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金色的眸子閃現著銳利,裴夕禾心情有些許的愉悅,她想要大膽些,去嘗試獵殺那元嬰魔物。

並非是肆意妄為,隻是對自己而言,本身就需要壓力,靠著壓力和魔源之氣帶來的機緣,激發潛力,促進體悟。

她禦空而行,氣息圓滿卻隱而不銳,有幾個試煉者驟發魔力匹練,想要將她擊殺於其下,掠奪魔源。

裴夕禾心底升起了些意外,試煉者之間,居然是結盟了嗎?

也是,隻要有利益可以瓜分,就能維持短暫的聯盟。

她看著迎麵而來的魔力匹練,卻不曾閃躲。

無極靈力離體而出,化作了數柄長刀,劃破攻擊。

不管他們之前是什麼境界,可是裴夕禾清楚的感知到此時此處三人,身上的力量乃是一人金丹初期,兩人築基。

她腳踏虛空,停下了腳步,看向三人。

“撤!此人恢複到了金丹中期,我們快退。”

裴夕禾的身軀周圍化出了濛濛的光。

“凝冰。”

她一言輕落,明明冇有揮出靈力,可是在這空中卻凝出了冰刺萬千,將三人身軀封鎖洞穿。

是這片天地之間存在的水所凝就,由她所掌控。

既然是他們率先出手的,那就也彆怪自己出手狠辣。

冰刺居然在下一瞬就完成了轉化,火中金,鋒銳和熾熱頓時將其身軀儘數破碎開去。

三股魔源之力彙入體內,卻並無時光之力的痕跡。想來也是,因為被修士吸納的時候就已經發揮了作用。

但魔源之力在此處試煉之後,對於修為的晉升也會發揮大用。

她念力已經恢複了大半,全力擴散開去,周遭的景象分毫畢現,朝著感應之中魔氣最為濃重的地方而去。

………

光輝席捲,宋燃真麵色頗為蒼白。

他抬手掐著法訣。

正是崑崙所傳的三昧神風。

恐怖的颶風捲動滔滔魔氣,可是眼前這似人似獸的怪物卻是體泛幽暗的灰黑色光芒。

他眼中閃動著忌憚,這是天尾真魔的時光之力的一種體現,溯回。

每當三昧神風傷到其軀殼的一刹,就會有溯回之力消弭所有的傷勢,打了跟白打一般,而自己若是撤下神風,此刻便是會被魔氣所侵蝕。

體內復甦的金丹境靈力已經快要用儘了,這魔物靠著天尾真魔的道法之力,遠超尋常的元嬰初期。

他眉心若有似無地亮起一道靈印,天地之間的風都被他所抽動調用。

“風殺!”

回溯之力固然強悍,可是這魔物的魔源之氣絕非源源不斷的,並且每一次發動的世間至少也要間隔十五息的時間,這就是他的機會。

恐怖的三昧神風化出了風刃,自那魔物周身的每一處虛空橫掃而出,叫其難以躲避。

裴夕禾剛到此處就發覺了此處的景象,宋燃真?

她見過這人,是崑崙掌門,此處試煉明明該是揚天下以下的修者進入,而師兄同她講過,他不是合體巔峰的大修士嗎?

是用了什麼手段瞞天過海?

裴夕禾暗自思慮,恐怕真是什麼神奇手段,才能瞞過真魔試煉,而其意圖裴夕禾能揣測出一二,畢竟這裡的試煉是真的寶貴,可以叫領悟突飛猛進。

隻怕是想借這份契機突破逍遙遊吧。

她遠遠地坐在樹上,撐著下巴,饒有興趣地瞧著宋燃真激鬥那魔物。

他看起來有幾分吃力啊,實力才恢複到金丹初期,應當是真實境界太高了,所以壓製比他們這些修士都更大些。

不著急出手,不如等他力竭或者魔物呈現出敗勢再說。

裴夕禾勾唇笑著,她可不是什麼大善人,撿便宜什麼的,她最喜歡了。

那邊的戰場上,宋燃真操縱著風刃,體魄內的靈力已經耗乾淨了,若是此擊不得,隻能撤開了,是自己小瞧了這些魔源所化之物,身負天尾部分神通,靈智不高,實力反倒遠超同境。

突然他的感知之中覺察到了些許,猛地朝向一處看去。

裴夕禾的種魔念力還冇恢複,無法完美遮掩氣息。

而宋燃真哪怕被壓製,無論是敏銳還是經驗,都是合體修士,所以能和元嬰魔物激鬥至此,察覺到她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裴夕禾燦爛一笑,不過這燦若春花的笑容裡在宋燃真的眼中帶了多少的惡意,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她想撿漏。

宋燃真也認得這個女修,是上一元刀的那個小弟子。

這是想看著自己和這魔物消耗,然後自己坐收漁翁之利?

他眉宇微揚,眼眸帶了些精光,操縱著最後的風刃轉移方位,一道朝著裴夕禾而去。

倒不是要殺她,可若是風刃擊毀此處,就會暴露於魔物眼下,禍水東引,大家都想讓對方吸引戰火,為自己分擔壓力。

“心真臟。”

裴夕禾心底暗道,卻並未生出怒火,其實她瞧得出來,宋燃真的靈力已經要耗儘了,所以此刻正是是自己該出手的時候。

她腳踏身下的樹枝,一躍而起,體內的無極靈力儘數湧出。

宋燃真微微詫異,她的修為不是纔在大比之時突破的金丹初期?就算是有靈機灌注,也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踏入金丹中期。

而且明明是瘋湧的靈力,卻叫他都一刹捕捉不了其身形痕跡,是融入了天地之間,他瞧得出,她的領悟,隻怕是已經超出自己的境界了。

裴夕禾體內的三道天靈根一一震顫。

純金火焰,無極天冰,九彩太皇金,都被壓縮成絲線靈光纏繞在她的掌心,彼此凝聚,呼應天地之中的五行氣。

三光天虹!

一道光線從她的指尖射出,裴夕禾瞧得分明,剛剛宋燃真的道術並非無用功,留下了諸多傷勢。

能夠以金丹初期靈力將元嬰魔物逼成這樣,若非回溯神效,真能被其斬於風刃之下。宋燃真的實力毋庸置疑。

此時正在十五息的時間內,他靈力衰竭,風刃即便全部向之斬去都無法奏效,將其徹底擊殺,所以想要裴夕禾吸引戰火,分擔壓力,尋求破局之機。

可他錯估了裴夕禾此時的戰力。

她可以,一擊即殺。

天靈根因神物蛻變而來,自蘊神性特質,往日裴夕禾隻是簡單憑藉其層次壓製對敵,未曾領悟真正的力量。

此時被她所調動,彙就的一縷三色光線有些纖弱,卻洞穿魔物核心。

元嬰魔物的魔源之氣滾滾,湧入體內。

時光之力再次開始演化,她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簇燃燒的火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