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周身的氣息在流轉,天地之間的靈氣彙聚而來。

她的頭頂之上,三道天靈根時而化作冰龍火鳳金麒麟的形態運轉,又時而散開,呈現三花聚頂的姿態,牽動充沛的靈氣倒灌體內。

吸收這些靈氣就宛如鯨吞一般,在體內經絡,按照道經運行,提煉成精純之力彙入丹田的金丹之中。

積蓄靈力來本就是水磨工夫,她已經長此以往,修煉了七個多月了,修為不斷地邁進,可距離進入中期還差了不少。

踏入初聞道,每個境界的修煉都遠勝之前突破的難度。

她卻突然睜開了眼,周圍的靈氣潰散而去。

而自身頭頂靈根投影也是四散為光點。

是一股異動將裴夕禾從修行之中喚醒,右手一翻,黑色的令牌在掌心靜靜地躺著,銜尾蛇卻像是活了起來,蛇口鬆開了銜著的尾巴。

一雙猩紅色雙眸之中勁射出幾縷紫意來,有著幾縷奇異至極的氣息縈繞在蛇身上,黑色的小蛇從鬆開了纏繞著的牌身,纏繞在了裴夕禾的手腕上。

卻再次銜著自己的尾巴,身軀固化,成了個手鐲。

被鬆開的牌身頓時化開成了飛灰,一股激芒射出,黑紫色的力量射到身前,出現了一口漩渦來。

這就是去往向試煉小世界的通道。

她這裡的氣息變化顯然也是驚動了趙青塘和趙晗峰二人,他們出了自己的草廬,看向裴夕禾的小木屋內。

“師傅,師妹這是要進入密傳了嗎?”

“應當是。”

趙晗峰眉宇沉靜,並無波動。

“確實,這洞開世界壁壘確實厲害,真魔能以一個小世界作為試煉之地,手段確實厲害。”

他眼眸底似有神秘的光暈運轉,想要輕窺其中的奧秘,畢竟他的境界已經隱隱要超脫見長生的境界,可卻無果。

“師尊,師兄,我進入密傳了。”

唯有攜帶著銜尾蛇鐲的人才能安然無恙地進入這隧道之中。

“去吧。”

趙晗峰開口。

頃刻,木屋之中已經冇有了裴夕禾的氣息。

……………………

裴夕禾身周的景象再次清晰起來,念力也能順利地延伸出去,象征著她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周遭的靈氣充裕得幾乎要化作液態來,因為天靈根對於天地的親和,幾乎是在自發地朝著其肉身灌注流淌。

畢竟是封閉了萬年之久,無人吸收,能積鬱的靈氣難以想象。

這裡隻是尋常的區域,還不是小世界的靈脈聚集地,卻比雲間草廬的靈氣都要濃鬱三四分。

周遭的植株都參天而起,高聳得厲害,在靈氣的熏陶下,充盈著蒼翠的綠色。

她指尖微動,翻湧的刀氣頓時從其上傾瀉而出,將眼前的雜亂藤蔓劈砍乾淨,開出了一條道來。

踏入玉汝於成之後,自身的刀氣和刀意,已經不用再藉助刀施行了。

裴夕禾抬眼一看,有著一根直入雲天的紫黑色巨塔。

這個世界很特殊,天圓地方,四角陣盤一般,中心便是這通天魔塔,自己要去往的地方。並且那韓如勒為了真魔天尾的傳承而來,自然要去衝擊魔塔,自己不需要特意其尋找。

手腕上的黑色銜尾蛇鐲在剛剛穿梭隧道之時傳給了自己不少關於此界的資訊。

那些以天尾印進入的便是無此憑藉,隻能消耗其中蘊含的天尾真魔氣息,藉著令牌共鳴小世界之時,偷渡進入。

裴夕禾是金丹初期境界,在此小世界之中,比她實力更強的修者絕對存在,一點警惕都放鬆不得,也就不能禦空在高空直行。

開辟出來的道路上,身後符文浮動開去,隱隱成就羽翼之形態,似乎有著金烏和鳳凰的形神在背後浮動,穿梭林間,趕向那中心巨塔。

過了一會,她再次望了一眼遠處的塔。

心底有些稱奇,在當距離拉長的時候,所見就會越來越小,越來越纖細,可那巨塔偏偏不然,似乎無論什麼相距多少的距離,都不會瞧見魔塔在視線之中的變化。

所以剛剛她還以為自己能在視線之內見到這魔塔,是運氣頗好,冇有距離得太遠,隻需要一些時間就能趕去那試煉之中。

隻怕究竟要多少時間,不太好估量啊。

裴夕禾時刻都把念力鋪展出去感知著周身,此刻突然眉宇微揚,在感知範圍之中,出現了一處靈氣極為薈萃之地。

並且蘊含幾分神秘韻味。

想來是蘊養出了不俗的靈物來,若是將之煉化,自己本已經把初期的底蘊都打牢,或許藉此把自己的境界往上推入中期去。

她扭頭看向那處,東南方向一千三百裡處。

反正自己修煉有《道心種魔》,並非想要謀得那天尾的魔道傳承。

隻是要進入試煉塔內,藉助其力,點燃自身。

不急於一時。

頓時她的身影朝其遁去。

終於是到了一處寒潭,那池水雖是水的形態,卻比冰更徹骨寒幾分。

在正中心,一朵純白優曇綻開著,清香自上瀰漫著。

裴夕禾卻並未直接動手。

這是五品靈物,白曇。

她眼中有幾分墨金色悄然流轉,周遭的一切都全然在感知之中。

一道魔力匹練朝著她席捲而來,若是被擊中,少說也得受傷不輕,然後被擊落入寒潭之中。

裴夕禾未有慌張,心底卻暗道了一聲,是金丹後期的修士,但應當不是快要結嬰的大圓滿。

她身形一晃,便是消失在原地,那魔力匹練未曾落到身上,便是落入了寒潭之中,激發濺出來大量的水花,那些水滴落到地麵上,就飛速地凝成了一地玄冰,那些地上的野草都是直接枯死。

冇有妖獸的守護,這寒潭之水蘊養出了寒毒來。

裴夕禾手中天光刀驟現,迎麵而去就是一道刀光同再次襲殺而來的匹練相撞。

來者是個金丹後期的魔修,也是個女子,她瞧向裴夕禾,初期修士避開了自己的兩次攻擊,確實不凡。

也冇有任何的對話,一刹那兩人的氣勢都爆發開來。

在這小世界之中爭奪機緣那裡需要多言語?誰的拳頭大,誰就能夠奪下靈物。

燕姝身後魔力滔滔迸發而出,直接以後期的境界魔力強行鎮壓。

三尊魔像在其身後浮現,麵色一慈悲,一凶煞,一平靜,同時激射三色魔光朝向裴夕禾。

她手持天光,一道揮出,暗夜之中烈陽躍升而上,正是朝陽昇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