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自然不知道,將其引到這裡來的正是她自己。

她以少年郎的姿態出現,本就冇有瞞過贏緋,此人修煉有尋真溯源的法門,赤發男子的眼睛閃動,火焰符文格外惑人。

贏緋修煉的法門正是凝練在這雙眼上。

一通即百通千通萬通,她煉丹上天資無雙,自己便是生出了極端大膽的想法,一雙眼為根基,如淬鍊丹藥一般,以自己的眼為主藥,彙集天下奇珍靈藥,以相輔相成的道理融入。

眼部共有晴明,攢竹,太陽穴,魚腰,絲竹空,瞳子髎,承泣穴,球後,陽白穴九個主穴,如同煉丹,亦是煉器,一一淬鍊,九道穴竅相通,即可將雙眼成就異寶。

如今九大穴位她已經完成了六個穴竅的淬鍊,足以辨真身,窺根源之氣,能見常人不能見,聞常人不能聞,本是用來在仙刹之中尋找各種靈材,不至於空入寶山而無所得。

在海底鮫人市集上她卻因此看見裴夕禾的身上若有似無,燃燒著燦爛的金色真火。

剛剛在萬金商盟,裴夕禾自身的氣息有所壓製,可她還是覺察那熟悉的真火的存在,心中有著些許揣測,隨即記住了那少年郎模樣之時裴夕禾的氣息。

她不需要跟蹤,因為贏緋與生俱來的天賦再加上那法眼加持,所過之處都留存痕跡,循著氣息而來,也發覺了那牆上的玄機,想起自己曾經打聽到的一些訊息,遂改換了身份到達黑市中。

可裴夕禾在進入之時,就再次變換為道姑模樣,氣息同樣轉變,贏緋唯有她出現在麵前才能窺見真火,跟循而來靠的就是氣息痕跡。

也就是說,她把人跟丟了。

她化做的赤發男子神色張狂自信,站在攤位前似乎在細細審視著這些貨物的好壞優劣,可實際上已經急得腳趾不自覺綣縮抓著鞋底。

這人到哪裡去了,贏緋感覺有點麻爪子。

裴夕禾正是在這個時候瞧見她的。

她頗感好奇,贏緋為何會在黑市之中,莫非是蒐集藥材?剛剛鬥丹拿下了一株四品靈物,想要蒐集其他靈藥輔助成丹?

想來是如此,裴夕禾不打算插手,但想和她再接觸一二,確定是否猜測正確,如果贏緋和她一般是外界之人,那或許可以考慮聯手。

畢竟她們的立場是相同的,並且天生靈通能讓她知道贏緋對自己並未升起惡意,那一身超凡的煉丹技藝,能將靈藥的藥效充分發揮,裴夕禾很難不想與之結盟。

可看見她似乎一直在駐足觀看市集上的靈藥,有好幾株藥性不凡的都不曾出手,裴夕禾不禁思索,或許她之前想錯了。

她走上前去,到了那赤服男子的麵前,鬥笠邊上綴著的白色薄紗搖晃。

“這位公子,可要妾身給你引個路?”

語調依舊軟糯,要做戲她自然是要做個徹底的,畢竟那隱藏在黑市的那個老者居然是一尊化神修士,念力更是非凡,並非是當初狐狸感應全城的時候發現的那兩尊,想來是被黑市給遮去了氣機。

若不是自己身懷道心種魔,念力修為同樣非凡,險些被暗中窺視。

贏緋聽見那嬌柔軟語,心底不自覺地“咦”了一聲,什麼東西,不會好好說話嗎?

都怪她幻化出來的這張臉太過奪目,就如同她真顏一般,唉,贏緋心底想,果然哪怕是易容成了個男子,就自己的魅力,也是男人中的藍顏禍水。

她正在回頭,準備拒絕,話都到嘴邊了,突然覺察到了那個熟悉的火焰氣息,雖然微不可及,但確實存在。

一轉眼看見裴夕禾幻化的身形,她的眸中符文閃動,似乎有六個星點跳動,但被麵具遮蓋。

“不,不勝榮幸。”

她的眼底浮現出了些許喜色,而裴夕禾卻篤定了心中的猜測,自己的變換還真被這贏緋全部看透,那她應該是追著自己來的。

“那就請公子隨妾身來。”

她蓮步輕移,卻走得極快,贏緋跟著她走去。

直到落入了一處死角暗巷之中,猛地,裴夕禾的鬥笠飛揚起來,一隻白雀飛出,一層磅礴的法力混著狐念之力在周遭瞬息成陣,然後一層又一層,施展三重陣法相融。

贏緋還未回神,就已經和裴夕禾他們一起身處陣法之中,同黑市的其他地方隔離,氣息和聲音都傳不出去,也無法被人窺看。

赫連九城化用了那麵牆上的傳送陣,在陣法之中融入了空間妙力,像是在一個完整的空間之中施加了一麵無形之牆。

就算贏緋有些手段,可她和赫連九城的差距太大,在反應過來之時就已經被困在陣中。

她舔了舔唇,猛地意識到了自己此刻麵臨的局麵。

本來以為兩人都是元嬰,自己更是要比裴夕禾高出一層,怎麼也不會吃虧。

可冇想到自己之前在鮫人市集上因為被火焰吸引了注意,都冇怎麼在意過的狐狸,居然是合體尊上,更是陣法大家,是的,在法眼下,贏緋看出了這隻白雀就是當初的白狐狸,那隻狐狸精。

裴夕禾頭頂上的鬥笠被摘了下來。

她恢覆成了自己的原本麵貌,白皙的臉頰上笑意盈盈,顯得極為的和煦。

“贏緋?不該向我重新介紹一下自己嗎?”

身份都被叫破了,再裝下去也毫無意義。

贏緋取下麵具,頓時身形縮小了幾分,不是剛剛的八尺男兒體格。

“你好,我是來自萬瀚小千世界的贏緋,你也是小千世界來人?”

裴夕禾並冇有直接回答她。

狐狸散去白雀的幻形,搖晃著大白尾巴蹲在裴夕禾的肩頭,看上去散漫,可眸中審視的冷光緊緊附在贏緋的身上。

“你是怎麼進來的?”

贏緋心底暗道自己的大意,但也是灑脫之人,並未心生怨懟,如果此刻是自己占據了主動權,那她也會乘機追問。

“我祖上傳下了一枚黑玉戒指,是當初見長生的大宗師們合力打造,用非凡材質固定,這才傳承了千年,落到我手上,本來是打算修練個千八百年,至少也得逍遙遊了再考慮進入,但被人算計,為了保命就捏碎戒指進來了。”

說起來她就憋屈,好在得到戒指之後就細心瞭解了仙刹曆史,知道不少竅門避禍,但也曆經了不少的生死劫難,好生生地活到現在可不容易。

裴夕禾能確定她不曾欺瞞,唇角的笑意真切了些。

“我們重新認識一下,我是來自一個叫做天虛神州的小千世界。我是裴夕禾。”

------題外話------

還有一章晚上出去吃完飯回來碼完就發,今天就預計三章吧,因為那個校區行李的快遞,給我搞掉了一個,我下午都在溝通這個事情,好不容易解決了,又要重新整理寢室,明天我儘量萬字五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