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連九城沉浸在修習之中,不知歲月流逝,龍丹已然被他完全煉化,其中蘊含的法力叫他的底蘊已經遠遠超出了化神期。

此刻他化神到合體的瓶頸宛如一張薄紙橫在麵前,原本輕而易舉便可戳破,隻可惜仙刹之內的規則壓製著,遲遲無法伸出手指點在上麵。

他不斷地感悟這境界的玄機,削弱那規則的壓製。

煉精化氣,可凝精之玉花,進入合體初期,而練氣化神,凝出氣之銀花,成為中期。

再到最後煉神還虛,凝出神之金花,即步入合體後期。

三花聚頂,在參悟世界規則之後,體內凝結虛之小界,即為返虛。

老祖昔日的教導言猶在耳。

“在這世間,天有三寶日月星,地有三寶水火風,生靈亦具有三寶,便是精氣神。”

精乃是生靈生命的所有精華,分為先天之精和後天之精。先天之精生而具有,但隨著生靈的成長而消散,這時候便需要以後天之精補之。

圓滿之刻,以身輔元神,自生玉花。

那龍丹上蘊養的精之玉花被全部吸納,以後天之精補足自身,赫連九城的元神端坐在泥丸宮內,此刻周身散發著玉質光暈。

他很沉靜,和平日的躁動跳脫完全是兩樣,極有耐性地捕捉著那一絲玄之又玄的氣機降臨,致虛極,守靜篤,沉心靜氣,終於在那一點靈光乍現之時,雷霆出手將之把握。

元神身上光輝大作,一朵白玉精花隨之綻放頭上三尺之處。

渾身氣勢大漲,赫連九城自長久的閉關之中睜眼,猛地恢複了九尾天狐本相,頓時穿過洞口的陣法,朝著天地之間躍去。

裴夕禾已經等了狐狸一個多月,期間觀他閉關修習之法,更早體會這煉精化氣的玄妙,對其極有好處,能少走不少彎路。

在赫連九城飛身而出的時刻,裴夕禾也離開洞府,觀他渡這六九雷劫。

渡此雷劫成為合體,再到渡七九雷劫成為逍遙遊中的返虛修士,而返虛後的渡劫地仙共需要經曆九次雷霆洗禮,小界被劈散融身,即可迎接**雷劫成就見長生大乘。

最後便是修士人人追逐的境界,曆經九九雷劫,飛昇為羽化仙。

天地之間烏雲密佈,赫連九城身後九條長尾宛如九根符筆一般,在虛空之中描摹陣法底盤之紋,將此處空間以陣封鎖,防止被其他存在覺察到雷劫而橫生枝節。

驚人的白色天雷轟然落下,一道接著一道,似乎不間斷般,赫連九城心裡叫苦,這天雷的威力和上仙界都不差多少,冇落下一道就將他身後的天狐虛像劈得更加黯淡,自己的狐身也是焦黑一片。

幸好用那合體龍妖體內的精血滋養淬鍊了自己的肉身,否則隻會更加淒慘,如今前麵落下十幾道他還能扛。

赫連九城不曾施展陣法抵禦雷霆的轟擊,晉升之時的雷劫乃是去濁蕪,淬鍊新我,以雷霆助力,完成生命層次的躍升,這修道之路最根本的是自己的道,自己的力量。

如果藉助靈器,靈符消磨這雷霆之力,就算最後修士即便成功晉升,實力在同境也是最弱的那一個層次。

他是天狐,天生九尾,不弱妖神血脈,如何會躲雷劫?

全身都被驚人的雷電轟殺,大片的傷勢黑紅交加,汙血飛灑,赫連九城不曾怯懦,反倒是迎著雷霆而去,沐浴在雷光之中。

那全身的雪白皮毛已經全是焦黑,狐身搖搖欲墜,氣息極為萎靡。

此刻才過了雷劫的一半多。

裴夕禾看這雷劫威能,眸中無波,修者本就是在一次次的雷劫之中搏取生機,實現蛻變。

這晉升雷劫變化莫測,可化刀槍劍戟,可化天地鳥獸,落於身上便宛如刀劈斧砍,毀滅雷力入體,更要摧毀經絡骨肉,叫生機泯滅,此刻狐狸的渾身已經被雷霆劈開,可見白骨森森。

他口中發出尖銳無比的狐嘯之聲,長鳴於天,剩下的十幾道雷霆一股腦地從墨色雲層之中劈出,相互融合交彙,成了一柄雷霆巨刀狠劈。

狐狸的身軀倒飛而出,但雷劫已儘,轉死為生,其中蘊含的毀滅雷力驟然化作再生春暉一般的生機湧入赫連九城體內。

晉升祥瑞,天地賜福,烏雲散去,降下金光落在九尾天狐的身上,所有的傷勢迅速複原,助推其徹底完成晉升,此刻他身上滿溢著合體初期的氣息。

他身披霞彩,正是氣勢最足的時刻,然後全部收斂,搖著身後的尾巴落到了裴夕禾的身前。

“海龍筋呢,正好我突破,快拿出來我們慶祝慶祝。”

他澄黃色的眼眸更亮了幾分,隨著步入合體初期,煉精化氣,整個狐狸生出了非凡的氣息。

裴夕禾笑道:“那你就接著吧。”

她念力延伸入日月小界,天光刀還在淬鍊之中,要將整條合體境妖龍煉入長刀,完成法器的蛻變,所需時間不短。

將海龍筋取出,長達千米,卻頗為纖細,被盤曲在一團,落到了赫連九城的身前。

狐狸在這個時候已經將封鎖雷劫氣息的陣法撤去了,然後重新隱匿此地,他剛剛晉升,法力充足。

眨巴眨巴眼睛,示意其用真火灼烤。

裴夕禾莞爾一笑,這狐狸晉升到什麼境界,這貪嘴的毛病恐怕都改不了,但烤製這海龍筋她也不太清楚方法。

“可是直接用真火烤製就行?”

“對對,我的狐火冇你的厲害,用火焰灼燒之後就會不斷縮短,直到不再變化,就是可以食用的時候了,這高階的食材,往往隻需要最簡單的烹飪方式,它本身就是人間至味。”

狐狸回答她道,眼睛卻是緊緊盯著那一團長筋。

裴夕禾指尖冒出燦金火焰,隨她心意而去,落到其下,發出了些許滋滋的響聲,原本這龍筋就不腥臭,有股淡淡的清香,此刻那股香氣從淺到濃,鮮美無比。

它的粗度冇怎麼變化,可卻在火焰下收縮長度,顏色逐漸變為純白色,冒著霧氣。

終於等到不再變化,裴夕禾及時收火,金焰熄滅,狐狸已經忍不住了,四肢踏著白色雲氣而起,他爪子一揮,空氣化刃切過,將縮短為兩米多長的龍筋均分成兩份。

一份推到裴夕禾的麵前,一份落到他的身前,大快朵頤起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