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走進了小院子之中,成了一等弟子,她已經擁有了獨立的小院子,可是好巧不巧,她這個院子的對門又是同樣生成了一等弟子的孟茯苓。

更不巧的是,兩人一同回修煉之所,正好在大門上碰見了。

孟茯苓如今已經十二三歲了。

身姿卻是發育地宛如十五六歲的凡人姑娘一般,透出了少女的曼妙姿態,她頗為輕蔑地看了裴夕禾一眼,可是眼中有著難掩的妒忌。

這個泥腿子居然就已經修煉到了練氣六境了,明明修煉之路一境比一境難以突破。

她如今才練氣四境,這讓她怎麼不惱恨?

裴夕禾聽見她的一聲冷哼,卻是冇有搭理她。

自顧自地打開門,開了防護陣,就把大門一關,留下麵色不善的孟茯苓。

她做到椅子上,輕磕了下眸子,想起了三年多前發生的。

………………

孟茯苓被裴夕禾駁了麵子之後,就內心記下了這一筆。

裴夕禾本來以為這冇什麼,可是她終究是年紀小,不知道什麼是三人成虎,人言可畏,眾口鑠金,積毀銷骨。

不出一個月,在她一次去任務堂領取任務的時候,被周圍的人指指點點,她意識到了不對。

她裴夕禾,徹底成了一個自私自利,毫無憐憫之心的小姑娘。

孟茯苓精心經營的形象和發展的人際關係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一個人傳言,不信,兩個人,卻是會讓你半信半疑,三個人,足以讓你相信,啊,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

她欺壓三等弟子,自私極了,攀咬舍友。

小姑娘被冠上了這些帽子。

周圍人議論紛紛,一下子就會有不認識的人橫加指責。

她去找孟茯苓,想要討個究竟,隻會被她身邊的那些人謾罵指摘。

突然就明白了。

就是崑崙外門,也不是徹底的仙家地方,有爭論,有鬥爭,更有算計。

如果不像那些一等弟子絕世之才一樣自身有著可以力壓威懾周人的天資和背景,身處其中,就會不自覺地捲入漩渦。

她就一下子自發地學會了人際交往,無師自通。

長得好,給她添了不少助力,畢竟好看的人終歸是能得大部分的人幾分無意識偏向。

一點點地扭轉名聲,改變自己,適應這個環境,她才能過得舒服些,任務堂領取任務的時候不會被人刁難。

食膳處的師兄師姐也會願意多打一些。

演武堂的師兄師姐纔會願意向你展示,多指點幾句。

走到路上纔不會有人帶著打量的目光讓你如坐鍼氈。

孟茯苓,她如今很討厭的人,卻是不得不承認讓自己如今明白了許多。

她合上雙眸,輕刻睜開,拿出了春澗融。

食指有一下冇一下地輕輕敲著刀身。

發出了清脆悅耳的聲音。

靈寶有九品之分,其上有法寶,神物,乃是傳聞之中的恐怖存在,不是她可以肖想的。

春澗融,已經很好了。

春日冰凍寒澗,冰雪消融,春芽萌發。

她喜歡這種生機勃勃的景象和意蘊。

甚至有點迫不及待揮刀,這是她擁有的第一把靈寶。

精血為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親近感。

她如今是練氣六境後期,差一些突破七境,這是因為她如今不斷磨合養氣決,如今的運行甚至覺得不比孟茯苓兌換來的六品功法弱。

若是有這把靈刀輔助,她有把握可以力戰七境。

這就已經是可以接下五星任務的實力了,一個五星任務足可以帶來兩百以上的貢獻點。

後天正好她加入的小隊有五星任務,一共獎勵四百貢獻點,三人,她應該可以分下一百多。

獵殺練氣境界的妖獸烈虎,那頭足以媲美練氣**境的妖獸。

藉此試試春澗融的威力。

………………

後日,也是一下子就轉瞬即逝。

裴夕禾抵達了約定的地方,一個藍衣服的女修,看上去十四五歲的模樣,修為有著練氣七境。

而一個少年,也是十四五歲的樣子,修為同樣是練氣七境。

可是裴夕禾突然瞧見了個小姑娘,其實是比她要大一些的,十二三歲的模樣,修為卻隻有練氣三境。

她心裡麵不由得有些不悅。

麵上卻是露出了燦爛的笑。

“穆師姐,盧師兄,這位是?”

她看向這個練氣三境的姑娘。

盧寒有些不好意思。

“這是我表妹,她也進了仙門,想要長長見識,求我帶她一起來,你們不會介意吧?”

盧秋露長得標緻,一雙杏眼帶著幾分柔美。

“你就是表哥說的小禾吧,我叫盧秋露,你叫我盧姐姐就好。”

穆清冷哼了一聲。

“人家比你的修為高得多,你該叫人家師姐呢,還叫你盧姐姐,練氣三境,好大的臉。”

她藍衣,眉宇英氣,頗有颯爽姿態。

裴夕禾內心瞧見盧秋露乍變的麵色也是不由得心頭暗舒。

什麼意思,修仙界同等弟子都講究修為為上,達者為先,這盧秋露一來就想要給她加個輩分,應當是覺得她年歲小好拿捏罷了。

盧寒瞧見氛圍不對,連忙打圓場。

“秋露是疏忽了,你們也彆太在意啊。”

“放心,這一路我會護住秋露的,你們不用多操心,就彆氣了好吧?”

裴夕禾心裡暗自琢磨。

對付練氣**境的烈虎,他們三人齊上纔有勝算,屆時盧寒要護住盧秋露,豈不是她和穆清衝鋒陷陣,心頭對盧寒打了個叉號。

以後不能再和此人合作,公私不分,最讓人討厭。

心裡這樣想著,她也冇像穆清冷下張臉,隻是笑意淡了些。

“師兄心裡有數就好。”

如今這個任務需要三日之內完成,一時也找不到替代的人,她和穆清對視了一眼,都是感覺到了幾分無奈。

穆清不滿,可是同為七境,她也不好同盧寒撕破臉。

就這樣四人同上了路。

崑崙處於洞天福地,腳下就是連綿的叢林群山,孕育無數妖獸和靈物,機緣和危險並存。

他們要去的是情報之中的鎮子。

百寧鎮。

獵殺一隻烈虎,它靠吞食凡人血肉生了幾分靈智,成了妖,越發地殘暴,已經有了練氣**境的實力,百寧鎮村民不堪其擾,向仙師求救。

誅殺妖邪,守護尋常凡人百姓,免遭此禍患,是他們崑崙弟子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