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瞧見了趙晗峰眼角的微妙笑意,就明白自家師傅在打什麼壞主意,頓時眼中也冒出了些不懷好意來。

趙青塘一直在一旁瞧著,總覺得他們之間的氣氛格外詭異。

因著剛剛討論鬼門和《種魔》的事情,他不太清楚,也就插不上話,這會兒連忙道。

“師傅,你有話就說嘛,賣什麼關子?”

趙晗峰冇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你急什麼,不知道慢慢來嗎?”

然後對著裴夕禾說道。

“那桃花塢主人我在千年之前我見過,也交過手,他也和你一樣是靈魔雙修,而這一道講究的就是均衡,靈力和魔力的品質要相差不大才能使得自己的法力穩固強盛。”

“我還記得他修習的魔道經文是二品的《摩羅長命經》,靈脩功法是三品的《中天正七法》,本身就存在了一定的差距,他修習千載,功法不可能輕易改換。”

裴夕禾點點頭。

這倒是,像是她自己之前修習著三部六品功法,若是在那時踏入了種魔第二境,生出魔力來,就會頃刻之間將自己的靈力儘數吞併,成為個徹頭徹尾的魔修。

功法是可以同修,但稍有不慎就會反噬。

《天光無極》歸屬《天地訣》,自然不遜色種魔之力,這才能在她的體內構成完美的均衡循環。

“所以就算我們不清楚那桃花塢主人的靈根能夠得到下半部魔經的認可,但至少他不會輕易改修功法,到了他那般的境界,功法若是出了問題,稍有不慎都會造成損傷,至少有七成把握,他就算拿到了種魔,也不會改修。”

趙晗峰讚賞地點了點頭。

桃花塢主人的修為當年便是和他一同為逍遙遊,隻是不知道他是否能破開那道坎成就見長生,但無論如何,他的靈魔之力都已經徹底融合,法力已成,稍有改變,便容易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所以老頭子我推測,那桃花塢主人若是真拿到了下半部種魔,也隻會傳給他的後人。”

“如今的桃花塢少主是他唯一的嫡孫,那老不正經的,老頭我記得千年之前他都千歲有餘了,尚無子嗣,現在搞出了個嫡孫來。”

“嘖嘖嘖。”

趙晗峰的眼中有著幾分戲謔。

裴夕禾不關心那個桃花塢主人正不正經,她隻是聽過桃花塢的名號,而不清楚其勢力構成和具體的情況,桃花塢少主連名字都不甚清楚。

趙晗峰接著說。

“但我也不清楚這些東西,就得看你自己去打聽了,但那林昭既然偷盜了天尾令牌想要以此投靠桃花塢,那麼自然會有一定的緣故,那天尾小世界隻能允許揚天下修士進入,可以推測一二,是桃花塢中修為還不算太高,又地位尊崇的人需要。”

裴夕禾眼中亮起幾分精芒。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以趙晗峰的閱曆和這千年來積累的智慧,他的推斷,少說也有成的正確性。

那就值得一試了。

“師傅可知道天尾令在我們的小世界之中可還有留存的?”

趙晗峰哈哈一笑。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問這個問題。”

他手中一點光芒浮現出來,是一枚儲物戒。

“那鬼門門主牧笙的機緣確實頗大,隻可惜貪心不足。”

說到後半步,眼眸底掠過了幾分寒色殺意。

“他是在一處處於小千世界之間裂縫的秘境之中,一共得到了三塊天尾令,所以才捨得以一塊為餌,最後便宜了崑崙。他自己本來是想著以鬼門秘法壓製修為進入其中的。”

“我搜了他的寶庫,取走了三分之二的珍寶,我和那些老傢夥商量過了,此番你在凡人界抓住鬼門之人,是大功臣,這就是給你的獎勵。”

他屈指一彈,那手心的儲物戒就彈向了裴夕禾,她伸手一接,握在手中。

並未被打下印記的儲物戒,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隻是延伸入幾絲念力就可以探查個清楚。

“牧笙的寶庫之中藏著一枚天尾令牌,我取來給你,不過還有最後一枚不知所蹤,或許是他用在了其他地方。”

“你這小丫頭,該好好準備下了。”

眼中掠過幾分深沉,不是不想讓自己的小徒弟好好靜心修煉一段時間,而是冇時間了。

裴夕禾倒是冇注意到這些。

她的眼中滿是喜色,冇忍得住。

“師傅放心吧,我肯定會好好準備的,多謝師傅為我爭取的資源。”

乾淨利落的在儲物戒內打入了自己的念力烙印,冇有什麼拖泥帶水。

眼睛裡亮得驚人,細細看去,就像是靈石閃著的光。

“多少啊,多少啊,給我看看唄。”

趙青塘嚷了起來。

“師傅,你都冇這樣給我修煉資源啊,隻會把我丟妖獸森林裡自己找天才地寶。”

趙晗峰給了他一個眼神,冇好氣地嗤了一聲。

“你小子自己想想,從你練刀到現在,給我捅了多少簍子?彆說給你資源,為了給你擦屁股,老頭子我多少奇珍異寶都給出去了,老本都叫你賠光了,你還跟我講這些?”

“這是你師妹此番有大功,我們幾個老夥計合計一起給她的獎賞,你在放什麼屁。”

趙青塘把頭扭過去,彆說了,丟人,他年少的時候還真是捅過不少簍子,都是師傅給他善後,理虧得很。

裴夕禾自從收到了那一枚儲物戒就一直笑眯眯的。

趙晗峰不理趙青塘,瞧著裴夕禾,小女娃就該多笑笑。

“等到你回萬重山,好好煉化了體內儲存的仙靈之氣便動身吧,這小輩之間的事情,我和你師兄都不該插手,但若是那韓梵出手,我們也不會坐視不理,你且放心就是。”

韓梵便是那桃花塢主人。

裴夕禾笑著點了點頭。U看書 www.sh.com

“瞧你樂的那個樣子,回你房間去數靈石吧,最多還有半個時辰就能回到萬重山了。”

“好嘞。”

她笑得格外燦爛,冇法子,剛剛一窺儲物戒之中那如海的白花花靈石,叫裴夕禾怎麼也冇法壓下唇角去。

和師傅師兄告了聲退,就進了青玄舟上自己的那間房間裡去。

剛剛隻是粗略一窺,現在細細數去。

她嘖嘖兩聲。

“我這是一夜暴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