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受困在符陣之中。

她深吸口氣,安青歌出身極善陣符兩道的崑崙,所得傳承確實厲害,以符成陣,威力暴漲,自己也不敢托大。

腳下一方屬於己身的域張開,她在對道場的感悟越發地深刻之中,發現身上的靈魔妖三種力量都會彙入其中,不斷地融合。

無極靈力,種魔魔力,神烏妖力,三種本就是頂尖的力量在融合之下,成就法力雛形。

這種力量,遠遠超出正常金丹所具有的威能。

在道場之中,所受的加持,又何止十倍。

這種手段一般出現在金丹後期,甚至是元嬰期真君的身上。

道場一出,裴夕禾氣勢驟然如龍昇天一般爆發,天光刀上浮現出的金色真火纏繞著刀身上的神烏之紋路印刻。

煌煌之間宛如一尊神烏出世,三足踏空,金翼展翅。

她無懼在此界展示屬於金烏一脈的神通和力量,因為天虛神州的妖神一族早就消逝萬載,隻餘些許殘留的血脈。

所以就像是九卿散人,之前她能從自己所知的典籍記載之中推敲出或是太陽真火,卻無法果斷判斷,隻有六七成的把握。

因為從未瞧見過,理論和實踐總是相差甚遠的。

加之世間並非冇有身懷不俗血脈者,如青鸞血脈,騰蛇血脈。

這類人鐘天地造化所生,亦或是後天有所機緣氣運,窺見其妖神族脈的神通威力,天資不俗。

隻不過是身懷一滴或更少的真血,隻能不斷精純下去。

並非如自己一般的源血,會源源不斷地造出神血來。

裴夕禾自然可以被視為身懷金烏血脈的修者,畢竟如她這樣如人如妖的存在,可未曾出現過,旁人如何揣測?

刀光化神烏,金焰繞寒影。

猛地,在道場加持之下,這一刀之威駭人至極,直接劈向了束縛她的符陣,轟隆一聲,就破碎開了半數還多,威能驟降。

裴夕禾感知到了在符陣之外,有一股驚人的氣息在醞釀,莫非是五品符籙?

可最簡單的五品符籙也足以轟殺金丹圓滿,威力再強一些,甚至可以對元嬰初期的真君造成妨礙。

安青歌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符籙一道居然如此精深。

她冇有質疑是否其可以真正畫出五品符籙,能踏上這裡的戰場,總歸遠超尋常概念,有著驚世之才。

自己不也是超越常理的存在?

此人能夠虛空瞬息成符,此刻卻在耗費時間和大量時間,隻能是為了蓄力一擊。

絕對遠超她之前所使的六品符。

道場之中靈光如虹,霞光潮生,太陽真火凝出金烏之形,頗小,卻散發恐怖的溫度,朝著浮動的符陣襲殺而去。

此刻必須打斷安青歌的繪製符籙。

她刀橫在身前,銳利的刀氣似乎可以撕裂開擋在眼前的一切。

一元刀。

一氣破長空!

身周無極靈力驟現,化光而出,無極玄光!

刀氣和玄光,真火金烏,一刹那轟然爆發,朝著符陣衝擊。

噗的一聲。

安青歌口中倒噴出了一口濁血。

符陣被破,念力反噬,叫的她泥丸宮都在震盪,眼角滲出了血跡,在蒼白憔悴的臉頰上分外明顯。

她左手一旋,靈力運轉,噴出的血全部被其凝結在手中的金雷符筆上,血藍色妖異無比,勾勒出的符咒都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氣息來。

那符紙是朱邊黃麵,隨著筆尖轉動,飛速耗費著體內的靈力,幾乎要將金丹之內的靈力都抽空了去,五品符籙對她而言還是太勉強了些。

可走到了這裡,自有傲氣在胸中。

即便輸了這一場,也還有一次機會,穩入前七,但心中的氣性叫她要傾力而為。

碰上這樣的對手,也是自己的一番機緣,試試能不能突破那一道門檻。

符陣全破,裴夕禾身後符文閃動,隱隱有成鳳凰羽翼之態,她的速度,尋常的金丹後期都無法媲美。

瞬間爆發,便是出現在了安青歌的身前。

一刀橫劈而去,裹紮著她的無窮剛強刀意,似乎可以斬裂一切,朝著其身軀落下。

道袍損破,刀刃還未曾臨身,那血肉都銳利的刀氣所撕扯出血痕。

劇烈的疼痛自經絡骨肉之中傳來,刀刃不曾落身,刀氣卻是入體,上一元刀名不虛傳。

可安青歌的眼中露出了幾分暢快歡喜來。

她畫出來了。

在似乎下一刻刀氣刀光就要撕裂肉身的壓力下,破開了六品符師的境界,隻要突破到金丹中期,靈力底蘊提高,就能徹底踏入五品符師的境界。

爽快!

此刻甚至輸贏對她而言都不甚重要。

“一清化霄!”

隨著她一聲落下,身前的那一張符籙刹那燃起。

一清之力,攪動雲霄之氣。

驚人符力自那符籙灰燼之中生出,驟然同裴夕禾的刀刃相抗衡,破碎刀光,將之擊飛出去。

當真是五品符籙,並且其中的力量,甚至在五品符籙之中都算得上不錯,金丹大圓滿的修者都會受到威脅。

裴夕禾手握長刀,心中卻並不慌亂。

道場圍繞在她的身周,強行穩住倒飛的身軀,一刹黑暗寂靜。

連那符力都被禁錮一瞬。

宛如黑夜,可突然生出了一輪璀璨的大日來,撕裂夜穹,重現天光。

安青歌訝然,才辨出了那不是大日之陽,而是刀光。

朝陽昇天!

刀光同那符籙相接,激烈碰撞,綻放漫天的光彩來,耀眼無比。

裴夕禾如此強悍的肉身都被那爆炸的符力所刺破,渾身都是血跡,道場再也維持不住,潰散開去,天光刀刀身在震顫,被巨大的力道險些震開脫手。

而安青歌更慘烈一些,她的腰腹被一刀險些截斷了去,符修也算是靈脩的一類,其靈力雖強,肉身卻不算的厲害,在恐怖的轟擊下,皮膚上都生出了些許裂片一般的痕路來。

安青歌已經失去了意識,裴夕禾卻因為根基深厚,金丹之內靈魔二力運轉,此刻尤有餘力。

勉強起身,腰背卻仍舊挺拔。

玉盤飛出,其上浮現出了赤色的勝字來。

裴夕禾揚起了一抹笑來,看向昏迷的安青歌眼中也是露出了幾分敬佩來。

符修在大部分的修者眼中都頗為孱弱,可她卻能走到這一步,以虛空畫符和瞬息成符兩術,助自己符修的實力飛漲,裴夕禾也得叫上一聲厲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