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心種魔》的上下部一旦相距一定的距離,就會發出共鳴,此刻其實也意味著自己暴露在了韓如勒的眼中。

隻不過他不知道持有者是自己。

裴夕禾墨色髮絲散亂地披在身後,低垂眉眼,暗湧寒光。

她從暗閣瞭解到的韓如勒生平。這是一個出身極高的勢力少主。他高傲自負,天資卓然,同時野心勃勃。

他們其實有類似的地方,就是這份野心,對於打定主意要得到的東西,就絕不會放手。

…………

當體內的一枚晶石傳來奇異的跳動,韓如勒猛地睜大了眼睛。

心臟在激烈地跳動著,他呼吸微微急促起來。

“冇想到,冇想到。”

他喃喃道,眼中掀起了狂熱和分明的野望。

體內的那晶石正是他爺爺賜下的至寶,種魔的下半部分。

此刻異動,是感應的異動,這一層的試煉空間之中,有著上半部的持有者。

找到他(她),殺了他(她)!

奪取上部,如此一來魔經即全,他便是可以修煉這部曠世魔經,雖然至高魔經霸道無匹,必定和自己如今修煉的所不容,定然破除舊功跌下元嬰。

可有著其加持,十年之內必定重新結嬰,千年之內,就能達到甚至超過爺爺那般的修為!

他平息翻湧的心潮,忍不住唇角上揚起來,天都在庇佑他!這部魔經連上仙界的那些傳說大能都會垂涎渴望,如今卻叫他尋到了上部經文的蹤跡。

這隻能感應存在,無法確定到具體的方位,可知道了存在,就已經足夠了。

韓如勒眼中閃爍銳色,現在比起天尾真魔的傳承,他對於這魔經更加勢在必得。

畢竟這小世界開啟數次,卻未曾有過修者真正從通天魔塔之中拿到真魔傳承,而獲得完整魔經,是擺在眼前一飛沖天的機會!

…………

裴夕禾站在林中,身周儘數圍滿了魔源之氣所化的異獸,還有一個人,像是傀儡一般,冇有無關,同樣是魔源所化。

她冇有仔細注意時間的流逝,隻能估摸出到了此層試煉已經有二十多日了。

那個人性傀儡的境界乃是金丹初期。

裴夕禾大抵是摸清楚了這裡麵的規則,魔源之氣凝聚出的生靈實力越強,靈智也就越強,金丹以下為獸形,金丹以上化作人形,元嬰乃是半人半獸的詭異存在。

前幾日她隻遙遙感應到了個元嬰的氣息,就飛速地逃竄開去,險些交代在那。

高階可以統帥低階魔物,眼前的這個金丹魔物卻是惦記自己多時了,因為修士丹田之中沉積的魔源之氣,對他們而言也是大補之物。

周圍的異獸都是聽從他的調令來此。

裴夕禾的心頭暗自提防,打起了警鐘。

她所能調動的靈力纔剛剛恢複到了築基一境。

可明明自己對於這世間道法的規則領悟已經超出了她身為金丹中期之時的領悟了,原來自己自負悟性超絕,其實境界和領悟也是不匹配,相差如此之大的嗎?

不過即便此刻僅能動用築基一境的靈力,可是她自信現在能憑藉這力量轟殺尋常的築基圓滿。

對於自身靈力的體悟,她遠勝以往的任何一刻。

就算是要麵對一尊金丹初期的魔物,她也不懼!

隨著靈力的復甦,天光刀卻依舊無法動用,似乎除了修為和純粹的自身力量,這片空間壓製著任何的乾擾產生。

不管是符籙丹藥還是陣盤靈器都彆想動用,這就無比壓製陣修符修,頗為不公。這和她設想過的恢複部分靈力就可以吞服丹藥完全不同。

可天尾本身挑選傳承者就自有標準,容不得他人質疑。

她手持鋼製長刀,刀影重重之間,三色的光影在身側纏繞,冰金火的力量越發相融,要融成一體般。

三種不同屬性的力量在她的掌控下化作了飛舞的神禽之態,隱隱有著金烏神韻,她出刀之間隨之飛舞殺敵。

那金丹人形魔物並未動作,有些興奮和迫不及待的情緒可以被清楚感知到。

這層試煉空間有著禁製,魔物之間無法相互吞噬,否則早在萬萬年前就已經因為彼此吞噬孵化出了一尊超越想象的至尊魔物。

可若是修士擊殺了魔物獲取魔源之氣,在被其他魔物所殺,那就可以被後者奪取,提升實力,甦醒更多的靈智來!

所以裴夕禾在他的眼中也不過是正在被養肥的,待宰的羔羊。

可惜,這隻是披著羔羊皮的惡狼。

她一層層殺出異獸的重圍,大量的魔源之氣入體,黑色的霧氣籠罩著她,血汙滿身,妖異萬分。

裴夕禾揮出的每一刀都必定斬落異獸,每一分的靈力被用到了細毫之處,靈力所化的神禽穿梭其間,三力的完美融合已經生出了靈智來,這昭示著《長和》的大成。

當對於三種屬性的體悟更深一層,天靈根被天地神物塑造後,產生的對應特質就會一一甦醒。

鋼刀隱隱震顫,刀刃翻卷,她運力一動,化作了一道流光洞穿撲上來的虎頭。

“刀來!”

她眼中帶著狠厲之色,那靈光所化的神禽朝其撲來,化作了手中的橫刀。

魔源之氣入體沉積丹田,時光特質上湧彙入泥丸宮之中,化作未來的自己演化功法境界。

領悟在越來越清晰,對於這世間存在的道,也在越來越親和,此處絕靈,毫無靈氣,她的身周卻是凝結著若有似無,神秘非凡的道韻。

為首的金丹魔物靈智比不得正常的修者,可也不低,覺察到了不對之處,眼前的人修為何氣勢冇有被這些魔物消磨而是在越來越強?

他口中發出了辨不得清的咆哮叫聲,揮手一動,就有數個魔力漩渦朝著她襲殺而來。

這金丹魔物不想再養下去了,他察覺到了危險!

身為真魔的造物,明明靈智不高,可是實力要遠勝普通金丹初期,所使用的道術儘是天尾所留,厲害非常。

裴夕禾身形反轉,躲開襲殺來的魔力漩渦,同時收割走了數個魔源之獸的頭顱。

就是這樣,腦海之中的時光演化一直在進行,一直在催發自己的感悟往上提升,她隱隱之間感覺到了幾分玄妙,快要有一個大的突破了!

她周身染血,身體各處全是傷痕,血脈被封,肉身也因為時光之力重溯到了當年剛突破築基的強度,失卻強悍的恢複力。

可氣勢如龍,傷勢被玄冰封住,麻痹痛覺,絲毫不曾影響到她的驍勇。

刀出長虹,直接衝向了那金丹魔物麵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