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臨走之時,黑袍的老者吩咐侍女送上了一卷卷軸,裡麵記錄了這一次拍賣會已經收錄的拍品。

回到了客棧,端坐在修煉台上,裴夕禾翻動起來那一卷卷軸。

拍賣會目前已經確定的拍品有一百四十三件,除卻最後七件壓軸之物上麵是一團神秘的紋路交纏,其餘的每一件都註明了名稱和效用。

最後的七件是拍賣會的精髓所在,所以秘而不宣,隻會在拍賣會上揭曉。

這卷軸上所記錄得拍品就已經算是基本確定了,剩下十幾日的光景也不大可能再尋得什麼珍稀寶貴的靈材能加入其中。

裴夕禾翻到了第七十三件拍品上,眼中露出了幾分勢在必得。

畫工極好,帶著神韻,一枚淡金色的菩提子周圍散落著一層淡淡的金色佛光,僅僅是畫像就叫人覺出了一股沉穩安寧。

正是她此行的目的,金剛菩提子。

因為其罕見的佛性靈輝,苛刻的成長條件,在四品靈物之中也算是珍貴。

裴夕禾需要它來待到自己金丹圓滿之時賦靈,在此境界之中步入極致。

而對於不少同樣身處金丹境界的修者,此物也具有難以抵擋的吸引力。

她收束此卷軸,升起了幾分興趣來。

這拍品的前後順序是按照拍賣行所估量的價值而成,連金剛菩提子都隻能排在第七十多。

越是往下看下去,瞧見那一道道靈物已經到達了上三品的品級,丹藥,陣盤,靈器,秘寶,五花八門,但都是精品之中的精品,心底生出幾分驚訝之意。

不由得暗自思量,恐怕三位化神尊上就隻是擺在明麵上的,為了這場拍賣會的順利進行,暗地裡的佈置隻多不少。

裴夕禾也有些了期待感,那最後的七件壓軸之寶會是什麼寶物?

“嗷!”

白狐狸一下子竄了上來,邁著四隻腳有些急切。

赫連九城本就是剛渡過幼崽期,又是恢複了原身,所以哪怕有著成熟的心智,動作上也有些幼態。

“裴夕禾,你可以拍這個給我嗎?作為回報,我恢複實力後可以幫你做三件事,我全盛下是化神巔峰。”

一雙澄黃色的眼眸裡麵帶了些水色,有些晶瑩之感。

他伸出爪子指向卷軸上的一道拍品圖像。

是一顆純白色的圓珠,內裡封印著一點純金液體。

“月光之華?”

裴夕禾念著上麵的名稱,對她而言也並非不識得此物。

這是自然月輝之力的凝縮,在靈氣充裕的環境下,滿月時刻,才能生出的一點月華。

這對於偏向陰之一道的修者有不小的好處,而對大部分的妖族而言,具有更大的誘惑。

“可這月華雖然珍稀,對你的傷勢並無大用,還不如我真火為你驅散邪氣。”

白狐狸尾巴一甩,反正都發過大道誓言,遮遮掩掩隻是自討冇趣,他看得出裴夕禾討厭有人在她麵前耍心眼。

“我族有秘法,哪怕是這月光之華,隻要三個夜晚對月朝拜祭煉,就可以采月陰之力凝結帝流漿。”

裴夕禾眼眸裡射出些亮光來。

帝流漿,這乃是妖族聖物,無論是任何的妖族得了,都有莫大好處。

對於普通妖族,往往靈智大漲,而血脈不俗的妖獸也能藉此不斷提純血統,妖力大漲。但對裴夕禾至純至臻的神烏血而言並無大用,世間最適合她的乃是扶桑木靈。

但化神巔峰的妖族,還是血脈非凡的九尾天狐,總的算下來實力足以媲美合體境修士,換赫連九城三次出手的機會。

她手指摩挲在卷軸上的圖畫上,這月光之華排在第三十九道。

劃算。

“這筆買賣我做了。”

“好耶!”白狐狸尾巴得意地搖了起來,眼睛高興地眯成了兩道月牙。

“靜待拍賣會開幕吧。”

她落下這一句話就不再理會這隻狐狸了,之前給他的丹藥靈石足夠他這些天的消耗。

裴夕禾端坐在修煉台上,掐出法訣,將日月小界之中的靈脈扯了出來,陷入靜修之中。

赫連九城看了她幾眼,有些眼饞那充裕至極的靈氣,隻可惜自己此時經脈斷裂還承受不了那樣的衝擊,罷了,慢慢來。大尾巴把自己一卷,取出儲物戒之中的靈石也開始了緩慢的煉化。

……

天光破曉,時日已到。

裴夕禾從沉修之中睜開雙眸,有些許的靈輝散落,又很快地散碎開去。

揮手收回靈脈,撤回法陣,瞧了一眼旁邊睡得四腳仰天,頭歪一邊的赫連九城,心底不由得生出了好笑來。

存了牧笙私庫的那一枚儲物戒之中很多東西都準備得齊全,也有一二獸鐲存在,這正是專門用給妖獸棲息的靈器。

尋常契約並不會像自己當初和哼唧結下當康一族的契約一般生出契約空間來,所以衍生了這樣的靈器。

一揮袖袍,頓時些許靈力就捲起白毛狐狸進了獸鐲之中。

她推開房門,朝向那飄雲閣而去。

一路到了樓閣之前,裴夕禾朝向那侍女出示手中的墨色玉牌,頓時被引領而上,到達了第七層的包廂。

侍女將本次拍賣會的規則和操做方式一一為她詳細講解清楚,這才告退而去。

包廂的牆壁上刻畫著神秘的法陣,可以將氣息都遮掩乾淨,並且防止外人的查探。她抬手將赫連九城從獸鐲之中放了出來。

原本白毛狐狸有些不滿,正要嚷嚷兩句,但瞧見擺在桌麵上的幾盤糕點自發地噤了聲,邁著爪子跳到桌麵上抓起一塊就往自己的嘴裡塞。

裴夕禾收回目光,看向門扉上的一道投影陣法。

屈指射出了一道靈力激發,頓時陣法之力散發出了柔柔光輝成了一麵鏡像,裡麵正是這七樓中心的拍賣現場,纖毫畢現,連氣息都能完美呈出。

在她的右手邊有著一麵玉盤,上麵銘刻的陣紋可以叫參與拍賣的修者進行待會的加價競拍。

投射的鏡麵實時呈現著中心的拍賣台。

此刻一位藍衣老者落到拍賣台上,裴夕禾的眸色微凝,這老者的實力深不可測,氣息駭如沉淵,恐怕便是那珍寶閣所駐守在此的化神尊上。

------題外話------

今天去駕校練車了,六點多剛回家,以後的更新我儘量放到上午,sorry。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