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揚頭看著那石壁上的內容,四個字,誅柳青辭?是個什麼意思?

這是說要殺了柳青辭這個人嗎?

莫非是這洞府主人的仇人,拿走了這塊古玉碎片就必須替他報仇,殺了這個人?她正在揣測之中,狐狸也看了過去,大眼睛裡麵也生出了些疑惑來。

“救天虛州?”

“這個天虛州指的是你那個小千世界的天虛神州嗎?這洞府的主人不會和你是一個小千世界的吧?老祖宗倒是告訴過我你們小千世界有劫數,是要你回去拯救天虛神州?”

裴夕禾麵色微變。

“你看到的是,救天虛州?”

狐狸也立刻反應過來:“怎麼,你看到的東西不一樣?我看到的就是救天虛州這四個字。”

裴夕禾緊緊盯著那石壁上的四個大字。

“我看到的是,誅柳青辭。”

狐狸尾巴微揚,語氣有些疑惑。

“柳青辭是誰?為什麼要殺他,還是說?”

裴夕禾打斷了他,沉著眼眸:“誅柳青辭,救天虛州。”

天虛神州的劫數莫非是應在這個叫做柳青辭的人身上的?她心中生出更大的疑惑,這洞府的主人究竟是誰,他留下這間洞府,古玉碎片,還有這石壁上隱藏著的文字,究竟是想要乾什麼?

他或者是她,是算準了自己會來此處,然後看到這石壁隱藏的字,一人一狐各自看了四個字,最後彙成一句完整的話?

突然之間,她有一種自己被當做了棋子的感覺,尚未落子之時在棋奩中,尚不知自己已然處於被操控的地步,直到落子入局,才猛地驚覺過來。

越想越多,猛地有一股荒謬之感在心中蔓延開去。

狐狸也因為她的一句話陷入了思索,裴夕禾所能想到的他也能考慮到,莫非是這洞府的主人早就知曉他們會來到此處,算到裴夕禾會發覺那頂部石壁上藏著的字?

更或者,留下古玉,就是為了將他們引去靈界。

“那我們,還要去靈界嗎?”

裴夕禾從雜亂的思緒之中抽出,嘴角卻緩緩勾起,墨金瞳孔銳利到了極致,散發出了些許若刀鋒的凜冽。

“當然要去。”

總得要去看看,究竟賣的是什麼關子,背後之人是誰,在算計些什麼,狐狸口中的天虛神州的大劫難原委,柳青辭又是何許人也。

她都要知道。

上位者,要將一切掌控在手中,她是神烏,是九九至尊命格,這就決定了裴夕禾不可能選擇逃避或者躲閃。

靈界是現在唯一的線索。

怎麼可能不去。

“走。”

她恢複了常態,將玉玨收入了日月小界之中。

既然裴夕禾已有決斷,狐狸也就不多言了,反正他看重其身上濃重的氣運,總是能跟著沾點光的,也是多虧了碰上她,否則現在還是身負重傷在城裡麵當一隻灰狐狸。

裴夕禾要去靈界,他就跟著去嘍。

……

天上繁星,隱於白日,無人可窺見一顆星上端坐了一個身影。

祂戴著銀色兜帽,上麵銘繡著金日,藍月,白星的圖樣,散發著彆樣的道韻。

微微抬起了頭,麵容隱匿在一片霧氣之中,唯見一雙純粹乾淨的眼眸,是常人的棕黃色,卻帶了點琥珀般的光澤,一不小心就讓人陷入那眼眸的深邃之中。

“開始了嗎?”

“你能做到嗎?真拭目以待啊。”

……

結合玉玨和趙晗峰的記憶,雖然這仙刹之中的四根天柱在不斷變化,但世界格局並未出現大的變動。

這萬古仙刹在漫長的曆史演變至中已經分劃出了勢力範圍。

海族棲息的落霞雲海,仙族遺脈長居的位於天穹的天闕宮台,陸地之上則是被最強的三大氏族把控一分為三,掌權者分彆是以蘊含鳳凰妖神之血的青鸞遺脈為主的妖族,羅刹和阿修羅為主的魔族,形成了體係修煉的人族。

而那靈界所在,位於落霞雲海之中。

狐狸搖晃著尾巴,保持著幼態的模樣似乎心神也重新恢複到了幼崽期,有些喋喋不休。

“你見到過鮫人族嗎?他們的尾巴格外漂亮。”

裴夕禾搖了搖頭。

“我並未見過,鮫人已經在天虛神州滅絕了,古籍之中倒是有記載。”她的傳承記憶之中自然也有。

這落霞雲海中實力最強的三大海族便是鮫人,海龍,蜃靈。

在仙刹,已經探知的海域和陸地的麵積相差不大,他們所提到的鮫人因為其獨特的血脈,生存在深海之中,從出生便是承受著海底的重壓,天生便是法體雙修,厲害非常,才能成為海底巨頭之一。

赫連九城眼中微微露出得色,他出身於上仙界,自然見識廣闊。

“這鮫人血脈從其尾巴可以看出純度,藍尾,銀尾和金尾,金尾是其血脈至尊,倒是能和我族脈的天狐血統媲美,不過這仙刹之中都是遺脈,恐怕未能有這樣的存在。”

裴夕禾點了點頭。

靈界正處於那鮫人一族的地域之上,他們有極大的可能性碰上。

一人一狐本來是不認識路的,幸好玉玨和靈界有著神秘的感應,隻要注入法力就能指引方位,饒是他們的速度也趕了將近一月的路程,這才瞧見了一片大海。

裴夕禾眼中露出了驚豔之色。

這片海很美,遠遠開去蔚藍如洗,而再走近些看,海麵上浮掠這燦爛的霞光,水天相接,雲霧渺渺,散落而下大片輝光,七彩光暈糾纏著粼粼的水光,時而數尾魚兒躍出水麵,天際盤旋潔白飛鳥,一時之間,直叫人覺得美不勝收。

而她身旁的狐狸卻是嚥了咽喉嚨。

他伸出前爪扯了扯裴夕禾的衣袖,小聲地說道:“那可是碧月霞欸,是天下十大最好吃的魚類之一,我們弄幾尾來吃吧,反正都到這裡了,也不是很急。”

他跟老祖宗赴一位天尊宴會的時候曾經吃過一尾,簡直叫狐難忘,真是冇想到這仙刹之中居然有這麼多,大白尾巴在身後搖晃,是明顯的討好之意。

十大最好吃的魚類?這種東西也就這隻狐狸會記吧,裴夕禾心底輕笑一聲,眼眸微微發亮,看向那躍出水麵的魚兒。

好傢夥,一條魚便是金丹境界。

若是魚王,隻怕會到元嬰修為,碧月霞,看來是這落霞雲海的特產了。

“好啊。”嚐鮮是好奇心的表現,這是每個生靈的本性,她也不例外。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