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穿梭在傳送隧道之中,跌跌撞撞,恐怖的空間之力在暴動,瘋狂地轟擊著她的肉身。

她不可自抑地倒噴出一口濁血,體表浮現出的白色光芒,以不朽之力化鎧,此刻都被轟擊得黯淡無比,生命氣息在飛速地萎靡,神烏血湧現四肢百骸,強行注入海量的生機,將生機重燃。

裴夕禾心底驚駭,自己的肉身遠超同境修士,即便是對上元嬰修士,隻要不是體修,就不會弱上分毫。

可若不是神血護體,恐怕剛進入就已經死在了這隧道之中。

在踏入之時趙晗峰曾經點在她的眉心,傳入了一段記憶。

此刻神烏血庇佑下,穩固住了自己的生機,她纔來得及檢視到底是什麼資訊。

片刻之後,裴夕禾睜開了眸子,閃現著複雜。

“還真是捨得。”

萬古仙刹,乃是神秘之界,它是一片遺址,是真魔古仙妖神的時代落幕後產生的一界,其中的天地規格完整又高等,要遠超天虛神州。

它其中蘊含無儘的玄妙,以及凶險。

每個小千世界和其都有著一道引線連接,叫小世界之人能夠進入其中,不過需要起碼十位見長生同時爆發才能從這道引線上剝離出部分力量形成傳送的烙印,各個小千世界各有不同,裴夕禾手上的正是五爪金龍烙印。

而這道引線中的力量有限,每抽出一次,至少得千年才能恢複原樣,若竭澤而漁,就會徹底斷裂。

在天虛神州,唯有全部由大乘境界組成的天極殿纔能有此能力。

每一位大乘修士加入天極殿後在百年之內都會獲得一次機會,選擇付出大量的天地珍寶換取這道烙印,但抽出的力量所形成的烙印卻最多能維持十年。

師傅自己獲得這個機會的時候,還冇收下趙青塘,便是自己進入其中,險死還生,出了仙刹之後就從初期踏入大乘後期。

但並不是每一位宗師都如他一般有著破釜沉舟的勇氣,即便是他們的境界,稍有不慎也會身死魂隕。

那韓梵拖延了幾十年未曾加入天極殿,隻怕是想要將這個機會留給自己的孫子,等到其境界提升到一定程度。

因為這對於揚天下和逍遙遊不僅是九死一生之地,也是魚躍龍門之所。

進入這萬古仙刹,至少也要化神境界才能捱過進入隧道的空間之力沖刷,因為未曾連接上仙界,其中的境界無法晉升到大乘之上的羽化天仙。

此界,乃是完完全全的遠古之境。

裴夕禾舔了舔乾涸的唇瓣,遠古仙刹冇有境界限製,隻要扛得過去空間隧道就算是成功,想要出去,隻能尋覓其中的四道天柱,然後天柱會辨彆修者身上的本源氣息將之送回原本的世界。

她渾身劇痛,血肉被空間之罡絞碎成泥,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但純金色的血液似乎萬古不滅一般,飛速蔓延到白骨上,重新生出新的皮肉來。

不知道這個過程持續了多久,周圍的衝擊終於是不斷減緩。

裴夕禾瞧見了眼前的一道光亮,猛地往前一躍,終於是來到了另外一片天地。

一刹那之間,裴夕禾的心神稍緩,但突然她感覺到了一陣風吹過,再正常不過的風,卻叫她渾身猛地發麻。

猛地倒轉身形,憑著敏銳至極的直覺才堪堪避開了風吹過的痕跡,一頭烏髮本就混著大片的血痂,此刻被削去了大半,裴夕禾麵色忌憚無比。

這風,比靈器刀刃還要利。

她皺著眉頭,此刻總算是清楚韓梵所說的賭約是個什麼意思了。

金丹後期落入這化神境界都步履維艱的仙刹之中,要找到天柱重歸天虛神州,幾乎毫無希望,更確切些,十死無生。

遠古之境,一花一木,吹風滴雨,都足以泯滅尋常生靈。

剛剛的那一道風刃襲來,她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肉身若是靠近,當場就會被斬成兩半,如果那瞧不見的風刃更多些,就會被攪成一團血泥。

裴夕禾身後符文凝成羽翼在身後拍打,勉強維持住了身形的穩定。

她看向周圍,心中忌憚的同時又不由得為之震撼。

每一株樹木都參天而起,尋常一株便是百人合抱那般粗大,足有千米高。

普通的野草在此也有十幾米的高度,草緣宛如利劍鋒銳。

不達羽化仙境,就冇有在此處安穩生存的能力和底氣,在趙晗峰給出的記憶之中,縱使是他當初進入此地已達大乘,也是險象環生,漫遊將近百年,就有五千七百三十二次差點死去。

記憶中承載了趙晗峰闖蕩此界的一些經驗積累,叫她不至於一頭霧水。

但仙刹時時刻刻都在運轉,每一年的地形和四大天柱都會發生變化,很多都無法考量。

她身後符文收斂,落到了地麵上。

渾身法衣破爛,失去了自我修複的能力,渾身都是血汙,被風刃亂裁的頭髮亂糟糟地披散,好久冇這麼狼狽了。

韓梵,她心中默唸著這個名字,心底的殺意湧現著,幸好師傅身上有著可以確定自己生死的手段,否則以為自己身死,真的兩尊宗師相殺起來,觸犯天極殿規則,就算是趙晗峰也會受到責罰。

這個人,總有一天,她會活著重返天虛神州,親手打回去。

但既是賭局,而非殺局,裴夕禾就有一線生機,周遭的靈氣濃鬱得不像樣子,充裕著一股原始,純粹至極的神秘氣息。

裴夕禾體內的三道天靈根肆意地吞食著周遭的天地靈氣,滋養自身,癒合傷勢。

她念力延伸出去,卻窺見了天地之間的秘力流轉,被瞬間壓製回來,這是因為此處規則遠勝天虛神州,足以和上仙界媲美,空間穩固無比。

裴夕禾給自己打了個淨塵訣,把一身的血汙都清洗乾淨。

她看向一處,那裡站著三男一女。

男子為黑身、朱發、綠眼,唯一的一個女子絕美無比,眉宇之間滿是魅惑之色。

“好香啊。”

那美豔至極的女子伸出舌,舔了舔自己的右手食指。

裴夕禾冇有喚出天光,因為冇用,她認出來了,這是羅刹一族,專食血肉,說的香,是因為自己是他們盤中的珍饈。

麵對著三尊化神境的羅刹。

逃,隻能逃。

一刹那之間,她身軀暴掠逃離。

------題外話------

有事,今日一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