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身形迅速,越過這山林之間的遮掩。

那處洞穴藏在山壁之上,大片的藤蔓在上麵攀枝錯節,遮掩著那一塊吞魄石所做成的石壁。

裴夕禾屈指一點,一簇金焰頓時射出落到了藤蔓之上,星火燎原,頓時大片的烈焰爆發而出,將那藤蔓灼燒,但有著梭梭聲響起,頓時無數條藤蔓朝著裴夕禾和赫連九城射來。

白狐狸身披白金光輝,身後的九條尾巴浮現出來,符文護體,身形居然一下子變得虛幻,藤蔓透體而過卻落不到其身上。

裴夕禾天光刀揮動,純白色光芒凝實在刀刃上,斬斷朝著她纏繞而來的藤蔓,頓時七零八落的藤蔓殘段散落開去,它們原本具備極強的恢複力,可是此刻被白光鎮壓,無法恢複,直到被金焰灼燒成灰燼。

真火迸發出至陽之力,將這石壁上的木藤儘數化作了一捧黑灰掉落到地麵上。

裴夕禾運足了體內的法力,一刹那幻化出了一隻大手強橫地朝著那石壁拍去,吞魄石隻針對修者的念力有功效,對於法力並無什麼作用。

但石壁上頓時浮現出了一圈圈古樸神秘的符文來。

強勢的法力大手落到了其上,蕩起層層衝擊漣漪,直到大手散去,都未曾黯淡,可見其威力不俗。

赫連九城隨著那藤蔓被焚燒殆儘,身形重新從虛幻中凝實,他眼珠子盯著那些符文,閃動好奇和訝色。

“這是封印咒,是陣法和符籙地一種結合,你退開些,我來。”

裴夕禾點了點頭,她並不精通這些,而狐狸是陣法大家,想來應當會有著應對之法。

她的身形向後退去,赫連九城來到了那石壁的麵前,身後的九條尾巴尖上都閃爍著驚人的白金光暈,各自凝結出了一個玄妙的符文來,一個個落到了那石壁上。

他兩隻前肢伸出,爪的形態,卻勾勒出了玄妙的紋路,凝在空中不散,最後越來越複雜,緩緩融入那石壁之中。

石壁上的符文有些部分逐漸黯淡下來,力量在不斷地削減,直到消失了大半,赫連九城頓時身形後退。

“一起出手!”

裴夕禾隨即揮刀,刀身上的神烏紋路泛出金光,融合著不朽之力揮出,直接劈向那石壁,而赫連九城恢複本相,身後的九尾宛如九柄神槍,直接朝著其射去。

嘭!

狐狸動手之前佈下了遮掩陣法,倒是不會傳到外麵,恐怖的轟擊聲被束縛在陣法之內。

石壁終於是碎了,露出了裡麵的通道。

裴夕禾和赫連九城對視一眼,點了點頭,一下子落到這條通道的地麵上。

她揮了揮衣袖,把破碎的石壁全部受到了日月小界之中,雖然破損了,可也是難得的靈材,赫連九城瞥了她一眼,心底嘖嘖兩聲,這個扒皮。

裴夕禾對上他的眼神,似笑非笑,赫連九城連忙心虛地轉頭。

“咱們快走吧。”

裴夕禾點了點頭,掐了個法訣出來,施放在洞口,可以遮蔽和防護,一旦有人闖入就會瞬間警示於她,做好防備之後就和赫連九城邁動腳步,行進在通道之中。

這裡麵不暗,通道的壁麵上鑲嵌著一顆顆白色的晶石,發出淡光來,這是星光珠,可以在無光之時發出光輝,和凡間的夜明珠差不多。

“你猜這裡麵有什麼?”

狐狸的尾巴因為高興在微微晃動,他的傷勢已經好了不少,隻要在得些機緣,就能徹底修複受損的妖丹,從而恢複到真正的實力。

這洞府照他所料,應當收藏有大量的天材地寶,自己怎麼也能撈到不小的好處。

裴夕禾眼底沉靜,搖了搖頭。

“猜不出。”

她時刻保持著警惕,這裡其實未曾叫自己的修士本能察覺到危險的氣機,唯一的線索就是擋路的藤蔓,吞魄石,和不俗的封印咒。

可能這洞府的主人是個陣法符籙皆通的大能?

不過瞧著狐狸那副興奮的樣子,她心中也生出了些期待感。

“繼續走吧。”

裴夕禾的手中提著天光刀,而赫連九城看似興奮,可身後的九尾並未收回,可見一人一狐都保持著戒備之心。

通道不短,他們走了大概有一刻鐘,為了預防陷阱機關,他們都冇有發揮真正的速度通過這裡。

此刻眼前的場景才終於是出現了變化。

圓形大廳,朝上是石壁,但有著幾縷光線透過間隙穿透了出來,石壁上生出了形態各異,粗短不同的石塊,顏色倒是頗為好看。

中心是一處修煉台,上麵一個青玉蒲團,但是不知道經曆過多少年歲了,上麵的靈光早就暗淡,積上了不少的灰塵。

再邊上是玉石打出來的床,還有桌椅,表麵上都積累上了一層厚厚的灰。

“看來我們是闖入了一位修者曾經的居所了。”

裴夕禾輕言道。

狐狸也點點頭。

“看這些灰,看來這裡的洞府應該是早就被廢棄了的,我剛剛化解那封印咒也花了好一番功夫,經曆了這麼久還能留存那麼多的力量,這位修士至少是逍遙遊級彆的。”

這麼推斷倒是也冇錯,靈物都不會沾染塵灰,可隨著世間流逝,靈性消磨,自然化作凡物而積累塵垢。

她念力從此處蔓延出去,細細探查每一處所在,但不見一處可能留下什麼寶貝的地方。

但突然眼中一亮。

“那蒲團下壓著有東西,我們去瞧瞧?”

狐狸點了點腦袋,頓時後肢用力,一下子竄躍出去,到了中心的那個修煉台上,他一爪子掀開了蒲團,果然藏著一物。

是個烏木盒子,上麵還有道小銀鎖,表麵浮動著神秘的符文,他定睛一看,有些類似於陣法的勾勒,思索了一會便是明白了這不能強行轟開,隻能解開銀鎖。

裴夕禾走到了他的身邊,也明瞭情況。

“看來我們是要去找鑰匙?”鑰匙的下落按理說應該就在這附近,可是剛剛念力探查並無半點蹤跡。

狐狸的尾巴往上一翹,眸子裡麵滿是得意。

“不需要,看我的。”

他從身上拔了根狐毛下來,雪白的毛髮分外柔軟,但赫連九城眉心閃爍淡淡的白金之光,狐念蔓延附上,操控著這根狐毛的軟和堅的變化,伸入鎖縫之中,冇兩下就聽見了一聲輕響。

鎖開了。

狐狸的胸膛挺了挺,他揮著爪子:“快看看裡麵有什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