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的薑帝虛影被裴夕禾無數道刀光磨滅,破碎開。

“若是再無手段,你就要輸了。”

裴夕禾輕言道。

她的眼中並無倨傲和得意,而是平靜之色。

薑明珠感知到體內的血氣逆行,靈氣耗空,一直知道裴夕禾的刀法厲害,可也未曾料到會這般厲害,結合著金焰之力,幾乎天克她這木屬修士。

但她抬起頭來瞧裴夕禾,未曾露出半分懼色。

金焰恐怖的溫度叫之渾身淌汗,極為不適。

“那這招便是好好接下吧。”

裴夕禾眼中不曾閃動疑色,若薑明珠真隻有這點實力,又如何當得起薑家少主的名頭?

“應吾法旨。”

薑明珠輕啟朱唇,默唸出聲,有著恐怖的道法氣息在凝結,一股殺伐之氣降臨裴夕禾的身周。

一刹那,薑帝身形重臨世間,甚至更加恐怖,祂似乎頂天立地一般,震顫人心,樣貌瞧不得真切,卻是渾身有著九彩霞光環繞。

薑明珠張開口來,一道流光飛躍而出,化出了真實模樣,是個葫蘆。

青灰色的葫蘆上麵銘刻著神秘的道紋,籠罩著一股混沌之氣,隻是微微一感知就要將人的念力戳穿成篩子一般。

“通天藤乃是師尊贈與我的契約之植,而這葫蘆,纔是我的本命之寶。”

“裴夕禾,我知道你今時不同往日,那便是好好鬥上一鬥好了。”

裴夕禾眼中帶了幾分寒氣來。

這葫蘆上的氣息叫她也生出了忌憚,即便是金丹後期的念力也被其所洞穿,無法探查。

發動之時宛如電光火石一般,無法阻止,此刻被緊緊鎖住了氣機,更無法逃脫。

那便是接下就是。

金焰在天光刀身勾勒出玄奇火印來。

這葫蘆之中蘊養出的力量叫人心顫。

她周身都浮現出了金色烈焰,太陽真火被全力催發了出來,體內的神烏血隱隱有著奔騰之聲,這十大神火之一的威能,遠不止於剛剛的那一點。

丹田之中的天火靈根靈光大閃,幻化出的火鳳展翅騰飛。

昔日幫其蛻變的乃是大日金焰,自然帶了一絲其真靈韻味。

一刹那,她長刀一橫,便是數道恐怖的金色火柱轟擊向那葫蘆所在。

可是表麵的神秘道痕擴散出波光來,同金焰相抗衡。

昔日的金焰威能逆天,可直接燒滅明琳琅身上的數道護身禁製,可經曆了黑淵一遭涅槃耗費大量的力量,隻留下了真源。

“殺!”

薑明珠心知自此刻再不出擊,那就會被那金焰所製衡,再也出不了最後一擊。

葫蘆咕嚕咕嚕作響,周遭的所有的植物生靈都被抽調來了一絲木之精粹,彙進了其中,葫蘆口上一點青光凝聚射出。

咻!

青光纖弱,卻似乎能夠恐怖泯滅一切生靈的生機去。

裴夕禾眉心的神焰印記大亮。

金烏一脈與太陽真火相生相依,其中的傳承玄妙早已經有了萬億載,此刻的境界雖低,卻仍有一門法訣神通可以施展。

金烏之形以金焰為基凝聚。

“赤帝。”

“焚天!”

金烏翱翔天際,振翅帶起金焰,焚燒虛空,和那青光相撞。

轟!

金焰逼身的那一刻,薑明珠感覺到肉身都要被全部焚燒焦黑。

她第一個想法居然是幸好昨天冇跟裴夕禾這個鐵公雞賭三百萬的靈石,否則此刻還真是得傷上加傷,生生嘔出一口血來。

“我認輸。”

就算體內的老祖護身禁製可以立刻反製,但這一場比試輸了就是輸了。

裴夕禾已經成長到了這般的地步。

她也不會輸不起。

裴夕禾抿唇一笑,這招神通乃是金烏傳承,一下子就耗空了體內的六七成靈力,也就是她三道天靈根所積蓄的靈力雄厚,才能如此施展。

但若是繼續糾纏,或許她就隻能動用魔力和妖力應對了。

裴夕禾的玉盤上浮現出了赤紅的“勝”字來,薑明珠身周的火焰被撤去,剛剛那恐怖的溫度灼燒,幾乎渾身都濕透了。

此刻她微微凝聚起來幾分靈氣,催動法衣,渾身的汗水都消去。

“服了,算我技不如人。”

裴夕禾揮了揮手,天光刀化作了光芒掠入體內丹田繼續蘊養。

那葫蘆恐怕是件至寶,被薑明珠蘊養在體內,連一成的威力都無法發揮出來,隻有等到她成長起來才能發揮出幾分威能來。

而且是越來越強,越是成長,同境之下越難匹敵。

葫蘆上散發著的木之氣息精純又含著一股返璞歸真之意。

“那就承讓了。”

她勾起唇角,笑著回道。

兩人的身影頓時離開了此處小界之中。

“冇想到連薑明珠都不是她的對手。”

宋燃真在暗處微微側目。

裴夕禾這個小弟子最近惹起的風浪太多了,這個名字都經常出現在自己的耳邊,自然會生出了幾分興趣來。

凡人絕域招來的弟子,三靈根的資質卻一路拚搏到瞭如今的實力,以自身之力撼動薑家這等世家的傳承之人。

如今的天資就是他也得心底遺憾,崑崙委實是錯過了一塊璞玉啊。

崑崙每一屆所招的弟子甚多,少說也是過萬。

內門哪裡來的那麼多長老可以收下這些弟子,如何精心教養每一個?

即便是長老們的預定弟子也得放在外門一番磨練。

外門是他們的曆練場,也是崑崙的篩網,唯有在外門弟子大比之中殺出的弟子,毅力和資質都不在下乘,才能真正被吸納入內門,成為核心培養的弟子。

無論是拜師的真傳弟子還是普通的內門弟子都會開始得到資源的傾斜,七大仙峰真人真君的教導教課和培養,成為崑崙中堅力量。

四大世家和崑崙相生,受到宗門的製衡和統管,可惜總有一兩家的心越來越大。

今日李家能以手段讓他們痛失一個天才弟子,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

野心雖好,卻得適度,識時務。

宋燃真墨色的眼眸平素淡然無波,此刻卻閃動了些狠厲和煞氣來。

總該給個教訓,準備好的網也該一點點收攏,讓李家付出代價了。

崑崙的格局萬年不動,亂世之下,必須將全部的暗影全部掃清蕩平,才能全力應對浩劫。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