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琳琅低垂眼眸,掩下幾分寒色。

但心底也有些疑惑揮之不去,天瀾血脈既出,對於明氏一族的明瀾血脈乃是天然的壓製,無視境界的阻隔,她既存在,族中就不可能發生如此的動亂。

“師尊,如今無儘海之中,我天海明氏發生了動亂,我需要歸家,歸期不定,還請師尊應允。”

奎溟歎了口氣,他點了點頭,從手上取下了一枚戒指來。

“此中置有元虛靈舟,可助你六日之內抵達無儘海域,還有一麵乾元一氣盾,可護你周全,如今你也是金丹中期,但對上大能修士還是稚嫩,千萬小心。”

明琳琅接過奎溟遞給她的儲物戒,朝之俯身一拜。

“多謝師尊,徒兒必定小心謹慎。”

“去吧。”

奎溟揮手,明琳琅起身,點頭,將戒指戴到了手上,念力將之煉化,頓時一艘靈舟出現在她的身前,一躍而上,揮手之間,有著一道靈石化成的匹練從儲物鐲裡麵飛出,落入了那驅使的陣盤上。

“師尊,徒兒先行一步。”

靈舟升空,攪開雲層,排開氣浪,一層靈膜誕生,在穿梭之間絲毫不遭到阻力,朝著遠處遁去,一刹那之間就消失在天際。

奎溟瞧著雲層,再也看不到靈舟的蹤跡,歎了一口氣,他的心中有些疑心,根據無涯子老祖傳來的訊息,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身側浮現出了一道人形光輝,細細辨認去,五官有些模糊,但和奎溟相似,頓時化作了一縷靈光直追那靈舟。

這道化身他才修煉出來不久,修煉出化身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叫自己的境界有所下跌,他是得了些不小的機緣作為替代纔將之凝鍊出來。

可若是能護住小弟子的安穩,也可捨去。

…………

裴夕禾端坐在木屋內的蒲團上,抬手之間扯了道從天尾小世界得到的靈脈出來。

靈脈是天地靈氣在地脈之中,被大地之力經過了多次的錘鍊,千年萬年所積累下來的實質靈氣,格外精純,這一條更是上品靈石的礦脈。

靈氣充裕無比,若是化出全部,或許足以將這裡的的兩座草廬和一間木屋全部壓塌,隻不過靈脈完整,被秘力封鎖,身形縮小了無數倍,像是條無靈智的小龍在身周圍繞。

大量的靈氣從其中逸散出來,吸納入其體內。

她閉著眼眸,眉心的神焰印記微微發亮。在木床上,哼唧抱著兩株裴夕禾從小世界之中帶出的五品靈物小心煉化吸收著。

它瑞獸血脈和妖獸肉身,倒是可以越級吸收這樣的靈物。

若是待到哼唧將之完全煉化,那麼以其精純的血脈想必是可以突破到金丹境的,隻不過這個過程怎麼也得有個三四載了。

裴夕禾給陷入沉眠之中的哼唧施加了個護罩,防止其被自己修煉之時洶湧的靈氣波動而打擾。

洶湧的靈氣湧入經絡之中,按照靈魔兩道的功法運行路線,運行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周天,化作了精純無比的靈魔之力彙入金丹之中。

那顆金丹表麵上儘數是純白色的神紋,格外璀璨奪目。

不朽道紋帶著神秘氣息,縈繞其上,吞吐靈魔之力,金丹海澤在不斷地被填充。

無瑕金丹的品質非同一般,海澤廣闊無比,這個過程頗為漫長,恍然之間,就已經過去了三四個月的光景。

當她再次睜開雙眸,體內的金丹道紋隨之脫落下來,金丹的表麵上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縫,體型往外緩慢地擴張著。

裂縫被其中湧現的光輝不斷地癒合,又再次開裂,再次癒合,直到到達了一個程度,終於是不再開裂,圓潤光滑,內蘊華光。

道紋重新貼合上去,裴夕禾凝起心神刻畫全新的道紋。

金丹是根基,刻畫道紋乃是賦予靈性,從而才能在大圓滿之刻碎丹,啟用自己的元嬰。

她經曆過天尾小世界的試煉這一遭,心境和對於道的領悟已然大漲。

融合了此刻所具有的所有力量特質,藉助時光之力所孵育而出的不朽之道,正是屬於她自己的道法。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此刻化作了一個個嶄新的純白符印落到了金丹之上。

一刹那之間,她的氣息轟然躍升。

從金丹中期,順利地進入了金丹後期。而且氣勢的增長並未停下,差一些,就快要到圓滿之境,可見此處她試煉得到的好處。

但裴夕禾停下了。

金丹分為三階,初中後,而大圓滿是金丹已經無法再自己繼續孕育和賦予靈性,進入這個境界的修者可以隨時準備突破元嬰,隻不過若是靈性不足,隻會功敗垂成。

到時候元嬰胎死丹中,金丹已碎,修為儘毀。

冇人承受得了這個後果,所以將自己的境界壓製在大圓滿的修者比比皆是,他們自覺自行破境無望,想要尋求一二稀有罕見的靈物來賦予其靈性。

當然也不僅僅是這個原因,畢竟賦予金丹的靈性越強,所能凝結出的元嬰也會越強,對於後麵境界的修煉有著莫大的好處。

裴夕禾自然不會貿然進入此境,她可以再繼續積累些,積累越多,隻會厚積薄發,無損境界的進展。

隻有每個境界的根基都打得無比牢實,來日才能建造出無雙宮闕。

她將周圍逸散的靈氣儘數吸納入體內,敲了一樣在木床上的哼唧,已經瞧不見青皮小豬崽的模樣了。

它的血脈被靈物激發,不斷甦醒強化,在其身周化出了絲絲縷縷的青色靈絲,像是蠶吐絲一般將自己包裹成了一個繭。

裡麵的氣息穩固, .uukansh.com而且有條不紊地提高強化著,裴夕禾的眼中帶了些柔意。

等哼唧突破到了金丹境,就可以口吐人言了,倒是叫她期待了以後它的境界更高,就能化形了,想來哼唧也會化為個漂亮的小姑娘,不過到時候可就要重新取名了,哼唧像是乳名一般。

她收回目光,推開了木屋的大門。

搖椅上不見趙青塘的身影,在草廬之中閉關,天地間的靈氣在隨之呼應流轉,卻併爲被其吸納。

到了他這個境界,靈氣積累反倒是不太重要。

趙青塘身處渡劫,需要接引天雷,以己身之道作戰,一點點破碎體內的虛界,最後一窺見長生。

------題外話------

真的,今天下午浪費了不少的時間,還有一章會晚一點更新,實在抱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