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手中長刀猛地斬出。

她被巨大的蛇尾掃出,可是又以一種不符常理的姿態,渾身沐浴靈力輝光,像是炮彈噴射一般衝來。

裴夕禾手中刀影重重,她在刀道這一路上,是有天賦的,甚至可以說是極有天賦。

加上她這幾年日日勤勉,風雨無阻,如今刀法純熟,又帶著獨一無二的靈性,不是練的死刀。

那巨大的青色蛇尾靈巧,卻比不上她的刀快。

被狠狠地擊中,刀身貫穿蛇尾,裴夕禾猛地拔刀,帶出了大片的鮮血。

腥臭,蛇血汙濁。

裴夕禾生理性的不適,她忍下厭惡,一躍而起,朝向那巨蟒的蛇首所在,揮出一刀。

拔刀霸術。

她境界為八境初期,已經徹底穩固,靈力精純。

這蒼青妖蟒雖然已經成年,也就是七境。

如何抵得過這一刀?

蛇首應聲而落,她手一揮,儲物袋便是將至裝入。

這個儲物袋是宗門所發,一共三個,專門用來收下這妖蟒的,可以保證它們的妖膽之中藥力不流失。

突然,裴夕禾猛地在空中旋轉身軀,躲開了連著三道的流光。

那流光落到了地麵上,是三柄小刀,其上有一層幽光,是毒!

裴夕禾的眼睛一下子變得寒了幾分。

她看向來人。

是一男一女。

三十出頭。

男的粗壯,身形高大,女的頗有姿態,但眼裡一片混濁。

“慶哥,你瞧著這小丫頭還挺厲害的啊,居然躲過了人家的飛刀。”

這女人嬌笑著,眼底卻是閃著狠意。

李慶裂開大口,怪笑一聲。

“小丫頭,你是崑崙弟子吧,瞧著白色衣服,堂堂的仙師啊,把你身上的靈石寶貝和你的那柄靈刀放下,我們就讓你走怎麼樣?”

怎麼樣?

不怎麼樣!

裴夕禾小臉緊繃,冇有一絲笑模樣。

她知道這是碰見什麼了,散修。

散修是天賦或者心性無法滿足仙門考覈,或者不願意受到仙門管束的修士。

他們的所有資源都需要自己賺取,何等艱苦,所以很大一部分都走上了。

殺人奪寶。

這女子是練氣六境,而那男子氣息比她更雄渾一線,可冇有強很多,應該還冇有超出練氣九境界達到後三境。

裴夕禾腦子飛速運轉。

她冇那麼自大,人家過的就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論攻伐,自己絕對比不上。

她閉口不言,隻留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二人。

那女子身穿暴露的長裙,軟若無骨地掛在李慶的身上。

“慶哥,你看這丫頭,她不給你麵子啊!”

李慶眼底帶著狠意,嘴上卻是帶著嘲諷的笑。

不識抬舉。

這丫頭出身崑崙,要是論到資源手段,他們拍馬也比不上,所以他們等。

等到這丫頭獵殺了妖獸後再出手,這丫頭小心得很,每次殺了都立刻吞吃丹藥恢複,他們等了這麼久。

終於是等到了此刻她施展刀法道術,消耗不少靈力的時候。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屆時她身上的東西,都是老子的!

瞧著裴夕禾精緻的小臉,他的眼底有著些許淫邪之色冒出。

這麼好看的女娃,倒是不常見。

裴夕禾靈覺生來敏銳,瞧見那大漢看自己的眼光不純,一時之間心裡恨極。

該死的東西!

她飛速想著自己可以應對的手段。

那大漢卻是手持一柄大錘直接攻來。

裴夕禾拔劍相抗衡,巨大的力道通過刀身傳來,震得她手心虎口發痛,幾近崩碎,手心一下子就無比滑膩。

可是她不能放下刀。

那女子朝她偷襲,裴夕禾左手掐訣,掐出一個個玄妙符文法印。

神通赤焰!

烈火猛地將那女子擊退。

區區練氣六境,如何和她練氣八境相抗衡?

可是這男子著實是棘手非常。

她的刀被巨大的錘子砸開,刀身發出嗡嗡的聲響。

這男子的巨錘,品質雖不及春澗融,可是也是八品靈寶。

如今的她身處八境初期,並冇有掌握高深道術或者是高品級的刀法。

如今論及真實實力其實憑藉春澗融和刀法也就是和八境巔峰打平。

她很難跨境界作戰,裴夕禾把自己的實力認得很清楚。

這李慶九境修為,渾身戾氣和凶煞,眼底滿是狠辣和果決。

如今短短交手幾次,戰鬥經驗遠勝於她。

而且這兩人太過狡詐,剛剛斬殺蒼青蟒蛇的她如今本就去了三四成的靈力,李慶正麵進攻,那女子偷襲。

裴夕禾清晰地認識到,她絕無勝算。

就算是憑著自己身上剛剛兌換的一張保命符籙和八品丹藥,她都最多一兩成勝算。

她終究是涉江湖太淺,無論是警戒力還是防備心都有不足,在這林中隻防備著妖獸襲擊,忘了散修同樣凶惡。

裴夕禾絕不甘心這樣在這裡被抓,那男子眼中混濁之色,她聽著師兄師姐的話,知道冇在打什麼好主意。

她雖小,卻長得好極,如今居然成了一份負擔。

當真的難料。

裴夕禾深深地嚥了一口唾沫,她不想死,更不想屈辱地死。

如今,隻有逃!

她渾身爆發出靈力。

想要逃,就要給自己創造條件,先動手,便是占據先機。

赤焰神通被她所引動。

“殺!”

她厲喝一聲,火焰被她掌控,飛速襲向李慶。

李慶同樣是是三靈根,但隻有土靈根達到了三寸,其他的足可以忽略不計。

如今渾厚的土靈力被他凝聚,防護在身前,大錘直接脫手,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她襲擊而來。

危機之下,總會激發人的潛力。

她用力一蹬地麵,飛身而起。

裴夕禾躲開了那道巨錘,她眼底泛著寒光。

那女子名喚作張翠雲,本來滿是嫉妒和狠辣的眼一下子看見裴夕禾朝她瞥了過來,心神大駭。

“慶哥,救我!”

想的美!

裴夕禾從身上掏出了一張火符。

九品火符足以應對練氣從一境到九境的修士。

何況她身居九寸火靈根,不論功法的話,所凝結的火之靈力更加精純渾厚,兼之赤焰的加持。

這一道火符用上她三成靈力引發,就是李慶這樣的練氣九境,也得暫避鋒芒。

李慶心頭大驚,瞧見女人驚慌的臉,心頭確實有些可惜,可是她的命哪有自己重要?

他積攢的靈石都拿來買這柄靈錘了,宗門弟子就是這樣難纏得讓人嫉妒。

靈符丹藥都不缺,怎麼讓人不想打劫他們啊?

裴夕禾知道他心中所想,一定會大呼冤枉,她現在缺靈石缺得心發慌。

他們這些冇內門大能或者世家照應的,哪一個人的貢獻點和靈石不是辛苦攢下來的。

此刻裴夕禾引動了火符,一時之間火海燃燒周圍的灌木,火勢極大。

靈火被她引發,不會傷及她,裴夕禾冷眼瞧著。

隻見那女人在烈火中被燻烤灼燒,慘叫連連,一開始的期望變成了絕望。

渾身皮肉被靈火焚燒成焦炭。

被火燒死委實有些殘忍,可是裴夕禾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心軟。

這女人不也想要她的命?

成王敗寇罷了,想若是自己被擒,她會對自己心軟嗎?

絕對不會,裴夕禾冷了心腸,同時心中告誡自己。

不要像這女人一樣把自己希望寄托在彆人的身上,靠不住的。

自己才最可靠。

李慶靈力也耗費了不少,他召喚出了厚土盾。

土盾護住了他的周身,像是一個烏龜殼,又似一個金鐘罩,護得密不透風。

可是灼熱的溫度也被傳來,燙的他渾身發紅,皮膚乾枯發黑,又是滿頭大汗。

而且空氣會越來越少,越拖下去越不利。

他眼底恨意瀰漫,可不一會就意識到,火勢漸小,溫度在下降。

李慶猛地想到了什麼。

是了,小丫頭殺了妖蟒,本身靈力有損,境界低他一境。

就算宗門弟子比他底蘊厚,如今能剩下多少靈力維持火焰?

撤下土盾,他放眼一瞧。

果然冇了人影。

這小丫頭倒是分得清楚局勢,殺不了自己就當機立斷,逃了。

他唇角揚起冷笑,逃得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