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緋剛剛去往那老者處,經過一番水磨工夫,該給的靈石一顆不少,又拿了枚四品丹藥作為贈禮,那老頭眉眼笑開,給她周全地安排了身份,將細緻之處告知。

解決一大難題後,她心情愉悅,朝著傳送陣走去。

這地下黑市格外隱秘,知道的人極少,這個時間段更少,來來往往的不過三四個人,都還在挑選,她踏上那傳送陣,也就自己一人。

再到睜眼,她就瞧見了裴夕禾與那兩個元嬰修者的激鬥,贏緋思考了一刹就明白髮生了什麼,她心思迴轉。

在這個形成的一方結盟裡麵,自己是弱勢的一方,畢竟自己孤身一人,裴夕禾身後卻站著一尊合體妖狐。

她也不太希望事事被人庇護,那樣的關係是維持不了多久的,所以得展現自身的價值,表明絕不會是裴夕禾和赫連九城的拖累,無論是從哪個方麵來講。

贏緋祭出了自己的本命之物,正是那巨大無比的丹鼎。

這是她族中的傳承之物,品質可以說是無限接近於神物,之前鬥丹所用的丹鼎不過是用來遮掩的一件高品靈器罷了。

此時她全身的靈力湧現,祭入那口鼎中,鼎身上的那些萬獸圖騰銘刻似乎活了起來,隱隱發出驚人的吼聲,淡淡的青灰色光從表麵盪漾開去,帶著鎮殺之力。

那元嬰後期的修士猝不及防,居然被一鼎撞飛。

裴夕禾掩下眼底的異色,指尖凝結的法力繼續躍動,頓時射向那兩個已經被重傷了的元嬰中期。

他們臨死前朝著那被轟飛的元嬰後期慘叫一聲:“大哥!”隨後便是被她的法力絞碎魂魄,元嬰仍存,可無靈智操控,也隻會衰亡,兩具身軀自空中跌落,失去全部的生機。

她收回目光,眼中並無一絲情緒波動,再看向贏緋處。

隱約可以猜到贏緋的用意,心底不由得多了些欣賞,並未插手,但也準備了援助。

贏緋一擊得手,麵色帶了些喜色,當然不是巧合,她的九洪鼎上帶有萬法禁製,本身是用來限製煉丹之時的藥力暴亂,可被她加以利用便是可以鎮殺對手,一刹禁法。

剛剛九洪鼎靠近那修者的一瞬間,便是渾身靈力失去了掌控,以肉身直麵這衝擊力。

九洪鼎乃是用天外隕鐵和天赤烏金為主材,輔佐千萬種珍稀礦材煉製而出的非凡造物,重達三億六千萬斤,這一擊之下,就是元嬰修者的身軀都無法安然無恙。

果然,那被轟飛開去的元嬰後期修者勉強穩住身形,隻感覺渾身劇痛,粗略地內視,便能感覺到儘數是斷骨傷筋,他的氣息大亂,瞧著兩個同伴身隕,心緒煩亂,怒火滔滔。

可他心思瞬轉,操縱大鼎的女修是元嬰後期,再加上剛剛那個殺了自己兩個同伴的女修是元嬰中期,可是幾個照麵就能壓製他們,實力也絕不在自己之下。

撕裂結界進來搭救本就是為了兩位同伴不被轟殺,然後聯手對敵應有勝算。

可如今助力身死,自己獨木難支,對方兩人,著實不利,逃,必須立刻逃。

他撕裂身上的一張符籙,這就要破空而去。

贏緋眉宇一挑,想得美,她信手擲出了自己腰間的青玉蓮牌,頓時在虛空之中泛起陣陣空靈無比的青光,那青光如暈,呈現蓮狀。

虛空封禁!

就是裴夕禾也是眼睛微眯,這又是一件法器,聯絡到贏緋所說的那傳送入仙刹的機緣都是祖傳的,這家底,真厚。

贏緋眸中劃過了冷意,她操縱蓮牌,在虛無之中綻放出了一朵朵青色蓮花,宛如清水出芙蓉一般,輕靈唯美。

可是隱藏在其下的是層層殺機。

那元嬰後期發現虛空被禁,符籙失效,麵色發沉,心底更是生出雜念。

“你們一定要窮追不捨?”

贏緋和裴夕禾都冇有回話,她們都不是什麼善良的性子。

青蓮朝著那修者殺去,每一片花瓣都由靈光所化,威能恐怖,朝其身軀切割而去。

而他身上爆發出恐怖的靈力,其修為精純,已經隱隱有踏入圓滿之境的姿態氣勢。七竅流血,道場張開,威勢提升到了極致。

無形之牆開始阻隔青蓮花瓣的切割,這是在動用秘術。

裴夕禾身後的明月微微亮了一下,月涼如水,寒氣漸升,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可贏緋麵色並未慌張,反倒是有一種儘在意料之中的姿態。

九洪鼎身震顫,丹鼎之中勁射出九道真龍形態的白氣,這是法器之力,那真龍眸色靈動,可見其已然接近神物,生出靈智來。

裴夕禾瞧著那勁氣真龍,心中逐漸有了幾分理解。

好一個,丹修。

贏緋烏髮飛揚,清眸閃爍如星,丹道,世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對她而言,丹道從冇有一個固定死板的概念。

丹修,淬鍊萬物,皆可成丹。

下至尋常枯枝草木可淬鍊生靈之華,上到日月星辰,洪荒天地皆可煉化擷取神蘊。

甚至修者,都可以是她的入藥之材,煉敵手,成就人體大藥,滋養自身。

不少人甚至會認為這是邪修手段,不過贏緋認為如何議論都不會影響她的心,隻要她守本初,就不會心智失守。

九道白色真龍勁氣頓時糾纏那修士全身上下,禁殺束縛,將其所醞釀的殺招扼殺在體內,不得發出。

九龍直接將之拖到九洪鼎之上,丹蓋掀開,丹火熊熊,她手決掐動,催動訣竅,鼎蓋合一,頓時開始熬煉,其中的似乎有著憤恨不甘的痛呼,但很快就消散。

這是贏緋故意的,選擇了和裴夕禾結為盟友,就不能一直遮遮掩掩,而且已經結下了大道誓言,也不必擔心被她背刺出賣,大不了就是分道揚鑣。

這是她的手段,很多人都會以為是邪修行事而無法接受。

贏緋收拾了這元嬰後期,之前佈下的結界也逐漸散去,她看向裴夕禾。

裴夕禾麵色如常,帶著明顯的欣賞之色:“好手段。”

贏緋和她對視了一會兒,隨即笑了出來。

“謬讚啦,也就一般般厲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