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顧客更清楚商品的自然隻有這背後的老闆,有底氣在黑市售賣商品的,對自己出手的每一樣商品都可謂是極為瞭解。

本就冇想過撿漏,裴夕禾利落地付了六瓶五品丹藥,這反正是鬼門牧笙的私藏,她除了療傷丹,很少用得上。

攤主收下丹藥,隨即在搖椅上閉眸養神,裴夕禾手握晶石將其放入儲物戒中,接著便是走向了黑市的出口。

黑市之中雖然有著交易的交談聲,可並不喧鬨,如果發生了什麼動靜,很容易就能察覺,而一切並無異常,可以初步判斷贏緋那裡應該還算順利。

畢竟贏緋是元嬰後期,身上藏著多種手段,就是對上那身為化神初期的老者,也不會毫無反抗之力就被直接鎮壓,怎麼也會製造點動靜出來叫她和狐狸去助陣。

雖然冇認識多久,可裴夕禾看得出來,這人雖然看上去有些大大咧咧,可心裡精著呢。

走到了傳送陣,她丟出了塊靈石,便是催動法陣,出了這地下黑市。

周遭的場景改換,是另外一處僻靜的小巷,她卻冇有急著取下鬥笠,有著兩道氣機鎖定在她的身上,叫其嘴角微勾。

是兩個元嬰中期的修士。

裴夕禾也就是剛剛落地,驟然便是有著靈力爆發,一人施展結界,隔絕氣息,防止被城池之中的護衛隊發現,惹上麻煩,一人則是以迅雷之速,發動了攻勢。

黑市能買到尋常坊市上買不到的東西,訊息,甚至身份憑證這樣的都能解決,可同樣有著風險並存,黑吃黑。

兩個元嬰修士此刻俱是開了道場,周身的靈力翻湧如同驚濤駭浪一般,在道場加持下不斷地攀升。

裴夕禾身上能清晰感覺到那元嬰中期修士的威壓,麵前一道靈力匹練當空而來,另外一人佈下結界之後,也是瞬息加入戰局,手持一把長槍,靈力凝集在尖上幾乎可以點穿山嶽。

裴夕禾結嬰就具備法力,這樣的情況隻怕就她一人,但元嬰修者越是修習,自身靈力自然越發精純,朝著法力靠攏,這匹練中靈力凝實如淵,可見其主不凡。

鬥笠上遮掩樣貌的薄紗微動,一刹那就被她掀起扔到了一旁,裴夕禾眸色遮掩過,是黑棕色,此刻帶了幾分寒氣和興味。

身後一輪明月已然浮動,天月,皎白月輝傾灑,上麵隱隱有著月宮的神秘圖紋浮現,大量的月光普照,帶著秘力封禁其身形。

她畢竟掩藏了身份,如果動用太陽真火,金色火焰太打眼了些,小心無壞處,而且對兩個元嬰中期,足夠了。

“鎖!”

言出法隨,恐怖的壓製之力從她身後的明月上爆發,猛地將那靈力匹練震碎,而那射向她的長槍,裴夕禾伸出了右手的食指,隨其動作,月光凝形成為三道鎖鏈絞殺而去。

嘭的一聲,那手持長槍的修者同鎖鏈相抨擊,隻覺得內息不穩,倒飛出去,剛剛的對轟叫兩根月光鎖鏈破損開去,可還有一根宛如靈蛇一般飛速追擊著。

上麵的力量很是神秘,更是在表麵浮動著月桂蟾宮一般的虛影,若是被其貫穿了身軀,危矣!

他麵色一沉,頓時取出了一張符籙,催動之間,便是從那符籙上爆發出了一道冰棱霜刺,總算是將這最後一根鎖鏈斬斷。

可他和另外一個元嬰修者都是一刹那意識到眼前女修的不凡之處。

他們乾這行許久,深深清楚一擊不得手就得立刻抽身離去的道理,否則出現些許差池,都有可能殞命當場。

“撤!”

兩人對視一眼,頃刻之間達成了共識,頓時朝著遠處逃去。

裴夕禾麵色不動,也不曾移動腳步攔截,都是同一個境界了,襲殺不成就想要逃竄離去?她什麼時候做過這麼虧本的買賣?

她的右手掐著一根簪子,玉質纖長,簪端首的桃花宛如活物正豔,法力波動一刹襲出。

粉色的花瓣洪流和月光鎖鏈飛速地追擊,左手輕掐法訣。

“無極。”

無極天光蘊含一定的空間之妙,無極無邊。

兩個元嬰修者爆發了全部的靈力,疊加了符籙丹藥種種手段,速度已經足以媲美元嬰後期,可衝出一段距離就被這股神秘力量拉回,短短幾個呼吸之間,裴夕禾的攻勢已經後發而至!

嘭!

兩個修者被迎頭痛擊,隻得調動全身的力量,祭出了一件件護身的靈器來抵擋,待到爆音終息,風沙散儘的時候,他們肉身已經殘破不堪,一身氣息萎靡至極。

之前為了遮掩此處動靜而佈置下的結界,最後卻方便了裴夕禾行事。

她出手狠厲,毫不留情,此刻兩人已經呈現頹勢,便是乘勝追擊,指尖浮動法力,驟然激射而去,一分為二,朝著其眉心泥丸宮刺去,要直接絞殺其魂魄,那即便是有元嬰也毫無用處,隻能身死魂消。

這兩人實力不俗,一同出手幾乎能比肩元嬰後期的修士,在這城中,要是真算下來,也是數一數二的,要是碰見一擊不得手的,立刻撤手抽身,像條泥鰍一般抓不住。

可惜今天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可突然,一道氣息短暫撕裂了那修士之前佈下的結界,從外入內。

結界重新合攏,並且被氣息主人揮出的靈力重新加固了一番,這來人不想要將此地動靜傳出去,是在忌憚執法隊。

也就是說,應該是和這兩個元嬰中期一夥的。

來人淩空虛踏,氣息強橫,比之兩人更勝一籌,乃是元嬰後期!頗有大圓滿之態。

元後修為越發精深之後,那元嬰就會開始陷入一種奇特的狀態,和魂魄的呼應越來越強,隱隱產生了要合二為一,成就元神的趨勢,這就是大圓滿。

有著境界的壓製,裴夕禾也冇打算叫狐狸出手,她足以應付。

可突然一聲喝聲想起來:“我來。”

熟悉的氣息,正是贏緋,她還是身著著剛剛的赤服,卻從男裝化作了女子衣衫。

揮手之間,從她的掌心驟然擲出一個小球,滴溜溜地旋轉,不斷增大形體,最後不再變幻,裴夕禾才認出原是個巨大的丹鼎!

黑鐵質感的鼎身,六足八耳圓腹,萬獸圖紋氣勢磅礴而猙獰,一下子轟擊到了那修者身上,嘭!

裴夕禾暗道,果真如她所料,誰說丹修就是柔弱,需要同境修士照拂的?贏緋可不是。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