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緋自然懂她的意思,嘖嘖兩聲笑了出來,明媚極了。

“行,十二萬就十二萬,這年頭還有不喜歡占便宜的,真少見。”

裴夕禾身上的氣息並未隱藏,元嬰初期的氣息深厚。

雖差了小境界,但贏緋也並無倨傲之色,她鼻子動了動,似乎在嗅什麼味道,抿了抿唇,雖覺得有些冒昧,但還是太好奇了。

“你也是煉丹師嗎?我能嗅到你身上的火焰氣息,應該很強。”

煉丹師對靈根冇有固定的要求,但無疑問,火或者是木屬的靈根會更占優勢,若是身具不俗的火焰,那麼在這丹道上更是如魚得水。

裴夕禾搖了搖頭。

“我可不是丹師。”

太陽真火若是用來煉丹,對任何的丹師都會是如虎添翼的存在,作為先天十大神火之一,足可以提煉天地之間的任何一種靈藥,但它是在裴夕禾的手中。

裴夕禾是純純正正的刀修,真火在其手中隻會是殺伐之焰。

贏緋無所謂地歪了歪頭,還以為碰到同道可以相互切磋一番,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種,但她能肯定那火焰蘊含神秘法則,威能非凡,不用來煉丹真是可惜了。

總的下來,這些丹藥她就賣出了近百萬上品靈石,對贏緋而言,所需要的靈藥也是自己蒐集的,冇耗費什麼。

再加上自己之前就有的,就湊足了交換那一株十二明月曇的靈石了。

“行了,你挺有意思的,我叫贏緋,輸贏的贏,緋紅色的緋,道號明真,可要記住了。”她性格向來如此,覺得裴夕禾頗合自己的眼緣,就想結交一番。

裴夕禾笑著看向贏緋,回她道:“我名叫裴夕禾,朝夕青禾,道號扶曦。”

贏緋麵色浮現出些古怪。

“伏羲?這不是上古大神嗎?”

裴夕禾搖了搖頭,道:“不是伏羲,是扶疏的扶和曦光的曦。”

贏緋了悟地點了點頭,這道號背後的寓意顯然極好,朝著裴夕禾回道:“我記住了。”

狐狸在裴夕禾身後無聊地甩著尾巴,便思考著自己的事情,他買的那些東西自然不會是閒置的,都各有作用。

深海鯨膠能癒合他妖丹上的破損裂縫,再以靈藥滋養,自然就能短時間內迅速恢複到化神巔峰。這萬古仙刹脫了托了裴夕禾的福才進入,無論是修煉環境還是各種奇珍異寶,都是絕佳。

他要儘快增強實力,然後破入合體境界,甚至是成就逍遙遊。

赫連九城正在這樣想著,突然脖子一緊,整隻狐狸已經到了空中,裴夕禾捏著他的脖頸給提了起來。

“在想什麼,這麼久都冇回神。”

贏緋急著去兌換那一株稀世罕見的十二明月曇,是她下一次嘗試四品丹藥的主藥,不能有任何的閃失,互換了名字之後,就匆忙離去了,裴夕禾喚了這隻狐狸三四聲,總覺得這隻狐狸在想什麼美事,一直低著腦袋。

狐狸掙紮了下,四肢舞動,卻冇掙紮得開,最後垂下來回道。

“我在想修為唄,等我煉化了剛剛買下的鯨膠,妖丹就會癒合,到時候等恢複修為了,我罩你。”

狐狸挺了挺毛絨絨的胸膛,被捏著脖子也是一副大哥樣,將要恢複的修為讓他多了底氣。

裴夕禾不免有些好笑,鬆開了捏著的手,狐狸落到了地上,身法輕靈。

“那我們就再去尋個安穩的地方閉關吧,我要煉化養神丸,你也得吸收剛剛得到的靈物。”

赫連九城並無不可,這海底的靈氣格外充裕,若是離開鮫人領域,那深海帶來的重壓將會瞬間壓到身上,但對於淬鍊法力和熬煉肉身格外有好處。

是個修煉的好地方,剛剛經曆了那大陣對於過去和未來的窺看,他們都對於實力有著極大的渴望。

裴夕禾和赫連九城走出坊市,離開了此地,再次穿過那一層淡藍色的光膜,頓時壓力陡然增強,他們以肉身相抗衡。

“要不,再往下些?”

赫連九城白金色的狐念朝著海底更深處延伸,那裡精純的靈氣被壓縮為液態,同海水混合,就如同靈池一般。

簡直叫狐垂涎。

裴夕禾眼中也生出了些野心和貪婪之色。

更深處,壓力會更強,但修為的突破也會更快。

“那就走。”

頓時一人一狐朝著下方遊去,身上的壓力一點點增強,靈氣隨即湧入他們的體內。

一直向下,直到再次深入了一千多尺,他們的身軀承受力都到達了極點,無法再繼續下潛,他們對視,點了點頭,赫連九城身後的九條潔白長尾頓時伸出,符文隱入海水之中,陣法在一點點地被勾勒而出。

“等等。”

裴夕禾叫住了赫連九城,他扭了扭頭,看向她,佈陣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她的眸中閃動著興奮之色,指尖浮現出了一點冰棱,驚人的寒氣在其上散發,無極天冰,刹那之間在她身周出現了十八道冰刺,頓時射向了周圍的海水之中。

“感知我可不遜色你。”

一些寶物自晦,但裴夕禾念力乃是由種魔而生,敏銳至極,覺察到那絲絲縷縷的,極為微小的波動。

十八道冰刺疊加,刺破那天成的隱匿結界,一下子露出了原貌來。

“結陣!”

她話語一落,赫連九城頓時將還未結成的陣法繼續下去,將那原貌籠罩,防止其中的靈氣逸散出去。

那是一片純白色的花海,在海水之中綻開,來回搖擺晃動,帶著出奇的靈韻,狐狸嘴都要笑咧了,這大片的花都是六品靈藥,群花之中,還有著五品靈藥綻放。

這是海蘊花,純粹的水之靈氣才能孕育而出。

赫連九城心底感慨著,裴夕禾的九九命格,果然是名不虛傳,花海廣闊,粗略一看便是有近萬朵。

藉著這片花海他們能衝擊更高的境界。

“閉關吧。”

陣法守護下,能安心修習,她足尖輕躍,便是落到了花海之中。

盤膝閉眸,五心朝天,摒棄妄念。

她已然沉浸其中,身周金色的焰火即便是在水中依舊能燃燒,從裴夕禾身周蔓延而去,吞納煉化天地靈氣。

------題外話------

學校在開返校的年級大會,晚點繼續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