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拿下了金丹初期戰場的首勝,心裡對於金丹戰力倒是頗為有了一番體會。

這金丹之境再也不是煉氣十二境和築基九境分得這般細緻頗雜,而是隻有初中後三期以及最後的大圓滿境。

不同境界的實力相差也越發巨大起來。

修士結出的金丹有下中上三等和無瑕金丹之分,各自的底蘊根基,掌握的術法,都頗有不同。

像是李長青那樣的靠著丹藥靈物等資源修出來的金丹中期,所結的中等金丹,論起實力,比不上剛剛江何那般沉澱極深的金丹初期。

而在烈陽小世界之中她曾經以築基強殺一個剛步入金丹初期的修者。

這也是因為其境界不穩,又結的是中等金丹,論起實力來隻算比一般的一線金丹稍強。

如是叫她碰上無瑕結丹的金丹初期,不動用真正的底牌手段,也不可能輕易將之擊敗。

所以說修者修煉終究是靠自身,而不是靠外物,以靈石丹藥堆出來的修者境界或許在前期可以先居其上,可實力隻會遠不如人,然後修煉速度越來越緩慢,到了最後將壽元耗死在境界壁壘之上。

裴夕禾飛回青玄舟傷。

趙青塘和趙晗峰都已經在畫舫的甲板上,兩師徒如出一轍的躺在搖椅上,靜謐地享受著日光的沐浴。

瞧見她的回來,趙晗峰睜開了眼睛來。

“丫頭,回來了?”

裴夕禾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

“師傅,你回來了。”

趙青塘這時候也睜開了眼睛。

“小師妹,回來了啊,對手怎麼樣啊?’

”尚且還好。“

裴夕禾回道,如今的金丹初期戰局隻剩下了十幾人,她可以有兩次機會,接下來的一場戰局結束之後就又會淘汰一部分人,這樣隻剩下的最後七人必定有她一位。

趙晗峰從搖椅上起身。

”你那魔經可以大方施展,如今鬼門之事我和幾個老夥計一同調查了個清清楚楚,他們圈養噬魂邪蟲,門主已經被我們所鎮殺,仍有餘孽,但翻不出什麼浪花來了。”

此事和裴夕禾所料不差,但親耳聽到,終究是安心不少。

“多謝師傅提醒。”

“哈哈哈,無妨無妨,你剛剛鬥法結束,我瞧你內息有些紊亂,去療養一二吧。”

“你殺李長青那一刀我看到了,委實不錯。”

他帶著幾分笑意和誇讚,聲音溫和。

裴夕禾笑著點了點頭。

“多謝師傅誇讚。”

趙晗峰笑意壓下,帶了幾分嚴肅。

“那李長生畢竟半步見長生,修煉了邪法過於詭異了些,我們一同出手都冇有製得住他的逃竄。也不知道是何邪道法陣,點燃了肉身之力,遠遁虛空。”

“你身上有我的護身之力,但也要小心謹慎些,隻怕此刻他那醃臢東西是記恨上你了。”

裴夕禾麵色正了正,點了點頭。

她殺李長青,本就是勢在必行之事。

得罪李長生本就不可避免,而煉化得知那些記憶也是無心之舉,既然已經觸犯,就不如做得更絕些,讓趙青塘將那些記憶送給各位大能。

如此對自己而言,反倒是拚出了個好局麵。

是來追殺自己暴露蹤跡,還是先想法設法重塑肉身以待來日。

兩者權衡,一個活了幾千年的老東西怎麼會考慮不清楚?

趙晗峰瞧見她的麵色就知道其心中有數,也不再多言。

“那你便先去準備下一場比試吧。”

裴夕禾頷首回了畫舫上的房間內。

趙晗峰瞧見一旁還悠閒著在躺椅上的趙青塘,就是氣不打一處來。

“你這蠢東西,才一劫地仙,還如此懈怠,滾去修煉。”

“若是在大劫之前你能踏入見長生,老頭子我就不必為你擔心了。”

趙青塘連忙從搖椅上站起來。

聽到趙晗峰的話心底一陣無語。

渡劫境是返虛境的延伸,接下幾次天劫便是幾劫地仙,自己現在也就是六百多歲,八千年的壽數連八分之一都還冇活到。

在一眾尊主之間的歲數都是頂小的,想要突破到見長生談何容易。

老頭子自己不也是兩千多歲才突破到了見長生。

瞧見了其眼中的神色,趙晗峰心底暗自歎了一口氣。

他怎麼會不知道就是一千年,或者是兩千年,要趙青塘突破到大乘境界都是強人所難。可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天機門人以命卜卦,演化天機,留給他們的時間最多隻有五百年。

這個數字看似大,卻又小。

可能這些時間之中會有層出不窮的天驕再次出世,可另一種意義上,就是化神尊上一閉關或許就要花費個兩三百年未必能破開一個小境。

趙青塘冇聽到師傅如往常的罵聲,心頭生出了幾分怪異。

“師傅?”

趙晗峰冇好氣地回道。

“滾去修煉,彆煩老頭子我。”

“欸,欸,就去。”

他連忙溜回舟上的房間之中。

趙晗峰躺回搖椅上,大劫之下,他也隻能拚儘全力,隻盼能護得這兩個弟子安好。

……………………

裴夕禾被江何所輕傷,體內紊亂的內息逐漸平和了下來。

或許是因為靈魔妖三修,彼此之間的力量在不斷運轉之中,似乎有了微微融合的趨勢,同由天地靈氣所化,倒也冇叫裴夕禾過於驚訝。

三種力量的融合,似乎在變得越發強大,甚至朝著揚天下以及以上修者獨有的法力靠攏。

她不曾將神烏血和重生的詳細細節緣由告知師傅和師兄,妖力隱藏著神烏血之中,他們也無法察覺,一直以為自己是靈魔雙修。

羲月留給她的責任由自己一人揹負即可,承受了恩情,裴夕禾就不會推脫職責。

世間的因和果,得與給,都是相衡的。

力量收束入金丹之中,上麵的無極道紋和種魔之痕,她睜開雙眸,內蘊華光,不漏分毫。

要突破到下一個境界金丹中期,就需要不斷凝鍊金丹之中的力量,感悟天地,在其表麵銘刻出新的道紋來。

這個過程也伴隨著金丹的蛻變和增大,也就是根基的不斷積累,才能承受修者更加玄妙的領悟。

玉盤閃了閃,從懷裡射來出來。

上麵的字體居然變作了紫色。

這象征著是最後一戰,即便是敗了,也還有一次機會,未被淘汰,成為最後的七人之一。

那上麵浮現出她的最後一場對手來。

“龍虎,青霞真人,安青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