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宗門大比最開始的起因便是為了爭奪這九重天玄山百年一見的機緣。

傳聞之中這九重天玄山乃是上接上仙界,九座高峰難以窺見其頂部所達的地方,參天入雲,藏著的神秘,難以揣測。

每到百年之期,就會在其中浮現出大量的靈機玄炁。

這種靈機玄炁,至純至臻。

若是得之,對於揚天下以上的修士都會有可不言說的好處。

前代無數前輩的推測才確定了這應當是上仙界逸散而下的仙靈之氣在世界壁壘之上凝聚百年,濃鬱到一定的程度,隨即短暫破開,通過九重山進入此界。

而最開始的互相爭奪逐漸演化成瞭如今的大比。

築基一個戰場,金丹和元嬰前中後期都有一方戰場,總共七方。

而每一個戰場之上的前七人都可接受這玄炁浴體,引入仙靈之氣對於境界的修煉不可想象的推動,甚至曾有一傲世天驕自元嬰中期生生破入了揚天下的化神境界。

如今距離這一屆的宗門大比還有不到半年。

九大宗門各自的宗主和掌教都已經來到了九重天玄山,提前佈置大比所需了。

蓬萊的掌教,九卿散人。

崑崙掌門,宋燃真。

龍虎雲衡尊主。

崖山三花道人。

元宗長夙尊主。

道門明燈尊主。

刹魂無心上人。

合歡玉顏仙子。

天魔宗赤淵大尊。

九位大能同時出手,恐怖的法力波動幾乎震撼天地一般,在圍繞成圓的九重大山之中,一道大陣頓時被激發。

這陣法古樸無比,更是散發著一股恐怖非常的威勢來,能需要如此之多的法力催動的陣法,怎麼也不會平凡。

符文閃爍,陣紋變化,無數的光輝升騰。

頓時七座擂台成型懸浮於正中,以七星之勢呈現。

九位大能同時收力,如今一切都佈置好了,隻待這宗門大會正式開啟的那一天。

………………

崑崙內門。

天樞峰上。

奎溟雙眸盯著眼前的洞穴,裡麵的靈力已經在越來越強了。

眼眸裡麵露出了幾分欣喜和讚賞,這小丫頭,真他孃的給自己爭氣。

當這靈力越發強盛起來,終於是到達了一個瓶頸所在。

天地之間似乎充盈著水汽,在空氣之中,有著一顆顆小水珠懸浮著,在太陽的光照下顯得格外的晶瑩澄澈,隱隱有著七彩光輝被折射而出,煞是好看。

這並非是普通的水珠,而是精純的靈氣所化,凝縮到了極致而成為了液態。

一刹那之間,似乎有著一聲玄妙無比的神音自洞府之中傳出。

這每一滴液態的靈力都宛如流星趕月一般的衝擊入府之中。

水之氣息在此地充盈到了極致。

一道身形縱身飛躍而出。

她墨發披肩,顯得頗長,一雙湛藍色的眼眸宛如包容著浩瀚無垠的大海一般。

身後的靈光凝實,化作了個燦爛的法相,就宛如一尊真正的上古神祗,司掌天下萬水的天瀾。

正是明琳琅。

她閉關已經很久了,久到自身的天瀾血脈在朝霞露和太初水靈催發下終於是完成了徹底的覺醒。

順勢將明琳琅的境界推到了築基的頂峰所在。

這幾年,她宛如沉浸在水之世界,感悟水之法則,水之道韻。

體內的九道九彩玉階閃爍著驚人的光輝,靈力暴湧,接引天地之力。

她的頭頂上烏雲滾滾。

正是要直接衝擊金丹境界。

奎溟尊主的眼中閃過了幾分擔憂。

修士自金丹境起就需要迎接天地雷劫,這破玉階成金丹的正是三九雷劫。

這是每一個高階修士的必經之路,唯有經曆雷劫的洗禮才能成丹,亦或是碎丹結嬰。

明琳琅一身白藍色的衣衫在這烏雲沉沉之中顯得極為的明顯。

她渾身都是暴湧的靈力,天地之間的水之靈氣似乎隨她的心意而動。

手中執劍並非是之前一直所用的秋水影。

這是明瀾一脈之中,唯有真正的發生蛻變之後的天瀾血脈才能掌握的傳承之物。

長劍雙刃寒冽,劍尖閃爍無儘水光。

此劍名喚千秋。

歲月千秋過,唯我傲世間。

她拔劍而起,驟然烏雲之中落下了一道恐怖的白色雷霆。

劍光劍意奔湧而出,猶如滔滔不絕的江海,乍鳴天地的驚雷。

明琳琅的劍道天賦,從不遜色於天瀾血脈多少。

劍影層層,逐一化身,分光化絲,劍罡如網。

奎溟看到了這裡安心下來。

即便明琳琅靜心修煉這幾載,也未曾耽誤她劍術的提升。

藉著神隱境之中的劍訣為引子,她已經叩開了那一道門。

劍氣,劍勢,劍意,劍心,劍道。

明琳琅已經正是踏入劍心層次,澄澈本心,劍尖所向,睥睨四方。

一劍劈開了暴怒的雷霆。

二十六道雷霆隻在眨眼之間一一墜落,迎來了三九二十七雷劫的最後一道。

女子身若長劍,爆發出了一股撕裂天地般的鋒銳氣息。

朝著那雷電正麵而擊。

嘭!

烏雲驟散,灑落一片金光。

朵朵的神異水蓮在虛空之中綻放,奎溟徹底靜下心來,替自己的弟子欣喜。

能夠生出金丹異象來,唯有無瑕金丹。

明琳琅手持千秋劍,眸色清冷如寒月。

她的體內,丹田之中一絲靈力都不存,隻有一顆完美無瑕的金丹安穩落在其中,散發強悍力量。

這幾年的苦修,終於是有了個結果。

足尖踏虛空,姿態瀟灑。

走到了奎溟身邊,明琳琅恭敬一拜。

“多謝師傅護道之情。”

奎溟哈哈一笑,撫著自己的雜亂鬍鬚。

“無妨,無妨,如今你踏入金丹初期,出關的正是時候,半年後的宗門大比,以你的無瑕金丹,必定有著爭奪金丹初期七個席位的能力!”

“好啊!真給師傅長臉。”

明琳琅也是唇角帶了幾分笑意來。

“師傅,我曾托你照顧的那個女弟子,如今可還好?”

天瀾六印是以她的血佈下的,在修煉之中摒棄六識才未曾感覺,如今她步入金丹,清楚感知到六印已經被破開。

看來是陸長灃替她找到了根除金焰的法子?

奎溟眸色微黯。

“她,死了。”

明琳琅愣住了。

“她,死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