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感知到了裴夕禾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他真實的境界本就比她更高,更快地消化完了妖魂和那半朵玄蓮水般若,恢複到了元嬰巔峰。

他就在旁邊打坐,靜心等待裴夕禾的突破,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心中逐漸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裴夕禾預感到自己最多二三十天便能突破,他也曾觀她一身的氣息渾厚,在不斷攀升,誕元嬰完全是水到渠成。

可如今他們在此閉關足有四五十日了,她還在閉關之中,按理早該突破了,赫連九城的狐狸眼裡掠過了幾分異色,莫非是。

裴夕禾身上的氣息驟然如同洪水決堤一般傾瀉而出,破開了金丹的氣息,已經隱隱綻出元嬰修者的靈韻來,她要晉升了。

他顧不及思考,連忙退開去,免得自己捲入雷劫的鎖定之中。

裴夕禾睜開了雙眼,眸中的神烏之影一閃而過。

她已經感知到了晉升境界之時的雷劫了,從盤膝的修煉狀態中站起身,猛地身周靈光璀璨,衝出了那瀑布。

隨著修為的精深,那衝擊對她而言輕了許多。

雷霆隨之降下了第一道。

元嬰晉升是四九三十六道。

白色的雷霆充斥著源於天地的毀滅之氣,她體內血脈奔騰,煌煌燦光,整個人宛如化作了一尊人形神烏,對著那雷霆直殺而去。

雷霆被轟碎,彙入體魄之中,每一寸血肉都閃爍雷光,疼痛被壓下,她眉宇之間露出了些疑色,這第一道雷霆的威力,未免有些強得過分了。

想起她曾經延伸出去受阻的念力,萬古仙刹存在的天地法則,心底這才明悟過來。

因為此界之強,隻怕每一次破開境界迎來的雷劫,都會比天虛神州對應的威力高出數倍,趙晗峰當初進入仙刹就已經是見長生,從初期到後期,不需要招引雷劫,所以並未有此發現。

怪不得碰見的那羅刹女那麼強,能捱過這恐怖威能雷劫的修者,那個能是簡單的?

她深吸口氣,眼底的墨金宛如焰火一般在猛烈地燃燒。

神烏之血流遍全身,妖力隨之運轉,金丹之上,道紋閃爍,雷霆之中的毀滅之力被肉身消磨,餘下的是純粹的生機,儘數彙入金丹,叫之繼續醞釀神秘氣息。

天光刀出,她藉著迎向了第二道雷霆。

第三道,第四道,漫天烏雲之中傳來著雷霆劈裡啪啦的響聲,周遭皆暗,卻因為這雷電晃人眼瞳。

她一一挑開,刀罡將雷霆擊碎。

沐浴在雷霆中,金丹不斷被其所淬鍊,那個模糊孱弱的意念在不斷增強。

而此刻血脈之中的妖力居然也開始朝著金丹湧去,神烏之血隨之而上,圍繞旋轉,一尊三足神烏的光暈之像出現,將金丹籠罩在內。

裴夕禾麵對著凶猛的雷劫,顧不上感知體內的變化,越是對抗下去,她就越是戰意昂然。

上一元刀這門刀法被她一一施展,每一次演練都有新的體悟,一品刀法本就蘊含著無窮的奧秘玄通。

一元為本真,踏其而上,俯瞰山河川嶽。

一刀便有斬碎萬物的神威。

當空一刀而去,將身周的雷霆儘數轟碎。

越往下,那雷電之中蘊含的威能就越是強勁,甚至幻化出了漫天的雷電箭影,萬獸浪潮,刀槍劍戟。

她身上全是轟擊出來的傷勢,被雷霆之力灼傷,焦黑一片,赫連九城雙眼之中白金色的符文閃爍,隔著瀑布遠遠看去,嘖嘖兩聲。

“這整個人不就是坨黑炭嗎?”

他並冇有閒著,這雷劫這麼大的動靜,容易招惹是非,叫人覺察到他們的存在,引來羅刹女那般的強敵就格外不美了,他的法力已經恢複到了元嬰巔峰,佈陣更加得心應手。

藉著這瀑布和周圍充裕的水之靈氣,赫連九城佈下了天幻水境法陣,此陣法可幻可守,足以遮掩此處雷劫的波動。

裴夕禾越是到了雷劫後十幾道,渾身的氣息便越發強盛起來,體表的焦炭逐漸脫落,露出了真貌。

全身的力量越發凝實,在雷劫之中,她冇有絲毫遮掩,叫赫連九城都心驚,靈力,魔力,妖力,都在其身上一一迸發。

金丹之中,無極靈力,種魔魔力,神烏妖力,發生了獨特的融合,冥冥之間,她明明身處雷劫,卻似乎見到了天地混沌鴻蒙初開,第一縷天地靈氣在這世間誕出。

她一刹之間,彷彿真正地身化遮天蓋日的神烏,撕裂蒼穹,泯滅雷霆,一舉將第三十六道雷霆轟碎。

天地烏雲散去,散落的霞光彙入裴夕禾的體內,湧入金丹,那圓潤無缺的金丹發出了一聲輕鳴,碎了。

從一道小口到佈滿裂縫,金丹驟然崩碎開去。

金丹之內的海澤宛如孕育出了不得了的東西,一道身影從之穿梭而出。

她的元嬰,沐浴三十六道天地雷劫,以靈魔妖三力灌注而生,同裴夕禾長得無兩樣。

但那小人身披赤裳,體蘊金霞,身後圖騰閃爍,明月赤陽,魔像仙蹟一一浮現,最為矚目的便是那一尊三足神烏展翅欲飛,真叫外人一看,便會感覺到一股非凡的壓迫力。

傳聞修者真正沐浴九九雷劫之後,化作仙身魔體後,元神和自身完全融合,便是會演化出獨一無二的自身法相。

她這元嬰,因為自己史無前例的靈魔妖三修,在生出之時居然有了幾分法相真韻。

而且三力交融,運轉在元嬰中,藉著雷霆蛻變,成就真正的法力。

裴夕禾周身焦黑儘蛻,身上已經重新浮現出一套法衣來,

此次突破叫她也不由露出了笑意來,這仙刹威力暴漲的雷劫簡直是把人往死裡劈,但渡過之後的好處,也不止翻了一倍。

元嬰落在丹田之中,盤旋閉眸靜修,宛如另外一個她,法力縈繞在全身。

裴夕禾渾身的氣息收斂,踏入那瀑布之中,白狐狸尾巴在身後打著轉,眼前的女修突破了境界壁障,實力大進,自己此刻實力在元嬰巔峰都覺得其氣息深如淵川。

“我們繼續走吧。”

她揚唇一笑,此界是劫難重重,也同樣有著福澤伴隨,兩者相依。世上冇有白予之物,可付出就能得到酬報,足以叫她心生舒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