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抬起自己的手,用力握了握,連一身的血肉氣力都不再有,往日她單手一握便有超越萬斤的力道,此刻卻是宛如凡人少女一般。

這裡是通天魔塔的三層試煉之中的第一層。

此刻她的狀態,是時光之力的回溯。

將修士所有的全部力量都回溯往初,不管是念力,靈魔之力,還是血脈肉身之力,都以特殊的手段封鎖。

她今年年歲算下來已經成年,身姿挺拔,如菡萏亭亭。

如此孱弱之力,還真是從未感受過,即便是幼年之時得到也因靈氣入體,有著不同常人的氣力。

連神烏血脈的力量都會被封禁,這樣她倒是無比安心,其他修者的力量此刻和她是處在一個起點的。

而這試煉之地的規則究竟是怎麼樣的,尚未知曉。

空氣之中一條黑蛇悄然浮動,正是裴夕禾煉化過的那銜尾蛇,它黑色的身軀化作了幽光,頓時彙入了其眉心,叫她得知了具體的資訊。

原來這試煉場乃是真正的絕靈之地,並無靈氣存在,就算修士恢複修為,也得不到補充,隻能靠丹藥或者煉化靈物來補充,否則遲早耗儘。

可有著更加厲害的存在,屬於天尾真魔的魔源之氣。

這種魔源之氣乃屬於祂的本源之力,對於這些揚天下之下修士的好處,難以用言語描述。

隻不過這些魔源之氣在試煉之中,化作了不同的魔物,須得將之擊殺才能獲取。

這就需要修者一點點重新將自己的力量復甦,玄機,需得自己參悟。

冇了念力的感應,對於任何的修士而言都是失去了一隻眼睛,但天生靈通者,本就六識敏銳。

她耳廓微微地動了一下,飛速地從原地移開身形。

裴夕禾從身旁的樹上,順著分叉處折下來一根枝條,頗為纖細,卻尖端銳利。

所練刀至今,握住的都為唐刀,刀鋒尖銳,擅刺。

她眼眸帶了些冷意,是一條黑蛇朝向自己襲殺過來,尖銳的白色蛇牙在太陽的照耀下閃爍幾分寒光,正是魔源之氣所化。

裴夕禾一霎刺出,便是點在了蛇的七寸上,頓時破開其軀殼,深入其中,即便是冇了巨大的力道,可發力技巧不會忘記。

黑蛇淒厲嘶叫,糾纏著樹枝盤旋蛇身,被她直接一甩。

原本還存了幾分生機的黑蛇頓時趴軟下來,化作死物,一絲絲的黑色魔源之氣逸散出來,彙入了裴夕禾體內。

她細細感悟這股力量,卻頓時石沉大海一般,遁入丹田就消失。

瞧著手中的樹枝,帶了水分的枝條還算柔韌,沾了些剛剛黑蛇所化的血,此刻緩緩成了黑氣逸散。

裴夕禾手中冇了刀,有些不適應,這隻是尋常的木枝,所使用的刀招威力有限極了。

她沉下心神,溝通著日月小界,這是屬於鑲嵌入自己魂魄的芥子世界,雖然取出靈物須得念力,可取出一柄尋常的鋼刀,卻能辦到。

一柄唐橫刀落入手中,不含絲毫的靈氣,是一般的鋼材錘鍊而出。

手中握刀,總是安穩了些。

對於如何破開時光之力的封禁,還需漫漫體悟。

那黑蛇所傳遞給她的資訊之中也有著模糊的提示,需要重新開始,一點點感悟自己的力量,才能將之從沉睡之中喚醒。

她其實最為熟悉的就是火。

畢竟曾經有過太陽真火灼燒魂魄,重生之刻化身大日神烏,掌控大日金焰。

對於控火,是金烏妖神一族的本能了。

火是五行之一,金、木、水、火、土合稱五行,五行皆是天地靈氣的運行狀態,是運行產生的結果。彼此映照,即刻證明世界萬物的形成及其相互關係。

她回憶起來自己對於火之一道的領悟,原本宛如神嶽鎮壓的體內,有了絲絲的異動,順著指尖盤旋而上,赤色火焰灼灼燃燒。

是最基本的火焰啊,而且很熟悉,是她當年所從烈虎身上獲得的熾焰神通。催發之時,因為靈力復甦的不算多,孱弱極了。

裴夕禾眼中盯著這一簇赤色火焰,太弱小了些。

但心中生出了幾分明悟來,若是想要喚醒太陽真火,就要真的領悟其存在的法則,哪怕是一星半點,才能喚醒被時光之力封鎖的金焰。

可上古十大神火之一所蘊含的火之道法乃是世間極致存在,巔峰之時,縱使自己傳承記憶之中那些踏入證道闕的天尊都無法抵擋,會被焚燒乾淨道法痕跡。

可窺一二其中層次之高。

她甩了甩手,揮滅了赤色火焰。

看來這一場試煉是要將修者打回最初的本初,凡人狀態,再靠著重新領悟規則之力,喚醒所具有的力量。

畢竟這世間萬事萬物都是由規則道法所構成的。

修士一道,是先吸納靈氣為己身所用,初窺仙路的小煉氣士,根本體悟不了這些精妙之處。

所以是先凝聚力量,無論是靈力還是魔力妖力。

在不斷增進之中,領悟其中的本質規則,由淺入深,就是這個道理,事實上,他們所有揚天下之下修士的領悟都跟不上自己的力量本質。

天尾真魔想要的,就是要將他們這些參加試煉者鎮壓全部的力量,再通過領悟規則復甦力量,由深入淺,尋求本真。

待到一身力量復甦,體內的魔源之氣也會頃刻爆發,以領悟的規則之力助陣,那境界的突破便是如同長龍破空一般暢快。

而天尾祂真正的傳承在第三層。

待到修士甦醒一身實力的時候,就相當於度過了這裡的試煉,即可進入第二層。

裴夕禾握緊了手中的長刀,那麼這魔源之氣自然是越多越好,對她的修煉也有著極大的好處。

接下來就是要迅速的感悟自身的力量規則,再進行廝殺積累魔源之氣。

這一層的血腥所在就是一旦擊殺另外一名試煉者,就能獲取其丹田之中所有沉積的魔源之氣。

彼此之間,都是獵物。

…………

銘繡著蒼勁青竹的衣衫下襬微微晃動。

宋燃真體內法力全無一絲。

他伸出手掌簡單一推,有著玄妙的力道在其中運轉,頓時將身前的修者一掌擊殺,有著魔源之氣從其丹田之內彙進自己的身軀。

他占了些便宜,本身對於道法的領悟就要遠勝他人,所以壓製封禁也更強,不過法力消散,宋燃真也不會毫無對抗之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