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往深處,就越發暗沉,唯有些許發著熒光的遊魚和海底植物。

安謐寧靜,裴夕禾和赫連九城頓時發力,爆發出速度衝擊而下。

衝過了一層淡藍色的光膜,頓時他們覺得周身壓力一輕。

這就是鮫人族域了,剛剛在視線之中毫無光亮,進入此內後,不知從何出產生的光線,周遭亮堂。

大紅的,絳紫的,淡藍的各色珊瑚樹密密麻麻,看上去就給人一股瑰麗之感。

而大量的貝殼重重疊疊,上麵層理分明的條紋彼此勾連,不知施了什麼方法,彼此粘結,搭建成了一座座風格綺麗的房屋殿堂來。

鮫人也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這裡是一處街市,有些人族市集的模樣。

剛剛突破光膜,顯然是觸動了此處的禁製。

不過三四息,便是有著三尾鮫人從那些屋舍之中躍出。

上半身是人類的身軀,下半身卻是蔚藍色的魚尾,粼粼的藍色圓形鱗片閃爍著淡淡的光輝。

三個手持著白色骨質三叉戟的鮫人眉眼肅穆,看向著一人一狐。

為首的女性鮫人三叉戟一指向裴夕禾,口中發出了一連串音波。

是鮫人語。

神烏可通萬物,這串音波落入裴夕禾的耳中便是自然被她理解。

她張開口,同樣發出了一串相似的音波。

那女性鮫人眉宇間閃過了些許的驚訝,但又很快地壓了下去,很少有外族能學會他們的語言。

她剛剛所發出音波的意思便是詢問他們從何而來,有何目的。

包括自己在內的三尾鮫人都是元嬰巔峰的修為,這纔有資格成為守衛守護族群。

裴夕禾則是以音波和她對話。

“我們來自陸地之上,意外得到了靈界的古玉碎片,想要借地進入靈界,還請行個方便。”

她的修為並未掩藏,元嬰初期修為,而那一旁的狐狸卻是叫鮫人無法看透。

裴夕禾表現出來的態度很是謙和,鮫人本身的性情溫良,也冇有多做為難。

那女性鮫人把三叉戟的鋒尖朝向了狐狸,口中發出一串音波。

狐狸?

狐狸大眼睛看著那鮫人,連忙扯了扯裴夕禾的衣角示意她翻譯一下,天狐可冇有和萬物溝通的天賦。

裴夕禾傳音給他。

頓時狐狸身上的氣息擴散開去,叫她的眼眸掠過了幾分幽光,狐狸此刻的氣息境界正是化神初期。

不過也在常理之中,他本身的境界就是化神巔峰,此時不過是養傷和修複妖丹損傷,越到後麵實力恢複得越快。

裴夕禾口中再次發出了一串音波,解釋狐狸的境界。

那三尾鮫人都感知到化神的修為都是有些謹慎,看向狐狸的眼中也帶了些尊重,畢竟實力為尊。

女性鮫人名叫青溪,她瞭解到了情況之後點了點頭,告訴裴夕禾靈界方位,他們需要繼續巡邏,並且警告他們不可擅闖除了靈界之外的其他海域,否則會麵對護衛隊的雷霆出手。

裴夕禾點了點頭,麵上含著笑意,對其發出了一串音波表示感謝。

隨即三尾鮫人掠去遠海,裴夕禾和身旁的狐狸朝著指出的方向而去。

狐狸尾巴像是船槳一樣晃動,給他提供向前的動力。

“你這和萬物溝通的能力還真強啊。”

狐狸有些羨慕,這個能力往往能起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便利。

裴夕禾勾起嘴角,並未露出什麼得色。

“你的陣法天賦不也是讓多少陣法師都得豔羨?”

天狐起陣,可謂是生而知之,天賦異稟。

狐狸被誇讚之後毛茸茸的臉倒是看不出什麼,眼眸裡麵升起幾分得色。

“那是,我的陣法天賦可是全青丘最高的。”

說起來他都有些想族內了,明明鎮守神隱境不需要他的,但不知道老祖宗怎麼想的,把他這一隻小崽派了下來。

不過不要緊,最多還有幾十年,老祖宗就會來接他,要是在神隱境之內找不到自己,自然會施展天狐神通搜尋他的下落,撕裂世界壁壘帶他回上仙界。

裴夕禾走在這市集上,周圍遊動的鮫人們見怪不怪,不少攤位上的鮫人甚至朝她發出音波,表現著自己的熱情,叫賣商品。

她看向那些叫賣的物什,飽滿碩大的珍珠,生著精緻花紋的貝殼,還有隻生長在海中的靈物等等,還有不少修士之中的東西。

裴夕禾原本冇打算交易,和狐狸朝著那靈界而去。

但一縷靈光躍入眼中,叫她停下了腳步,狐狸本來跟在她的身後,此刻看她駐足,隨即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一條上了些年紀的藍尾鮫人的攤位,修為在金丹圓滿,但這鮫人市集上,公平買賣交易,如果強買強賣,鬥法衝突,就會被執法隊一一捉捕。

她來到這條鮫人麵前,伸手指向了一株靈物。

那是一枚藍白色的果實,拳頭大小,表麵並不光潔,生出鱗片般的花紋來,折射出的光澤顯示出一股粗糙感。

但這是在天虛神州已經滅絕了的靈物,在無儘海中已經許久未曾傳出過相關的訊息。

生於深海的五品靈物,海髓之力凝結,喚作清髓。

此物可以洗滌修者肉身,對於初聞道以下的修者有著奇效。

能夠洗滌修者的肉身經絡,提升一定的天賦。

她記憶中木晚的靈根中正有水靈根,木晚的境界卡在了築基期,受到天賦限製,也因為吞服了不少輔助修煉的丹藥。

如是服下此果,洗滌肉身,排除體內丹毒,提高天賦,在加上培金丹,便有八成把握修成金丹修士,使其壽元增長。

裴夕禾口言鮫人語,把攤主明顯一驚,但用同樣的語言,顯然就更加親近一些,不一會兒就談好了交易的內容。

她自儲物戒之中取出了兩瓶丹藥和一株不像清髓一般稀有的五品靈藥。

清髓對於金丹以下修者有著極大好處,對這已經金丹的鮫人無什作用,所以拿出來交換了一株輔助修行的靈藥。

交易完成,裴夕禾用玉盒把清髓果收好,但她也得抓緊時間,返迴天虛神州才能把這物交給木姐姐。

狐狸甩了甩尾巴問道:“還要交換什麼嗎?我瞧這裡的一些海底靈物還不錯。”

裴夕禾搖了搖頭,是不錯且稀有,但是對她冇什麼大作用。

“走吧,去靈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