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雙眸清冷如冰玉,氣質是渾然天成的冰清而澄澈。

萬道劍影融歸一劍。

周遭水之力已經被儘數抽調。

這一劍,乃是六品道術劍法。

足可以是築基修士修習的高深道術。

明琳琅悟性超絕,本身更是與之無比契合,水即是她本身,無論血脈資質還是底蘊都遠超常人。

這才能跨越層次,領悟這一劍。

她的境界不夠,施展出這一劍,尚且不見其十之二三威能。

大成的泗水之劍,足可以幻化天穹之水落下,形成泗水河流。

勾動天地水氣,化作此劍無雙神威。

如今卻是召喚出了無數的水汽凝結入劍光之中,化作了一道驚人的水劍。

此劍早已經鎖定了李慶,避無可避!

裴夕禾看著這令人心折的一劍,心中無比敬佩,太厲害了,真的太厲害了,這一劍,甚至比她見過練氣十一境的修士還要強的多!

她冇見過更高層次的修士,自然是不知這一劍的真實威能。

明琳琅一身精純無比的水靈之力,兩部三品頂尖道經的加持,六品靈劍,六品道術。

這泗水之劍,已經足可以和尋常的築基初期修士爭鋒!

李慶哪裡可以抵擋?

他纔剛剛被那射出的靈力匹練傷了脾臟,正要破口大罵,就迎來了這恐怖的一劍。

瞬息,那柄水劍橫穿他的軀殼而去。

噗!

他張口噴出大量的鮮血,生機飛速流逝,整個人倒飛出去。

李慶被擊飛,撞倒了十多顆大樹,然後徹底身隕。

死了。

裴夕禾瞧見那了無聲息的屍體。

終於是死了。

她有那麼一瞬間想要落淚,可是不知道哪裡升起的好勝心讓她不想在明琳琅這個天驕之女麵前這般丟了人。

裴夕禾吞嚥了下喉嚨,隻覺得乾渴非常,她看嚮明琳琅。

正好明琳琅也看著她。

明琳琅正在收劍。

裴夕禾很誠懇地向著明琳琅說道:“多謝師姐,此次救命之恩,我莫不敢忘。”

明琳琅倒是仔細地看了她一眼,裴夕禾生的好極,就是此刻臟兮兮的,也窺得出幾分精緻顏色。

下巴和側臉的輪廓,和她有幾分的相似,當然,她們是不同的人。

明琳琅自己的麵容偏溫潤氣質卻清冷。

裴夕禾的麵貌若朝陽春花燦爛,又帶了幾分精明和靈巧,明琳琅靈識極強,更察覺到了幾分本質上的冷味。

但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坯子。

漂亮的人總是相似的嘛。

明琳琅喜歡漂亮的人。

她正巧出七星任務,獵殺而回,碰上了有散修在追殺崑崙弟子,自然是要想助的。

而且她剛剛點燃焰火,居然是想要**,這份果決,讓她頗為欣賞。

明琳琅不是很擅長言辭,想了想,還是矜傲地點了點頭。

“你有傷在身,你還有丹藥可以用嗎?需要我幫忙嗎?”

裴夕禾連忙點頭。

“我有,不需要師姐破費了。”

裴夕禾喜歡占便宜,但不代表她時時刻刻都要占便宜。

明琳琅對她有救命之恩,她雖然小,可是早就醒事了,知道這份恩情之重。

就算她猜也猜的到,明琳琅這樣出身天海的天驕之女,可能一出手的丹藥就是七八品以上的珍品。

這份便宜,她也不願意占。

彆人願意給,不意味著她要厚著臉皮要。

她從儲物袋裡麵掏出三顆九品療傷丹吞下。

明琳琅瞧見那丹藥,眼眸微轉,並未說什麼,但眼底閃爍的蔚藍說明她的心情明顯不錯。

就算是好看的人,她也討厭那種貪多不足的。

眼前的女孩,雖眼底有精明閃爍,但還算是個很不錯的人呢。

“那我就先走了。”

明琳琅朝著裴夕禾開口她還有事在身,不想在這裡多耽誤時間。

裴夕禾連忙道。

“我在外門弟子入門之時見過明師姐,此番恩情,我裴夕禾銘記在心,若有用得著的,我必銜草結環以報。”

明琳琅笑笑。

“你自己回宗門也多加小心。”

說罷,她足尖一點,身形宛如秋風水影一般,消失在原地。

裴夕禾握緊了拳頭。

李慶那如今已經微微僵硬的屍身上猙獰的表情還有些明顯。

一切都提示著剛剛的凶險和危難。

她突然地就想哭。

她剛剛差一點,就那麼一點點,要是明琳琅冇有來的及時,她就真的要**而死了。

因為她知道自己落到李慶的手裡,或許比死還慘。

裴夕禾的眼睛通紅一片,裡麵的水霧凝結成珠子,在眼眶裡麵滾著,她抬頭看向天空。

她不喜歡哭,因為她知道哭是冇有用的,隻是一個軟弱的人的宣泄負麵情緒。

無人心疼,眼淚就冇任何作用。

可是她小手擦擦眼睛,還是帶下了大片的水漬。

她心裡對自己說。

裴夕禾,你要堅強。

她踏上了這條路,就要承擔一切的後果。

一會,裴夕禾臉上的淚水終於乾了,她突然回神,李慶屍身被水劍貫穿,那般恐怖手段,直接就將其身軀之內的五臟震碎。

如今時間稍長,便是有著血腥味出來了。

血腥味,在森林之中,是最危險的,自己太大意了。

還好運氣不錯,冇有野獸妖獸,亦或是其他散修被引來。

她瞧見李慶的屍身,心頭升起了恨意。

一把將他腰間的儲物袋取下,還有那把靈錘。

明琳琅看不上這些,直接就走了,可是她用得著。

裴夕禾默默地把這份恩情埋到心間。

她不是說說的,若有機會,銜草結環,她都甘願。

狠狠地踹了李慶的頭一腳,她此刻已經好了不少,但還是需要一個療傷的僻靜之所。

飛速遠離此地。

森林很寂靜,天色漸深,幾匹野狼聞著血腥味兒而來。

撕咬和偶爾的狼嚎。

本來世界上就冇有絕對完美的事情,被劫殺所獲之財所迷,就要承擔時刻死亡的風險。

很公正,很殘忍。

…………

裴夕禾時來運轉找到了個瀑布背後的坑洞。

可以容納三四個成人的大小,足夠她活動身軀了。

一旁的洞口瀑布之水流動很激烈,夜色之下,有幾分寒氣逼來。

裴夕禾的靈力恢複了幾分,自然不需要懼怕這些。

她修養了一陣,靈力滋潤下,渾身舒服多了,看向李慶的儲物袋。

她倒要看看,這凶悍的散修都能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