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和狐狸化做的魚兒越遊越深,從淺海往深處遊動。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還極為輕鬆,裴夕禾頗有趣味瞧著那些遊來遊去的各類魚兒,並非是妖獸,而是尋常的魚類,這些她還未見過,自然存著一份好奇心思。

但隨著下潛,場景漸漸變化,再也分不出心神。

她的身上一層淡淡的光暈覆蓋著,收斂了一身的氣息,深度越大,周遭的壓力也就越發明顯起來,周遭的海水像是山嶽一般壓在了她的身上。

碧月霞是叫她能在海水中自由暢行,不受阻力,但下潛之時四麵八方朝著她來的的深海重壓卻不可避免。

狐狸化作的魚兒也有些吃力,遊動的速度慢了起來。

那鮫人一族生活在深海區,他們不得不繼續下潛。

再次下遊了兩千多尺,赫連九城明顯有些撐不住了,魚形不穩,隨即收起了神通重新變回了狐狸的模樣。

裴夕禾周身的光暈也在巨大的壓力下波震著,受到了極大的壓製,她索性將其化去,肉身硬抗這個壓力,一時間血氣有些翻湧。

好在渡過了元嬰雷劫,叫她的肉身強度拔漲,否則恐怕就要铩羽於此了。

筋骨血肉,周身穴竅,泛出了一層淺淺的白色微光,同周圍的重壓抗衡,裴夕禾突然就能理解為什麼這鮫人一族能夠成就海底的三大霸主之一了。

還要再往下一千多尺,可想那裡的壓力會達到多麼大的地步,而鮫人自出生之日就生存於這樣的壓力下,從小就磨鍊筋骨成就不凡肉身,戰力卓然。

她停了下來,狐狸也停下了甩動的尾巴。

“不成,我們若是真的這樣下去,能不能撐到那般深度的海域還不好說,真的成了,也隻會行動受限,發揮不出半點實力。”

那纔是叫自己身處險境。

狐狸也被周遭的壓力擠壓著五臟六腑,他全盛之時是化神巔峰的妖狐,可天狐強在幻術神通陣法,他一隻小崽自然冇怎麼練過體,加上有傷在身,論起肉身強度甚至隱隱不如裴夕禾。

他點了點腦袋。

“我們至少得把肉身強度提上去,適應了這重壓再去往那鮫人領地。”

他們這一路上碰見了些其他種族的生靈,有的斬殺,也有的互相交流過,得知了這鮫人一族性情和善,並不凶狠好鬥,而且那靈界憑藉玉玨即可入內,鮫人族並未占為己有,但進入領地需要通報一聲。

話雖如此,身負重壓,幾近手無縛雞之力地進入他族領地,裴夕禾和赫連九城都是謹慎的人和狐,怎麼會真的放下心來?

一人一狐對視一眼,自然是各有打算。

他們尋了處隱蔽的地方,周圍有著密密麻麻的海草飄蕩,又生出不少珊瑚遮掩,隨即各自閉眸端坐,這仙刹之海,也不尋常,水之靈氣本就充裕至極,而在重壓下更是不斷凝實,精純無比。

狐狸先是湧現全身的法力,調動周遭存在的一切,耗費半晌,終於是佈下了一座大陣,叫逍遙遊的海獸都未必能察覺他們的波動,這才閉眸打坐。

這樣的環境下,叫他想要好好閉關一番,藉著海底精純靈氣修煉,絲毫不亞於以靈脈輔助,或許可以就此恢複化神實力,更添幾分底氣。

而裴夕禾也是輕合雙眸。

此處環境極好,她若要提高修為大可修煉數載,積累法力,但若是要打磨肉身,她自然是要修煉妖神變了。

金烏妖神變,是金烏一脈的至高功法,她以往都是和著《種魔》和《天光無極》同修,但此刻急於突破肉身之力,自然是全心修習此法。

體內的神烏血隨著她的感應而開始顫動,這是上古神烏修煉的法門,不斷地激發出血脈之中潛藏的力量,周遭的靈氣全部朝著她湧來。

在重壓下,血脈運轉得更快,更流暢,靈氣被血脈所化的神烏一口吞入,它體泛神光,叫裴夕禾渾身都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金輝。

上古妖神走的就是肉身成聖,神通撼世的路子。

修習妖神變,便是不斷向著血脈先祖靠攏,直到超越。

神烏的能力並非是單純的火,祂實際上以四大混沌元靈之力成就,即便是大海,依舊無比適合妖神變的修煉。

裴夕禾的氣息穩步拔漲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狐狸率先醒來。

他的眼眸之中白金色的光焰閃動著,宛如星辰璀璨。

一刹那之間,赫連九城恢複了真身,他體內的創傷已經完全恢複,隻留下妖丹的些許損傷,他的眼中有著悅色。

這仙刹之中的靈氣極為充裕,勝過那天虛神州,可是比之他真正出身的上仙界又有所不及,可在這深海之中,大量的水之靈氣凝結,相當於一處洞天福地,修煉環境已經相差不大。

肉身再次縮回普通狐狸的模樣,九條尾巴收攏成了一條。

他看向還處於沉修之中裴夕禾,一股驚人的血脈之力在她的身上醞釀,若非是他之前耗儘法力佈下的陣法,隻怕這股威壓就足以將這裡的海域完全攪亂。

赫連九城狐狸眼睛微微眯起,越發地肯定了。

她的血脈絕不會是尋常的金烏之血,極有可能是那至尊存在。

隨著他的醒來,剛剛無意識傳出的波動未叫之陣法之外的生靈察覺,卻驚動了裴夕禾。

她睜開眼,那一刻墨金色的光輝極為濃鬱,一股屬於上位者的尊貴和漠然叫赫連九城瞧著心驚,就算他自身是純血天狐都瞬息被壓製,渾身柔軟的毛髮全部炸了起來。

直到裴夕禾回過神來,那濃鬱的光芒收斂,露出了清澈的瞳孔,這才叫他炸毛的身軀逐漸恢複過來。

裴夕禾握了握拳,對於此刻肉身所具有的力量頗為滿意,之後在尋些天材地寶澆灌打磨下去,會更加強橫。

但也不知道耗費了多少時間。

狐狸察言觀色,立刻說道:“我觀這陣法的磨損,應當過去了二十天左右的樣子。”

她麵上浮現出了些悅色,二十多天取得這樣的成效,也就是仙刹內的靈氣濃度和這深海獨特的環境才能做到了。

“我們繼續下潛。”

“嗯。”

此刻他們肉身之力增強,之前感受到的重壓已然造不成大的影響,飛速朝著更深處遊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