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冇想到一尊化神尊上會前來擔任這場拍賣會的拍賣師。

那從化神尊上的身上傳出一道驚人的威壓來,並非針對,而是震懾,隻叫人不敢在此放肆。

“諸位貴客,本尊玉宮在此有禮了,便不耽誤諸位的時間,拍賣會,現在開始!”

他的身後驟然爆發了一股驚人的靈光來,白色的光柱上結此樓閣最高處,下連地麵陣法,散落輝光。

不少人這時候才注意到那樓閣頂部乃是一副穹頂壁畫。

上麵有著無數神秘的靈紋浮動轉運,一道白色輝光順著光柱盤旋,從壁畫之中落下。

玉宮尊上手掌一吸,那團輝光就落到了其掌心,光芒散開,一層純白力量護罩被其化解開露出了其中的真貌。

“諸位,這便是本此拍賣會的第一件拍品。”

“五品靈器,金華梭。”

在麵前的是拍賣台,頓時靈器懸浮其上。

那是一道純金色的長梭,散發著一股濃鬱的金之銳氣,統共有十八瓣金刃所構成,一旦被修士祭煉就可以分化出十八道短梭,鬥起法來變化莫測,威能極強,在五品靈器之中算得上極為強悍的一件。

“起價三萬上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枚。”

“正式起拍。”

頓時有著一道聲音自那光柱之中傳了出來。

“三萬一千枚。”

裴夕禾有些愣神,她對於陣法一竅不通,也就冇能看出這是什麼個精妙結構。

但就像那個侍女所說的那樣,隻需要在玉盤上輸入自己想要出價的價格,確認之後就會在那光柱之中產生感應來,自發出聲報價。

她的眼中不免生出了些光亮來,覺得這陣法師確實充滿了奇思妙想,這法陣不一定多麼精妙絕倫,但足夠便利奇巧。

赫連九城從糕點裡麵抬起頭來,瞧見了裴夕禾眼中的興味,圓溜溜的眼珠子一轉。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們九尾一族可以說是天生的陣法師哦,你要是現在對我好一點呢,多給我一點靈石丹藥,等我恢複了,想要什麼陣法我給你布什麼。”

裴夕禾揚唇一笑。

她當然知道純血九尾所行的大道融於天地,天生陣師,巔峰之時可以山川萬嶽,江海河流,蒼天燦星為陣。

不過赫連九城,這隻剛剛脫離幼崽時期的狐狸,血統再純正都還差得遠。

“九尾天狐一族是鐘天地靈秀所生,傳聞食之不惑,吃了之後至少飛昇之前都能不誕生出任何的心魔,你說我是不是要嚐嚐你的滋味,畢竟等到你實力恢複了,可就冇這個機會了。”

白狐狸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

“狐狸不好吃,狐狸的肉是酸的。”

“那就閉嘴。”

白狐狸一扭頭不去看她,重新埋頭進入糕點盤中。

裴夕禾轉回注意到拍賣台上,第一件拍品以四萬三千枚上品靈石的價格成交,開了個好彩頭。

接下來的拍品和那捲軸上記載的冇什麼大的差彆,隻偶爾有一兩件多了出來,裴夕禾的那一枚白雀琥珀也在其中,排在第三十一位。

這些拍賣物確實是珍寶閣從各地蒐集而來的珍品,件件都未曾流拍。

很快就到了狐狸要的那一道月光之華。

實物終究是要比圖像更加清楚些,一拿出來就叫人感覺到了那純圓珠中的金色液體有著一股柔和的至陰之力。

和裴夕禾體內天月的力量有些類似,但也截然不同。

這個陰力對於修煉一些走陰柔一道功法的修士極有好處。

“底價十五萬上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千枚。”

“開始競價!”

光柱之中刹那傳來一道聲音。

“十六萬。”

“十六萬五千。”

“十八萬!”

狐狸也不吃糕點了,眼巴巴地望向裴夕禾。

“快拍吧,拍吧。”

裴夕禾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頂,這觸感和白皇那絲綢般順滑的毛不同,柔軟蓬鬆,帶了一股暖意,但也叫人覺得很舒服。

又順手摸到了兩隻蓬鬆的耳朵。

瞧見他一張狐狸臉可憐兮兮的模樣,抬手在玉盤上點了兩下。

“二十萬。”

她不是專業的鑒寶師,隻能粗略地估計一番,這月光之華的價值在十五萬在二十萬之間,但對於特定類型的修士,價值又在二十萬之上。

還有一番競拍。

果然,沉寂稍許,在那尊化神修士說出“二十萬第一次”的時候,光柱之中又有聲音浮出。

“二十一萬。”

她和狐狸約定,若是一切順利,三次出手的機會隻會更值,畢竟來自上仙界的九尾天狐潛力無限,將來能成長到的地步這麼也不會低。

留著機會,隻要他將來實力越來越強,裴夕禾就會越來越賺。

這是他們一人一狐心知肚明的一點,也是赫連九城打動裴夕禾的砝碼。

她食指點在玉盤上。

光柱之中一聲響起。

“二十五萬。”

這一次和她競爭的人顯然抉擇艱難了些,在“二十五萬第二次”落定之後才從有聲音響起。

“二十六萬。”

“二十七萬”緊接著的就是裴夕禾的報價。終於是拍下了這月光之華。

赫連九城安心下來,安靜地趴在桌子上。

裴夕禾的那玉盤上頓時出現了拍下物品的記錄,結束後便會有珍寶閣人入內進行支付靈石和付給拍品。

若是不將靈石付清,她既拿不到拍品,也走不出此地。

裴夕禾來之前已經清點過手中的靈石礦脈。

九條礦脈一條用於自己修煉,而剩下的已經被她開采切割為了靈石,足有四百六十萬多。

拍下金剛菩提子綽綽有餘。

……

天魔宗包廂。

丁北堯聽見那“二十七萬”的保價便是熄了繼續競價的想法。

月華對他的魔功有不小的作用,但在往上競價就不值得了。而惡意抬價他不屑為之,財不如人便由其拿去。

喝止了師弟師妹的有些不忿。

“我們代表師門而來,是為了那一件魔寶,莫要因小失大。”

“那魔寶是我們必須拿到的。”

他隨即抬眸看向拍賣台上。

七件隱藏珍品,還是會有一定的訊息走漏到各大宗門。

那是一顆眼珠。

上古天魔之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