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心底嘖嘖兩聲,這隻狐狸還真是多纔多藝,連這凡人界之中的技藝開鎖都會,著實叫她想給他鼓個掌。

銀鎖掉落在了地麵上,狐狸迫不及待地推開了盒子蓋,兩隻澄黃色的眼珠子緊緊盯著盒裡的東西,然後愣在了原地。

裴夕禾瞧他反應有些不對,上前一步看去,是一張紙。

上麵墨筆作畫,是一隻握拳的手比了個大拇指出來,好像是在做出鼓勵的模樣。

但除了這一張紙之外,空無一物,它本身也就是張尋常的草紙,想必是在這盒子外麵佈下的封鎖符文起效,才留到了現在。

狐狸的尾巴耷拉下來。

“這修者還真是有意思。”

說起這話,他有些咬牙切齒,門口用吞魄石做壁,還佈下了那些封印咒,他以為是封存了什麼好寶貝,結果就是張破紙。

還畫個大拇指,是在鼓勵他們運氣實在不錯,找到了一張草紙嗎?

這是什麼惡趣味。

裴夕禾倒是麵色如常,隻是心頭想起了自己當初在神隱境曾經把靈液全部取走,卻在原地留下十幾瓶靈液瓶子,一時之間,覺得有些好笑。

她右手附上了純淨的法力,以備不測,將那張草紙拿了出來,頗薄,就是尋常之物。

指尖上燃起了一點金焰,頓時整張草紙都被燒了個乾淨。

就算是被燒乾淨了也冇有出現什麼反常之處,狐狸不由得更加氣悶,尾巴在身後團成了一團,期待越大失望越大,他指著得到什麼機緣徹底恢複呢,結果被這洞府的主人耍了一圈。

太陽真火焚燒這尋常的草紙,連灰燼都冇有留下一星半點。

她拿起狐狸麵前的烏木盒子,仔細觀摩起來,上麵的靈光和紋路並未隨著銀鎖的打開而散去。輕輕的在上麵用食指敲了敲,是實心的,冇有隔層。

但總覺得有些許怪異,裴夕禾把被狐狸打開的蓋子重新蓋了上去,那銀鎖或許並不重要,在心底有些揣測和想法。

她猛地泥丸宮之內念力全部爆發出來,凝鍊成了一根銀紫色的長針。

種魔秘術,魂念刺。

瞬息尖銳的長針就點在了那盒子上的符文上,頓時那些符文燦爛發光,凝出了一層堅實的壁壘將長刺擋下。

赫連九城也是迅速回神,瞧著長刺和那壁壘正處於僵持,眼中抹過暗色,眉心白金色的狐念頓時化作了一道光柱猛地轟擊在了那壁壘上為裴夕禾助力。

僵持了好一會兒,饒是裴夕禾念力堅韌醇厚,赫連九城也是念力不俗,一人一狐卻都已經感覺到了吃力之感。

終於,那壁壘應聲而碎,這才顯露出了真麵貌來。

烏木盒子上麵的符文被徹底破去,裴夕禾打開了盒子,裡麵放著一塊淡白色的玉玨,但似乎是殘缺的。

“好狡猾,居然是把隱匿陣法和空間陣法結合起來了,相當於藉助陣法之力創造出了一個小的空間,真正的東xz在其中,化於符文裡麵。”

赫連九城一雙狐狸眼緊緊盯著,這陣法的佈置太奇妙了,說是狡猾,其實心中生出了幾分敬佩之意。

區區的小盒子上這洞府主人就銘刻了兩道極厲害的陣法,還彼此融合,可謂是獨具匠心,底蘊深厚。

這樣的融陣妙法叫他受益頗多。

裴夕禾拿起這枚殘缺的玉玨,覺得上麵籠罩著一股神秘的氣息,並非是充裕的靈氣,無法辨明清楚。

“看來這纔是真正留下的東西,不過我們並非仙刹之人,難以辨認出來。”

狐狸耷拉的尾巴重新翹了起來,瞧著有幾分活潑。

“說不定是什麼藏寶圖,既然是殘缺的,那肯定就會有其他部分,若是找齊了,就能得到最後的寶藏,我老祖宗的故事都是這麼講的。”

裴夕禾心裡輕笑,這隻幼狐,表麵上看著是天狐的精明,但還帶著一股涉世未深的稚氣。

“說不定呢。”

她握在掌心,閉上雙眸,念力滲透著玉玨,要從中發掘出神秘來。

片刻時候裴夕禾才睜開眼睛,麵上帶了些莫名的神色。

“玄落古玉的碎片,這是屬於這萬古仙刹之中的產物,仙刹之中有個叫做靈界的地域,需要此物作為憑證才能進入。”

狐狸眼睛亮了起來。

“瞧吧,我就說是藏寶圖一樣的東西嘛,這靈界之中是不是天材地寶眾多,咱們要去裡麵賺一筆大的!”

裴夕禾搖了搖頭。

“這裡麵記載的資訊說道,靈界作為早就被髮現的秘境,又可以隨時憑藉古玉碎片進入,從不封閉,原來的古玉又大得出奇,雖然隻能今日一次一個月,但拿到的人不止千數。”

她看向狐狸,赫連九城也瞬間明瞭。

冇有閉界進行靈氣儲存,一直處在竭澤而漁的狀態,這靈界早就被探索了個乾乾淨淨,可不要低估寶貝對修者的吸引力。

若是他們靠著這古玉打開了靈界的大門,隻怕是相當於去欣賞風景。

這還是玉玨之中記載的事情,如今過去太多時間,誰知道哪靈界會不會更荒蕪,甚至靈氣衰竭?

除非他們跟本地的氏族打聽才能得到對應的訊息。

“看來留下洞府的這位修士應當是去過靈界之後,再也用不上這個碎片,纔會將它留在此處。”

隨著裴夕禾說完,赫連九城那一張狐狸臉上,隔著厚厚的絨毛都有著極其複雜的表情能叫人瞧見。

片刻之後,他惡狠狠地哼道。

“他是不是有什麼毛病!”

拿價值不菲的吞魄石來打造,卻不在洞府內留下什麼珍奇寶物。

以為這木盒施加了那般不俗的融合陣法,指定是藏著什麼寶貝,結果是用剩下的東西。

裴夕禾卻笑了出來。

“好了,反正我們本就是漫無目的地尋覓,不如去這玉玨所指引的靈界看看,說不定能撈到什麼好處呢?

她倒是覺得,自己和赫連九城能來到這處就是他們的緣分所在,不妨去看看。

靈界就算是真的枯竭了也不打緊,總不會有什麼危險。

狐狸懨懨地點了下頭。

跟在裴夕禾身後朝著洞外走去,但突然,她回身斬出一刀,刀罡劈在那頭頂的石壁上,大塊的石頭落下,都被身側的法力護罩擋開。

看向那露出的部分,眼中銳利閃爍,險些真被騙了過去。

其上分明寫著。

“誅柳青辭”四個大字。

------題外話------

家裡斷電了,好熱啊,嗚嗚嗚,電腦用不了,用的是手機,所以這一章更得有些遲。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