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體內三力化作了純粹的法力,雷劫淬鍊軀殼,步入元嬰,叫她窺見了嶄新的境界。

端坐在泥丸宮之內的魂魄小人和元嬰產生了獨特的聯絡,兩者相互呼應,彼此滋養,隨著雷劫過去,她的念力也已經突破到了元嬰境界。

裴夕禾站在原地,眉心閃爍銀紫光輝,念力鋪張出去,比之前能探查到的範圍擴張了十倍不止。

她看向白狐狸,有幾分笑意在眼裡浮動,渡四九雷劫之時,幸好赫連九城及時佈下了陣法將氣息遮蓋,否則雷劫的動境實在容易招惹強敵來,懂事的狐狸確實討喜。

觀他的氣息也已經變得更強健了些,應該是那水般若治癒暗傷的功效,再繼續恢複就能重回化神境。

她和赫連九城同時躍出那瀑布水牆,剛進入時候感覺到的猛烈沖刷此刻卻叫他們覺得似乎變得柔和。

裴夕禾回頭望了一眼,眸中閃過了幾分思索。

肉身也是極為重要的,她因為神烏血帶來的力量,金烏妖神變時時刻刻都在自發運轉凝結妖力並且增強氣血,將自己的身軀之強悍堪稱同境的極致,不由得有些疏於煉體了。

若是天虛神州中,她甚至不會意識到這個問題,可在這萬古仙刹之間,奪命罡風,割人野草,太多危險,叫她意識到自己的肉身其實依舊孱弱。

而這卻是裴夕禾最不該有的短板。

白狐狸四隻腳上各自踏著一團白雲,將其托著飄飛起來,這是他天狐一族獨特的禦空之術,瞧見了裴夕禾回頭眼中似有愣神,不由得心生了幾分好奇。

“我們接下來去哪裡呀?”

裴夕禾扭過頭來,朝著他說道:“你們天狐一族關於這仙刹的記錄有多少?我們必須通過四大天柱之一才能返回原本的世界,但仙刹不跟上仙界有聯絡,你恐怕也會跟我一起回到天虛神州。”

其實當務之急是如何找到四根天柱之中的任何一根。

趙晗峰給她的記憶裡麵記載得清楚,那天柱乃是仙刹法則所化,從無定所,時常變化,而且間隔的時間不定,有的可能千年一變,有的可能幾年就移換方位。

有的可能在深海之中,有的可能在高山之上,甚至是山溝崖底。

赫連九城晃了晃狐狸腦袋,似乎在思索。

他今年就三百歲多,都尚未成年,天狐一族藏著的典籍那麼多,他怎麼可能都看得完,仙刹的資訊都是老祖宗帶著幼崽時候的他,講故事似地講出來的。

但還真有些蛛絲馬跡。

“我記得老祖宗說過,這四大天柱是仙刹的規則化成,世間規則我們外來者如何能短時將其參透?生於此,長在此的各個族脈或許纔有所記載,因為這天柱對他們而言也會有大用處。”

趙晗峰能找到一根天柱重迴天虛神州完全是搜尋了近百年,最後撞了大運,得罪了此界的幾尊大乘修士,打了一場,險些要敗的時候,剛好轟穿天幕,於雲層之中發現了天柱,從而直接迴歸。

此法不可仿製。

而那些本界修士能從天柱上領悟天地規則,對自身有著極大的裨益。傳承悠久的族脈,若這天柱出現真有規律或者是訊息,必定會得知。

裴夕禾思及此處,不能把一切放在那虛無飄渺的運氣上,指望著因為強盛的氣運哪一天碰巧就遇上天柱。

她是九九命格,可從不信所謂的“命由天定,半點不由人”。

唯有做出了努力,才能瞧見成效。

“看來我們得想法子去打入那些族脈了?”

她眼中似有若無的笑意叫赫連九城覺得有些發涼,尾巴捲了卷。

“想法子就想法子,你可不要在我身上動歪腦筋。”

裴夕禾嘴角揚起笑意來,這狐狸還真敏銳,其實他們一人一狐最容易打入的便是妖族族脈,因為他們的身上血脈。

可她雖身懷神烏血,但終究是個人修,刨根究底,當初發生的一切在裴夕禾足以掌控一切之前都不該也不能叫外人知曉半分。

混入羽族,其中會有著遠超她此刻境界的大妖修,變數太大。

那就隻能指望這隻血脈純正的九尾天狐了,雖然瞧著是隻幼狐,但血脈為尊,狐族之中絕無可能有能超過他的。

“天下狐狸是一家嘛,你不是血脈最尊貴的九尾天狐嗎?這血脈的上位壓製會有多霸道,你我都清楚,不用裝傻充愣。”

“你是要我混進這仙刹之中的狐族?”

他澄黃色的眼睛打著轉,這倒不是不行,就像是裴夕禾對於羽族的鎮壓,他也能以血脈驅使萬狐。

“那你給我什麼好處啊。”

他眼睛溜圓,寫滿精明。

討價還價,占到好處,這纔是狐狸本性。

裴夕禾心底輕笑了一聲,正要答話,突然眉頭皺了皺,探測著周圍的念力發覺了一處一樣。

瞧見她的麵色變化,赫連九城也反應極快,白金色的天狐妖念化作透明,隱入周遭,去探查發生了什麼。

“那一處,我的念力被吞了。”

赫連九城的眸子裡閃現著忌憚,鋪蓋過去的妖念是被那一處地域徹底吞掉,叫他再也無法感應和召回。

裴夕禾閉上了眼,全力催動銀紫色的種魔念力,比天狐之念要更堅韌強盛,朝著那一處滲透而去。

念力被牽扯,有著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那處傳來,但她心中默唸種魔法訣,恍然之間,一縷縷的念力化作了利刺朝著其射去。

一聲極為清脆的響聲隔著不小的距離傳來。

“是吞靈石打造的一麵石壁,其下,是一處洞府。”

吞魄石是一種專克念力的奇特靈料,能夠遮蔽感知,被髮現後吞噬念力。往往用來打造靈器,不少的法器也能以其為主料之一,極為珍稀。

用一大片來打造石壁,太奢侈了些。

剛剛被種魔念力轟擊,吞魄石的吸念威能被鎮壓一小會兒,此刻在一人一狐感知中徹底呈現了出來。

“去看看?”

狐狸躍躍欲試,就衝著這吞魄石打造的石壁,就幾乎明擺著背後的洞府之中藏著好東西,而他們實力剛剛都有大進,靠近此處之時未曾感覺到致命的威脅感。

“那做好準備就一起去。”裴夕禾抿唇笑著,總不能入寶山空手而歸,她拿出之前明琳琅贈予的那枚五品符籙,把傳送的位置座標定在了此處,以便撤回。

赫連九城也是施展了一門族中秘術,白金色的狐影融入虛空不見。

旋即一人一狐朝那洞府所在飛去。

------題外話------

今日一更,私事耽誤了,超級抱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