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兩步作一步,身法雖因為疲倦而滯緩,卻比盧秋露不知道強上多少。

她手持春澗融,虎口隱隱作痛,忽略這些痛覺,緊緊握住刀柄。

裴夕禾唐刀擋在身前,接下了盧秋露的一斬。

用足全身力氣猛地將盧秋露的劍尖掀起。

體內的靈力在靈根和功法雙重運轉下和丹藥加成下迅速恢複。

稀薄的靈力運轉到刀身之上。

激發出了金色的銘文。

金之銘文,破甲!

她揚起長刀,狠狠地往下一劈。

那柄劍隻是九品靈劍,甚至品質中下,一下子就出現了諸多的裂縫。

傳遞出去的氣力一下子將盧秋露擊退。

穆清雙眸泛出異彩。

她好像押對寶了。

這死局被裴夕禾破開了!

她也是有救了。

之前吞服下的保命八品丹,本身藥力醇厚,在體內緩緩化開,主要用在抵抗烈焰傷勢上的。

如今她的傷勢已經被止住,她加之又吞服了一顆九品回靈丹,會產生些副作用,但恢複靈力的速度因為八品丹加持,快了三四倍不止。

穆清的眼睛狠狠盯著盧秋露,眼底泛出冰冷的殺意。

她可不像是裴夕禾,她見過血,殺過人,有人要害她,那就被怪她一劍把她捅個對穿!

身體恢複了氣力,她手中青劍泛出微弱的水光。

就算還虛弱,可是烈焰傷勢被壓製,靈力恢複了一些。

她,穆清,終究也是練氣七境,比盧秋露多出兩個靈力氣旋的修士!

裴夕禾和盧秋露刀劍相接,劈裡啪啦一直作響,那劍上幾乎已經滿布了裂縫。

穆清加入戰局之中,猛地一劍刺向盧秋露的心口所在。

盧秋露想要躲開。

可是她終究經驗不足,身形滯緩得很,隻是微微移開。

裴夕禾看準時機,體內的靈力已經徹底耗儘了。

她運足氣力,雙手持刀,狠狠地朝著頻臨破碎的劍身砍了下去。

砰的一聲,將這柄靈劍徹底斬碎開去。

穆清的劍尖冇入盧秋露的腹部。

穆清眼底泛著驚人的寒意和殺氣。

握住劍柄,猛地將劍身旋了個轉,將盧秋露的腹部攪了個翻江倒海。

盧秋露噴出一口鮮血。

不甘心地癱軟了身體,穆清拔出劍後,盧秋露就徹底跌落到了地麵上,閉上了雙眸。

此刻,終於是殺了這包藏禍心的二人。

裴夕禾和穆清對視一眼,都是如釋重負的神色,兩人癱軟到了地上,重重地喘著粗氣。

可裴夕禾提著內心的最後一道防線,又是隱蔽地吞吃了一顆加速靈力恢複的丹藥。

穆清看著人品其實還不錯,可她已經不敢賭了。

那烈虎屍身還在那裡,極有可能存在妖丹。

她不能去賭人性,也不敢賭。

這幾年,她就是在這些場閤中飛速地成長。

一點點學會了時刻防備,才能更好保護好自己。

穆清卻是出聲了。

“小丫頭,今天多虧了你,否則我還真的就要死在這個小婊子手裡了。”

“其他的什麼我都不問,也不說,這妖丹要是真有,歸你。”

“這次的恩情我穆清記下了,我不是個多善良的人,但是我修道,也渴望有朝一日凝出道心,有恩必報。”

裴夕禾愣了愣。

她隨即笑起來。

“我和穆姐姐是互相救助,若是冇有穆姐姐的靈符,我殺不了盧寒的。”

穆清也笑了起來。

”我看得出來,你是第一次殺人對吧,殺了盧寒,你的手都快要握不住刀了。“

裴夕禾不說話,沉默著。

冇誰天生就會殺人,殺過人,她裴夕禾不是什麼天生聖人,也不是什麼天生壞胚。

自會害怕,會無措,那是自然的事情。

穆清緩緩道。

“修士自有自己的想法和路,我認定你幫了我,你不必推辭,待會由我去用虎牙把我們給他們造成的傷勢劃開,做偽裝,再尋個地方埋了,若是仍有執法堂查下去,他們有可能認為我們是一丘之貉。”

“外門的執法堂不如內門的嚴謹負責,到時候反而麻煩非常。”

裴夕禾和穆清都怕麻煩,一拍即合。

穆清休息了一會,便是從地上站了起來,用靈劍砍下來烈虎的虎牙,將二人的屍體上的傷勢儘數劃開破壞。

穆清對著這兩人的屍體呸了一口。

彆說什麼死者為大,她差點被這兩個賤人聯手搞死,恨不得把他們撥皮拆骨。

這虎牙被她凝結出來的清水洗乾淨了血跡,可以作為這五星任務需要交上去的一部分東西了。

她朝著裴夕禾笑笑。

“行了,這烈虎的屍首和裡麵的妖丹都留給你,還有你砍下來的老虎頭,一起拿著吧,也不知道妖丹是不是在那裡麵。到時候這老虎頭和虎牙要一起交上去。”

裴夕禾其實想拒絕,但這無疑是極為誘人的,盧寒和盧秋露兩人都因為這樣的誘惑謀劃殺人,她一個小小的練氣六境,麵對妖丹怎麼會不動心?

她點了點頭。

“這份情,小禾我也記下了,謝謝清姐姐,若是日後有什麼需要想幫的,儘管吩咐便是。”

穆清甩甩手,她此刻狀態好上了一下,修士的身體比尋常人厲害數倍,不一會已經恢複了不少的精神。

“行了,彆客氣了,我先返回村鎮,處理後續的事情了,我看你也恢複了一些靈力,就自己處理這隻烈虎吧。”

裴夕禾點了點頭。

穆清便是帶著兩人的屍首離去,她不僅要安撫百寧鎮上的百姓,告訴他們自己一行人已經絞殺了烈虎,還要圓上殺了這兩人的謊言。

如此纔不會留下破綻。

這些事情她畢竟要比裴夕禾大上不少,由她來做最合適。

裴夕禾瞧見穆清離去的身影,心頭放鬆了幾分。

其實她看出來穆清是有意殺掉盧秋露的。她殺了盧寒,和盧秋露激戰,裴夕禾的勝算遠比盧秋露大,穆清不知道裴夕禾會不會有後續之力。

穆清同樣不敢賭,所以隻能將自己和裴夕禾牢牢綁在一起,她殺了盧秋露,裴夕禾殺了盧寒,兩人乘上了同一艘船,這纔是安穩的前提。

裴夕禾走上前去,瞧著那隻烈虎的屍身。

手中的春澗融鋒利無比一下子刺進了那老虎頭之中。

修士凝練靈氣,就已經開啟了泥丸宮,開啟念力,這也是修士勘察的手段,和內視的根本。

她調動念力,並未在其中發現什麼東西。

拔出了刀,來到老虎的軀乾上。

刀尖插進胸口處,一絲異動被感知到了。

她刀尖一挑,側著刀身,將那異物挖了出來。

一顆鮮紅色的珠子躍然眼底,和鵪鶉蛋一樣大小。

她握在掌心。

當真有妖丹,她握著這顆妖丹,心思迴轉著。

握在手裡,這樣的東西自己暫時無力護持,不如,直接煉化!

這樣也好,還可以徹底對穆清放下心來,畢竟煉化的妖丹便是化作飛灰了,穆清說的是讓給了她,可人心如此複雜,她不願意多加揣測,可也要好好提防。

眼底閃過了幾分精芒。

煉化妖丹輔助修煉,這可是比靈石修煉還要奢侈無數倍,這一次之後,她能到什麼境界?她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