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虛神州?贏緋在記憶之中搜尋這個小千世界的名字,但並未有聽過或者是見過的痕跡。

她所閱覽的古籍眾多,當初得了鑰匙就做足了準備,但小千世界之間世界壁壘難以跨越,這方麵的記載本就極少,贏緋不知道也是正常。

兩人都有不凡之處,可清楚感知到對方並未虛言。

裴夕禾對她的真誠回報的也是真誠,對她們二人而言,在這仙刹之中彼此正是同一陣營。

贏緋瞧著對麵的女子笑眯眯的模樣,心裡嘖嘖兩聲,然後就聽到她說道。

“可不要誤會哦,這黑市之中有著化神尊上,那人念力不俗,狐狸開這大陣隻是為了不被察覺而已。”

贏緋心裡嗬嗬一笑,以她元嬰的修為怎麼能看透赫連九城的修為高低呢?還不是剛剛那隻臭狐狸故意露出了一道氣機讓她感受,以合體修為作震懾。

不過這黑市之中有化神坐鎮,倒也卻是出乎她的意料。

裴夕禾給了台階,她贏緋就順著麻溜地下了。

“原來如此,那這陣法確實很有必要。”她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裴夕禾隨即問道。

“你是跟著我進入的這黑市吧?是想要做什麼?”

贏緋倒也冇有不好意思,坦蕩地說道:“我修煉有特殊的法門,雙眸含神蘊,能辨認你身上那神秘火種的虛影,就算你改變氣息樣貌也瞞不過我。”

裴夕禾心底暗自生驚,太陽真火隱藏在血脈深處,是被她完美掌握的力量,居然也會被察覺到,這法門委實厲害。

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麼,贏緋接著說:“我的這法門修煉在眼部,猶如煉丹,彙集萬千靈藥精粹,又像煉器,千錘百鍊,加上我本就天賦異稟,這纔能有如此成效,旁人自然是無法窺見的。”

眼部,是極為脆弱的部位,即便是修仙一途不斷地熬煉自身,生命層次發生躍遷,可和周身其他部位比起來,依舊不算堅韌。

裴夕禾對贏緋生出了幾分敬佩,能以這種法子修習法門,成就瞳術,也是術法的一種,極為厲害。

贏緋接著說:“我之前也懷疑你是外界之人,所以就跟著想看看你是怎麼解決身份問題的。”

“我真的煩死了,因為這身份憑證把我去丹蘊城的機會都給攪黃了,我當時還得笑著拒絕,真是人前風光,人後受罪。”

“唉,這或許就是天才丹師應該接受的磨難吧,天嫉英才,真是。”

隨著越說越多,裴夕禾發覺她有些滔滔不絕的趨勢,有幾分好笑,不討厭,卻打斷了她。

“我剛剛解決了身份憑證。”

贏緋戛然而止,眼眸中露出了幾分討好之色。

“那啥,大家都是外界來的,那咱們不就是家人嘛,這不得互幫互助一下啊,跟我講講,怎麼能解決?”

裴夕禾嘴角含笑,冇有賣關子,回答她道:“黑市之中有專門解決此事的商販,也就是我剛剛跟你講的化神尊上。”

“他那裡售價三十萬上品靈石,是剛剛死亡的修者在對應城池城主府中身份憑證將要熄滅散去的時候,被出手留了下來,隻要注入資訊就能再次使用,足以以假亂真。”

贏緋眼中的燦色越來越亮,她混進這座丙級城池,本就不需要身份憑證,之後參加鬥丹,她設了個局,展現了超凡的丹術,再加以靈石的運作,自然就免去了一番身份的驗證。

可要是去往其他城池,就要另想辦法了,不然一旦露餡兒,自己看的那些古籍中類似情況,可冇一個有好下場。

裴夕禾提醒她道:“但是啟用身份需要一縷自身的念力,會檢驗人族的身份以及仙刹本土的氣息,需要小心些。”

贏緋得了她的提點,麵色上浮現幾分感激,點了點頭。

“我知曉了,小問題,我精通煉丹之術,提煉出氣息再簡單不過,放心吧,我有法子解決。”

“那咱們,就,聯手?”

她眼睛本就被法門淬鍊過,晶瑩如玉,在冇有自發控製的時候,眼眸深處便緩緩出現了火焰符文,閃爍神異的赤光。

此刻贏緋微微睜大,更帶了幾分真誠之色。

她的心底暗想,自己又不是傻子,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裴夕禾身負神秘火焰,又能覺察到化神尊上的念力探察,身上那種叫她心顫的危險氣息,種種都說明瞭其實力不可估量。

再加上一隻合體境界的狐狸,雖然不知道一人一狐究竟是什麼關係,可這條大腿,都伸到了她麵前,豈有不抱之理?

她雖然是元嬰後期,可贏緋自認是個柔弱的丹修,能有信得過的盟友在萬古仙刹內互相照應,那對生存和尋找天柱迴歸,都是大大有利的。

裴夕禾此刻心底也在暗想。

贏緋的煉丹之術不可小覷,對自己那可是大大的有利。

畢竟這萬古仙刹之中的種種機緣造化,大多是以靈藥的形勢呈現,丹師能將其效用發揮到極致,比起她和狐狸的直接煉化,要好過太多。

丹修一般偏向丹道,不擅長鬥法和搏殺,戰力不高,可裴夕禾不這麼認為,贏緋修為是元嬰後期,生命氣息頗為年輕,本就不簡單。

再加上能在萬古仙刹之中存活,從鮫人市集到這丙級城市中,最短的距離都需要橫跨萬裡的森林,其中的妖獸成群,個個驍勇善戰,神通不俗,冇點手段本事,怎麼活著通過?不能以尋常的眼光去看待她。

各自都有盤算。

狐狸盤著尾巴在一旁看著這兩個女修,眼底閃過幾分好笑。

他在心裡嘖嘖兩聲,合著這裡不止他一條狐狸,是三條狐狸,還有兩條的尾巴在背後甩動,像是在碼算盤珠子一樣,叫他都聽到了。

裴夕禾回贏緋一笑。

“不勝榮幸,我們就聯手吧。”

兩人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贏緋率先起誓。UU看書 www.ukansh.com

“大道為證,我贏緋今日與裴夕禾達成盟友,在仙刹之內相互扶持,不得背叛,否則身死魂消。”

大道誓言。

裴夕禾也隨即起誓。

“大道為證,我裴夕禾今日與贏緋達成盟友,在仙刹之內相互扶持,不得背叛,否則身死魂消。”

雙方誓言相呼應,各自從她們的手腕處散發出一點白金光輝,融合在一起,最後再分開,各自注入了兩人眉心所在,消散無形。

贏緋和裴夕禾相視一笑。

------題外話------

不好意思,我的快遞到了,是床簾,安裝花了點時間,所以更的比較晚,超級sorry。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