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的魂魄經過羲月運用真火和自己黑羽之中的本源之力改造,早非一般存在。

否則她也不可能完美駕馭身體之中的大日神烏之血。

這攝魂之術確實厲害,可對她而言,卻是毫無作用,你能指望用一根細線去拽動巨龍如山的體魄嗎?

她震碎抽魂鎖鏈,看清了此物。

青蟲體型極小。

像是尋常的七星瓢蟲一般,但是鞘翅是純粹的青黑色,唯有細細凝視才能看見似乎上麵有著一個個鬼麵浮動著。

腥臭的血魂氣息自其身上冒出,叫裴夕禾覺得一陣噁心。

她身後的燦爛光芒儘數收斂入體內。

抽魂鎖鏈被破,這妖蟲也是收到了一番反噬,但小蟲顯然也並非隻有這些手段。

它周身的力量飛速湧現出來。

裴夕禾眉宇緊皺。

這隻小蟲身上的力量委實奇怪。

非是靈力,魔力,也不是妖力。

卻顯得頗為陰邪,叫人心底深處生出厭惡之感來。

力量波動的層次,是金丹。

裴夕禾並不畏懼,她的眼底生出幾分寒冽的殺機來。

抽魂奪魄的妖物。

這股力量的相似感她也終於反應過來了。

神隱境的妖鬼,還有去萬重山路上遭遇的生於血肉的蟲。

都是這種非靈非魔非妖的力量。

也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眉心的神焰印記頓時大亮起來。

身側爆發出了恐怖的金色烈焰來,太陽真火以她為中心形成了一片濤濤火海。

這恐怖的溫度,和其中蘊含的火之法則,就是這噬魂妖蟲也感覺到了一股發自靈魂的戰栗感。

它想要退卻。

閃動著背上的鞘翅,由於振動和摩擦而發出了沙沙的響聲。

無數的青黑色力量化作了數道洪流朝著裴夕禾擊殺而來。而它身形驟然化作了一道幽光往後逃竄。

此刻它動用力量還未曾遭到天譴,正是因為此處絕域,天道法則之力頗為薄弱。

但若是繼續動手,不提升到化神,它扛不住天譴雷霆。

裴夕禾揮手,一道灰白色的靈力匹練頓時飛湧而出。

遁光分形,無極之力。

每一道青黑洪流都被衝擊潰散。

她右手掐訣,一座由太陽真火搭建的牢籠頓時將那鬼門修士死死困在了原地,無法逃離。

身後一對符文凝結的光翼生出。

硃紅中蘊含無數烏金光芒。

結合了鳳凰極速和金烏極速的神通,難以想象其速度有多麼迅猛。

一展翅拍打,就宛如暴裂虛空穿梭一般,追上了逃出百裡的妖蟲。

“冰來!”

她口中清嗬一聲。

修士修煉術法,催動力量,所言便是有著一定言靈之效。

隨著一聲而下。

青蟲的前路被無數的至寒冰壁阻斷。

寒氣恐怖,天冰靈根的蛻變來自於無極天冰,幾分神韻,便可冰封寒天。

“冰,鎖!”

青蟲疾停,想要轉換方向,可是冰壁上頓時伸出了無數的寒冰鎖鏈來,寒氣滯緩著它的行動,碎冰製約力量的運轉。

它口器之中發出了尖銳的嘶吼。

裴夕禾右手掐訣。

眼裡的寒煞氣驟然湧現出來。

區區的一隻金丹妖蟲,居然是這一場龍脈禍亂的根源。

那就去死。

“天地無極。”

“乾坤借法。”

《長和》秘術,金為根基,冰火相濟。

驟然,金色的火焰和藍白色的天冰交接融合。

九彩的太皇金為根莖,開出了一朵冰火蓮花來。

身處蓮花中心,這隻青蟲受到了恐怖的絞殺之力。

一極寒一極熱。

正好對應了陰陽兩道,它身形一點點崩碎開去,燃起了青黑色的火光,似乎想要燃燒爆發,可是太皇金所化的牢籠狠狠地鎮壓著,讓它掀不起一點波瀾。

終於,整隻青蟲都化作了一片灰燼碎片,在冰火兩極的力量下,殘渣都是徹底潰散無形。

裴夕禾收了靈力。

冰火蓮花潰散開去,化作了絲絲縷縷的亮光,逸散在空氣之中。

紫色的念力之蝶飛躍出眉心,將此地來回掃了多次,這才確認其魂魄也被泯滅虛無。

身形再次朝著龍脈所在而去。

那老婆子知道多少東西她不知道,但會很重要。

何須逼供,直接搜魂便是。

這是傳承在金烏一脈中的秘術。

即便是一些大宗門也罕有收集。

若是不小心謹慎一些,就會創傷被搜魂者的魂魄,可對於裴夕禾而言,這老婆子除了記憶有用,留下全無意義。

欲要助紂為虐,加亂人間,這老婆子本就該死。

當她足尖落地,麵對被困在金焰牢籠之中,似乎想要說些什麼的吳老婆子。

裴夕禾直接伸出了右手食指,虛空點在了其眉心所在。

恐怖的念力衝擊入了這老婆子的泥丸宮,以一種強硬至極的姿態鑿開了魂魄隱藏的記憶。

片刻。

金色火焰的牢籠將這婆子的身軀化作了縷縷飛灰。

裴夕禾睜開了雙眼。

鬼門,還真是,狼子野心。

他們似乎在秘密地,大批量地飼養這種噬魂妖蟲。

到底要乾什麼?

她終究還是不太清楚一些宗門之間的博弈。

即便是讀取了記憶,知道一些鬼門行徑,也不能準確揣測出背後的意思。

吳老婆子一個半步金丹,所知也有限,這份記憶等到回了萬重山,再交與趙晗峰前輩定奪吧。

裴夕禾撥出了口氣,她對於這個世界的一些秘辛終究還是不太瞭解。

她看向了那團金色的光球。

雙手結印,靈力驟然爆發,盪出了層層漣漪來。

八道力量鎖鏈開始改變地脈。

鬼門修士花了十幾年定位龍脈所在,施展手段將之封鎖在此,誘導魏韓和青蛇。

如今她一一破除,重新將龍脈封回地之深處。

王朝運脈應該讓之自然更迭,而不是人為乾涉。

鬼門吳老婆子留下的手段被一一破除,很快,周圍的石壁開始破碎,一一變動起來。

她撤了手段,化作了光影飛身而出。

地麵之上,很難感知到深處的流動,一雙墨金眸卻是看得分明。

龍脈潛入了更深處,開始恢複正常的運轉。

她撤身要朝著通天河口而去而這片大地上四處震動。四縷龍脈之氣朝著她射來。

救一則是救四,平了一個王朝的危機,冇了禍亂的引子,天下皆安。

所以四大王朝的龍脈都間接被她所救。

她唇角露出了一抹笑來。

龍脈有靈。

四縷靈氣彙聚,在她的手中彙成了一顆半黑半白的珠子,上麵盤旋著一隻五爪金龍。

陰陽龍運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