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緋走動著,她腰間懸掛的玉牌和小葫蘆相碰撞,發出了清脆悅耳的聲音來。

她眸子微閃,正打量著一株靈藥。

這一樓售賣丹藥,既有成丹售賣,也有各種丹方,丹鼎,靈藥之類。

贏緋身邊跟著這萬金商盟的管事,那白袍男子約莫五十出頭的模樣,看向其的神色尊敬,畢竟這可是剛剛鬥丹比賽之中的勝者,在丹道上的天賦毋庸置疑。

假以時日,必成丹道大能,如能留下個好印象,將來對自己怎麼說都是件好事。

贏緋細細端詳著手中的靈藥,她的掌心覆著一層靈光,仔細嗬護著它的完整,以求其藥性不被損傷。

之前她所煉製的琉璃鎖神丹正是用那十二明月曇所煉製,如今徹底踏入了四品丹師的境界,她需要更多的高品靈藥,一次次嘗試更多的丹方。

熟能生巧不外乎這個道理,即便是如她一般的天才,也是一次次的炸爐爆鼎抗過來的。

理論,實踐,補不足,得新知,這是萬古不變的真理,這也是頂尖丹師陣師符師和器師都稀少無比的原因,他們的背後需要大量的資源積累。

贏緋參加此次鬥丹便是為了大比彩頭,這株四品靈物而來。

裴夕禾瞧向她手中的那一株靈物,如一盞燈似的,無花無葉,往下垂著萬千條碧綠如同翡翠,散發淡淡光暈的細絲,靈氣逼人,名喚千柳翡絲。

感覺到了裴夕禾的目光,往之一看,裴夕禾還站在二樓和一樓的樓梯之間,贏緋露出了些許笑意來,裴夕禾回以一笑。

她覺得贏緋把自己認出來了,可這是怎麼做到的呢?自己一身的容貌和氣息都已經改換,太陽真火更是藏在血脈最深處不叫人察覺,就是化神尊上都無法辨清她的幻化。

這個人很有意思。

她緩步下了樓,卻並未同贏緋打招呼,而是徑直走出了這萬金商盟。

贏緋收回目光,壓下心底浮起來的思緒,朝著身邊的管事露出了笑來。

“我便是多謝萬寶商盟此次贈藥的情誼了。”

她將此靈物小心盛放到了一個墨色的石盒裡麵,這石盒能完美儲存千柳翡絲的藥性和靈氣,贏緋在盒口打下了個丹火烙印,然後將之收到了儲物戒之中。

那掌事麵色真誠,露出了一副受寵若驚之態。

“贏大師客氣了,萬寶商盟永遠歡迎如您這般的煉藥大師,我已經上報了總部,如果您願意,我們商盟可以作為舉薦人為您提供去往三十六天罡城之一的丹蘊城的資格。”

人類城池之中以這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為一百零八座王城,人人趨之若鶩,皆因為其中纔是人族的資源傾注之地,所能得到的資源絕非其他城池可比,即便是甲級大城。

除了原住民,外人想要拿到一個入城名額都困難萬分,總部發回的指示如此,可見對於贏緋的看重。

而贏緋卻是波瀾不驚,她的唇角綴著一抹自信的笑意。

“王城,三品丹師即可獲得入城資格,我會靠自己進去的,多謝萬金商盟的好意,這份情誼我贏緋記在心中。”

她說話坦然,儘是天才自傲又灑脫不羈的神色,叫這掌事更加高看了她幾分。

“如今我便離去,掌事莫送。”

贏緋瀟灑地一甩長袖,行了個彆禮便是朝著外走去。

那掌事反應過來急忙行了個告彆禮。

“贏大師必將如同翱翔九天的凰,馳騁丹界,恭送大師。”

贏緋走出這萬金商盟,麵上的灑脫肆意緩緩消去,恢複平緩,她在心底低低地嘖嘖兩聲,暗罵了一句。

“煩死了。”

是她不想去丹蘊城嗎?那裡丹師遍地,資源豐富,不少絕跡的稀世丹方和藥材,都能在那裡找到,丹師之間切磋技藝,交換煉丹之技,互相增進丹術,簡直是丹師天堂。

可是如今在丙級城市招搖還好,去了那天罡城她不是頃刻之間露餡兒了?這不是玩兒她嗎。

丙級城池隻要繳納一丁點靈石便可進入城中,乙級城市頗費些手段也能混過去,而甲級城池一共三百二十四座,城城都需要身份憑證和通關石牌。

這身份憑證在出生之時便開始記錄,身家清白的人族,無論是凡人還是身具靈根的修者,都會在城主府有著備案。

大部分的仙刹人族都以為這是為了統計人族數目和方便覈查外族的滲透,可是贏緋清楚這也是在針對他們這些外界之人。

她費了些心思偽造了這身份憑證,才能勉強騙過此次鬥丹的檢查,可在王城的搜檢下,自己必定原形畢露。

再加上那天罡城之中,還必然有著逍遙遊的尊主,一旦進入,她想逃都逃不了,簡直是羊入虎口。

白白的機會就這麼從眼前溜走,還要笑著裝灑脫裝自強,謝謝,她其實不是那麼想靠自己努力進丹蘊城,能早些進城,誰不願意,她又不是一根筋的傻子。

壓下心頭的幾分燥氣,她麵上神色依舊平穩,不叫旁人看出絲毫端倪。

贏緋突然想到了剛剛瞧見的那個下樓的少年郎來,唇角勾起了一點弧度,那個人,她認得出。

哪怕是換了一張臉,甚至是改換了自己的氣息,連昔日那淩厲霸道的神秘火焰氣息都被壓製得無法叫他人察覺,可她還是認出了那是在鮫人市集和自己交易的那個女子。

想起裴夕禾的那一個笑,之前的猜測更是篤定了幾分。

或許她和那個叫做裴夕禾的女子,是一路人。

邁出腳步,她朝著人群之中走去。

……

裴夕禾左拐右拐,從人群熙攘的大道轉入了小巷之中,狐狸不由得發問。

“這是要乾什麼?”

她微眯了下眸子,其中的墨金光輝射出幾分銳利來。

“自然是得去趟這城池之中的地下黑市,我得解決自己的身份憑證問題,否則時刻都有暴露的風險。”

她之所以選擇這座丙級城市進入,自然是因為裴夕禾曾經用搜魂術處理戰場的時候,剛好有一個修士出身此城,極為瞭解這一處的地下黑市,隻要有靈石,就能尋到法子,暫時解決憑證之事,防止暴露。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