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笙氣息微微平息了不少,他銀髮披散,帶了些被天尾一尾巴拍打出來的血跡,彼此交加帶了邪異之感。

他右手掐了個訣,指尖上攥了幾點血黑色的幽暗光點。

就算是和本命之物斷開了聯絡,可是自己蘊養千百年,以精血和凶魂之力作為養料,和其早就誕生出了獨一無二的聯絡,隻要重握旗杆,頃刻就會認主。

牧笙猩紅色的眼中閃過了些許深邃之色,可此次他也並非一無所獲。

……

裴夕禾乘著青玄舟,暢行在雲海之上。

這四方域之間的距離太長,即便是化神修者想要橫渡域界都得花上十幾日的時光,也就是青玄舟的靈器品階極高,靠著上品靈石作為燃料才能在短短時日之內橫跨到東域去。

裴夕禾瞧著那一點點化作飛灰的上品靈石,心裡想道幸好是白得了九條靈脈,否則這樣燒靈石的靈舟她也用不起。

日月小界之中是有不凡靈物蘊養,可那一場十萬八千雷劫,不僅僅是轟擊了初誕生的神烏,擴散的神雷餘波,更是將日月小界擊碎毀去了不少,想要恢複繁盛,少說也得千年。

她不怎麼動用過其中的靈氣,權當儲物法器,留之讓小世界自己滋養。

師傅給出的玉牌上有相關的資訊,所說的這一場拍賣會是以珍寶閣作為牽頭的,那倒是木姐姐所在的商行勢力,背後站著龍虎和道門兩道勢力。

珍寶閣的勢力和這些宗門勢力都有聯絡,會向宗門之內不斷輸入丹藥靈器等資源,宗門也會以探索秘境,宗門所獲得的珍貴材料為交換,並且提供庇護。

這一場拍賣會將會在一家名叫“雲息拍賣場”的地方進行,正是珍寶閣所屬。

她抬眼看向身側的雲霧升騰,被青玄舟的靈光輕柔推開,穿梭雲層,不見波動,隱匿著氣息。

仔細算算還需要兩日的行程。

那雲息拍賣場坐落在道門歸屬的一座修煉城池之中,城池叫做秦漢城。

其規模不小,城主乃是一位化神大修,道號磐深。

而且兩方勢力也會各自派出一位化神來此鎮守拍賣場,細細想來也就是有著三位明麵上的化神尊上。

裴夕禾眸色微動,她的麵貌發生了改變,潔白的膚色微暗了些,容色變得清秀有餘,卻無豔麗,渾身的氣息也驟然偏轉,叫人瞧不出穿底細來。

體內的氣機種子需要一次次演練,如此才能完美無瑕,不在化神修士的麵前露出破綻來。

畢竟是需要變化出完全不存在的一個人,稍有不慎,就是遺漏,如今她纔算是將這一身的容貌氣質都變化得無瑕疵。

重新恢複了自己的容貌,她端坐在周身上,靜心修習起來。

她此刻身處金丹後期,並未到達圓滿,就還能夠不斷地以靈力滋養金丹,增蘊的靈性雖然不及突破境界銘刻全新道紋的那般躍升,可細水長流,涓滴積累,終究是能有所獲。

時間寶貴,片刻不可浪費。

……

明琳琅手持著千秋劍,眸色寒冽無比,身上的白藍衣衫沾染了些許血跡,卻叫她更顯若霜的清傲。

她的身前是三道黑色身影,頭上帶著兜帽,隔絕了一切的念力探查,所施展的力量格外邪氣,似乎能侵蝕萬物。

她擦去了唇角的血跡,三個金丹大圓滿來對付自己一個金丹中期,真是瞧得起自己。

那怎麼能叫他們失望呢?

從一路上進入無儘海域開始,就誅殺開啟,甚至毫不留手,直接是一位化神尊上出手想要鎮壓她,訊息有走漏,她所屬的這一脈居然也有了背棄者。

身上的秘力守護隻守護了一次,那化神巔峰的修士被束縛了一陣,幸好師尊的化身及時趕到,這才纏住了那尊化神。

師尊的化神不具有本體的全部實力,剛剛煉化出來,僅具有三四成的力量,對上化神巔峰也隻能纏住她,叫自己早些逃回崑崙。

可是有著邪修開始追殺自己。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冇想到家族之中的叛徒和邪修搭上了線,那就必須得將蛀蟲全部碾死,否則和邪修勾結的名頭隻會叫明家群起而攻之。

但此前,要擺脫眼前的困境。

身上的秘寶不斷使出,將一個個追殺者反殺,此刻到現在隻剩下了三個金丹圓滿。

她手中的千秋劍柄是宛如兩條遊動的靈魚,一赤一青。在中心綴著一粒銀色神珠。

此劍乃是明氏傳承萬年之物,由她的天瀾血脈掌控,相輔相成,明琳琅不做多的言語,抬手便是一劍,劍光成罡,如絲如縷,恍然之間,猶如湖中柔水,又在一刹那之間化作天際乍鳴的雷火。

分化出三道劍刃風暴朝著其襲殺而去。

“明琳琅,何必垂死掙紮?”

一道金丹圓滿的邪修立刻出手,雙手結印,一隻鬼手頓時從其身後的法印探了出來,一把抓住身前的三道風暴,全力運作之下,將其捏碎。

他雖然破了這道攻勢,可兜帽之下的麵色變了,這劍影之中的恐怖劍意帶了恐怖的侵蝕之力。

在不斷嘗試著侵入體內。

千秋劍意,不死不休。

其餘的兩位邪修頓時身形暴掠而去,拿下明琳琅,取了她的一身血脈,這是他們的任務。

明琳琅腳下便是海,麵色染血,帶了些蒼白之色,可眼中銳利如手中之劍。

“這裡可是海。”

“你們選擇在這裡動手就是最大的錯誤。”

她輕言道,雙眸之中的澄澈蔚藍閃爍輕盈的靈光,體內的天瀾血脈不斷地奔騰催發,身後出現了一尊神秘非凡的神靈幻影來。

祂氣息恐怖,身形龐大,法身幻化而出,在海麵之上,無數的波濤捲曲,蘊含水之靈氣的驚人海浪直接將兩個金丹圓滿修者的身形衝擊出去。U看書 .kansh.com

眼角似乎溢位了些血絲。

三個邪脩金丹頓時發出全力,三尊邪魔被其力量幻化而出,似乎有著奪人心魄的邪意灰光。

明琳琅手中執劍,躍身而近,一劍出,似乎有著千千萬萬劍。

此招雖損己身,可若是將之斬滅,就足以暫緩眼前的危機,四成把握可活,足夠了。

她以身承受了恐怖的邪氣侵蝕和沖刷,劍光如同星火閃爍。

天地之間冥冥於海上幻化而出驚天一劍。

此劍招名喚:天海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