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又談些事情,也重新交換了聯絡玉牌。

木晚既然身為這坊市上珍寶閣的掌事,就不能走開太長一段時間,而裴夕禾也不能在此久待,所以就此分彆。

走在坊市上,瞧著這些來來往往的外門弟子,她的心中生出了幾分感慨來。

昔日的自己也是這裡的一員,地攤上的小弟子叫賣,討價還價之聲還頗為嘈雜。

魚龍混雜,叫賣之物也是良劣參雜。

宗門外門所兌換之物,頗為有限,所以纔會有這交易坊市的開辟,當年是得了木晚的照料,自己才能不受到這些繁雜之事的困擾。

她收回目光,此刻幻化出的是剛剛的青年模樣,氣息無漏,叫人瞧不出境界。

裴夕禾身負太陽真火,雖然因為大日重塑之時耗費了絕大多數的力量,但會隨著她修為的精進或者吸納其他天地之力不斷恢複。

品階和層麵在仙靈之氣上,煉化乾淨肉身之中殘餘的力量,也隻花了一兩天的時間,而趕到這坊市,也是因為趙晗峰把青玄舟給了她。

這青玄舟一品靈器,等級頗高。

對修士而言,要想催動不是本命之物的其他靈器,品階越高,就需要越多的靈力或魔力。

一品靈器極為消耗力量,一般都是化神修士才能輕鬆催發,但這青玄舟就可以依靠燃燒靈石來催動,剛得到的一筆上品靈石叫她不用愁心這些。

在青玄舟的極速下,她才能比崑崙參賽的眾人來得更快。

見過木晚如今還算安好,心底倒是安穩了。

想必是那珍寶閣耳目遍及天下,所以收到了自己在宗門大比上的訊息,又對於上一元刀的曆代傳人有所瞭解,所以對木晚的晉升提拔,是對自己的一種示好。

當然,木晚也是確有能耐,作為掌事的能力絲毫不差,否則也不會真的將她調回總部。

不過自己能作為她的依靠,倒也不錯。

她抿唇笑了笑。

裴夕禾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去辦,暫時不會回萬重山,她要得到桃花塢少主的訊息。

名字修為樣貌,這些都頗為簡單就可以打聽到。

可再詳細一些的訊息就會困難起來了,像這種宗門或者家族傳人,都會有著勢力封鎖相關的資訊,暗自探查,更容易被其反察。

上一元刀一脈有獨特的傳承,但還真不像這些綿延已久的宗派一樣,有著根深蒂固的勢力和靈脈之類的底蘊。

所以需要去個地方。

秘閣。

秘閣是天虛神州各大勢力之中的特殊勢力。

網羅天下的各種訊息,個個弟子都精通探查一道,並且這些訊息可以被售賣。

這是目前最為穩妥的法子,秘閣有著自己的標準,不會出賣每位客人的具體資訊,這才能做成最大的情報販賣中心。

不過要將《萬相千顏鏡術》修煉到第二重境界才行,能夠變化出完美的氣息,也算是給自己上的一重保障。

把安全都放在彆人的信譽上,從來不是裴夕禾的做法。

她抬腳離開了崑崙外門的坊市,去到一處修者城池。

這城池喚作郾城,是崑崙所屬的三百七十八座城池之一,每一座城池都需要向宗門繳納靈石供奉,從而換取庇護。

城池向宗門輸送人才,也同樣可以得到獎賞和資源分配。

她尋了間裝潢得頗好的客棧,繳納了一枚上品靈石,就足以居住個一年多。

不像功法之中演化的道術和神烏血脈與生俱來的傳承神通,早就有了根基,所以能輕易施展開。

這門五品道術雖非是攻擊法門,卻是頗具玄妙之處,需要自己一點點將之吃透參悟。

哪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

她端坐在床榻上。

或者說這床榻更像是一方修煉台。

上麵銘刻著聚靈陣,倒是不辜負那一枚亮晶晶的上品靈石。

腦海之中浮現出了道術的玄妙符文來,第一重境界是操縱肉身筋骨的轉變,隻要是煉氣後三境好好打磨過肉身的修士都能輕鬆入門。

而第二境卻要開始模擬出難辨真偽的氣息來,叫自己能完美躲避念力探查。

裴夕禾在泥丸宮之內領悟著一個個符文的精妙之處。

一個人的氣息,是靈力或魔力散發出的特質,個人軀殼,甚至是魂魄融合的產物。

所以修士往往不靠目力辨認,而是靠氣息識人。

除非是如同裴夕禾一般轉死成生,與神烏血並生,才能叫氣息徹底改頭換麵。

她雙手結出法印來,粗略地瞭解到了其運行之道。

是靠己身的力量,采納全身各處的氣息,凝結出一道獨特的氣機種子根植體內。

在氣機種子之中更改運行規則,隨心意運轉變化,氣息自然改變藏匿起來。

並且若是同他人靠近一段時間,那就能熟悉並采集,甚至頂替冒充其身份,簡直是陰人利器。

師傅為她挑選的這部道術,看似五品,練到大成,還真是不遜色四品的不凡之處。

隻是這氣機種子凝聚起來太過艱難了些,和第一境的輕易完全是兩個極端。

這是靈力道術,她需要以無極靈力流轉周身的每一處血肉筋骨,抽絲剝繭一般地提煉采出自己的一絲氣息來,再注入一縷魂魄之氣,才能成功進入第二境。

隻有將己身信氣息全部讀出,才能得到完整的種子和無缺的流轉規律。

在她的丹田之中,一道雛形緩緩誕生,四肢百骸之間都抽出了一縷氣息來,注入其中,但肉身根深處,需要再一一探入。

這纔是真正的水磨工夫。

………………

端坐在修煉台上的裴夕禾睜開了已經閉上足足二十多天的眼眸。

體內的氣機種子呈現著橢圓之形,無論是內裡還是外表,都有著密密麻麻的具化氣息符文。

稍作更改,就能真偽莫辨。

泥丸宮之中端坐的魂魄小人,一縷淡淡金色的魂魄之氣從中掠出,直達丹田,彙入氣機種子內,頓時一聲輕鳴。

她鬆了鬆盤膝已久的筋骨。

終於徹底成了。

在心念一動之間,那符文便是發生了些小轉動,一身的氣息驟變,和剛剛的千差萬彆。

如今該去秘閣一尋她想要的訊息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