上品靈石,契約妖獸在這裡倒是無需繳納。

這入城費比靈舟乘坐的費用倒是要劃算得多,因為高級城市都有修為限製,這樣有利於人族實力的越發提高。

除此之外,要想長居其中,畢竟達到初聞道以上的修為,也就是金丹及以上,這對於兩人倒是冇什麼問題。

赫連九城盤在她的肩頭,眸子也在打量著眼前的城池,頗為威嚴,造物華麗,城內的隱隱幾道波動晦澀難明,卻能給自己一股不能招惹的感覺。

他不敢貿然蔓延出狐念之力去探查,甲級城市,還是在甲級中都頗為厲害的蓮城,八成把握會有逍遙遊的修士存在。

自己合體修為,也就不夠看了。

裴夕禾和贏緋走到門口去,突然她心底生出了一絲奇異的感覺,嘴角不自覺地勾起,在她日月小界之中,龍骨龍身都被徹底祭煉乾淨,需要儘快收起火焰,完成淬火。

得尋找一個安靜所在。

她渾身的氣息都爆發出來,先贏緋一步走到了城門的登記處,元嬰修士的境界已經展露無遺,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八十萬靈石,遞給了那門口的人員。

元嬰即將步入揚天下,修為不算最頂尖,可也能算是不可忽視的強悍戰力。

甲級城市對其的態度也很是友好,那侍者也具有金丹修為,擔任這樣的職務自然是因為具有不菲的報酬可以用來支援修煉。

他恭敬地對著元嬰真君行禮,清點好儲物戒指中的靈石數額,再交代好細緻之處,接過身份玉玨,往裡麵注入新的居住資訊。

自此她便是可以長居蓮城。

“蓮苒真君,請收好玉玨,若是還未尋好住處,蓮城將會提供一月的修煉洞府,如是需要,可去往城主府谘詢,會有相關職務的人員指引你前去。”

裴夕禾點了點頭,接過自己的玉玨,然後走到一邊,等候贏緋。

片刻後,贏緋也辦理好了相關的事務,心底舒緩了口氣,這黑市買來的身份憑證倒是厲害,幸好冇暴露。

裴夕禾和贏緋通過城門,走入城中,便是來到了蓮城主街道上,周遭熱鬨喧嚷,倒是有幾分凡人趕集市場的煙火氣味,各個小販高聲叫賣的聲音繁雜在一起。

贏緋明顯很喜歡熱鬨,眉宇都舒展著,望向人群攢動處,有些想要去瞧瞧那些被叫賣的貨物,既有凡人可用,也有修者需要的資源。

裴夕禾扭頭對著贏緋說道:“我的本命之物即將晉升,我需要尋找一處安靜所在,我們先去尋一處客棧安定下來,我準備閉關,你也可去這街市,正好打聽一二蓮城的各自訊息?”

贏緋點了點頭,本命之物晉升可是大事,和自身的修為等都息息相關。

自然要謹慎萬分,裴夕禾要尋個安靜之處,自己自然是要配合她,遂道:“那我們現在就去那家客棧吧,那裡我用法門觀測,靈氣如光,地脈之氣如千萬蓮,有利於閉關。”

贏緋指向那座大客棧,高樓如殿闕一般,帶著清雅之氣,在大門口的牌匾上寫著“萬元”二字。

裴夕禾有些急迫,這客棧一月一百上品靈石,交付了一年的份額後,同贏緋交代了兩句,便是走入那客棧對應的洞府之內。

她關閉府門之後,便是立即開啟了聚靈陣和封閉氣息波動的陣法。

裴夕禾將心神沉入日月小界之中,不到飛昇,她就不能以肉身進入其中,天光刀同她心心相印,是另外一處骨血。

周遭焚燒的金焰瞬間消散,裴夕禾已經將後天玄冥之水送入其中,嘶嘶嘶!

一陣劇烈細密的聲響傳出,是氣泡破碎的聲音,在金焰灼燒後殘留的高溫,瞬間將玄冥之水蒸發。

在後天玄冥之水中,一縷縷暗藍的寒冽之氣順著刀身攀爬,融入其中,被三足神烏儘數吸納。

短短三四個呼吸,玄冥之水儘數消散,隻見一道寒光劃過,殺機畢顯。

天光刀,已成法器。

------題外話------

咱就是說,冇忍住肝了一會兒原神,嗚嗚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