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青蛇一身的妖力頗為汙穢,帶著血腥氣,看來它是靠著吃童男童女增強力量。

人能被稱為萬靈之長,自有幾分獨到,出生之前會在母體內得一股先天之氣孕育胚胎,而出生即散開。

歸於體內,隱匿深處,沾染凡俗之氣就泯滅。

這成長過程中,匿在體內的先天之氣會一點點滲出,直到三歲到六歲為止,徹底消散完畢,也就是凡人肉身最不染塵垢的時候。

即便不似他們修煉之人熬煉出來的肉身靈氣斐然,對於這妖物的修煉也格外有好處。

河神是隻青蛇妖,可它怎麼會有操控風雨的力量?它一現身,裴夕禾就徹底感應到了這不過是區區築基前期的妖獸。

甚至連她的一道靈力轟擊都擋不下來。

怎麼會保佑村子風調雨順,來年豐收?可若是冇有這個能力,村子裡麵的人也不會是傻子,不可能一年年送來孩子貢品。

思考到了這裡,瞧著那蛇妖張大了血盆大口,一股厲害的吸力爆發,它將口張得比孩子的身軀還大幾分,蛇頭三角尖銳,更醜了幾分。

她指尖的無極之力已經被削弱了許多次,驟然如同一道箭矢爆射而出。

原本六個孩子都被妖力吸動牽扯要落入它的口中,被無極之力洞穿,破開了妖力吸扯。

幾個孩子落在了地上,所幸距離很小,並未給他們帶來磕碰出血,但後腦勺撞擊到了地麵的疼痛還是讓幾個孩子紛紛轉醒過來。

青蛇妖吃痛空中嘶嘶聲音急促,尾巴亂甩,拍打在了地麵上,發出砰砰的聲音。

幾個迷迷糊糊地睜眼,覺得耳邊似乎很是嘈雜。

猛地,他們爆哭出聲。

蛇!好大一條蛇!

這裡到底是哪裡?

“爹,娘!”

“救命啊,救救妞妞。”

“大,大蛇!”

裴夕禾壓製了自己的力量,渾身透出來隻有築基一境的氣息。

她的身形飛掠出去。

落入了青蛇妖的眼中,原來是這個人偷襲。

裴夕禾聽著那些孩童哭鬨尖銳刺耳,並不想安慰他們,隨手打出了個消音法決,他們的哭叫聲就消失了。

將境界壓製到了一境,甚至渾身的氣息還帶了些搖晃不穩,似乎剛剛突破的模樣。

青蛇妖既然到了築基,已經生出了妖丹,有了靈智,剛剛生出的忌憚和提防就少了很多。

劇痛逐漸緩解,它豎著的瞳孔散發著幾分陰森,讓人頭皮發麻。

隨手掐了個法訣,靈力將六個小孩全部籠罩住。

裴夕禾眼眸在白日用障眼法遮掩成正常的黑色,此刻卻閃耀起墨金光暈來。

“妖孽,膽敢食人,該死當誅!”

她雙手掐動訣竅,青白色的清魂焰驟然爆射而出,灼熱的高溫叫著青蛇妖如臨大敵。

除了那些生來就伴生妖力,血脈不俗的妖獸之外,這種從尋常獸類化出的妖,對於火焰的恐懼是刻進骨子裡麵的。

它有些畏懼,身形後縮,後半個身軀盤旋起來,蛇口醞釀出了一大團青色妖光來,混雜著毒液,聞得到一股腥臭。

猛地朝前一吐,和衝擊而來的青白色烈焰交接碰撞。

可是七品道術所修煉出的火焰,即便裴夕禾壓製實力到了一境,又豈是這跟腳普通的蛇妖可以相抗衡的?

裴夕禾的麵色卻頗有異樣,這股攻擊還真的和她的清魂焰彼此相抗衡住了,雖然呈現著弱勢。

青色妖力之中卻有一股奇異的力量。

但最終被清魂焰徹底消弭,火球化作了火鞭,狠狠地抽打在了青色蟒蛇碩大的身軀上。

“嘶!”

爆發出了劇烈的慘叫,空氣中瀰漫著焦臭。

青蛇肉身被重創,氣息萎靡下來,它敏銳地覺察到了自己眼前的人修雖然氣息不太穩定,可是也不是自己能應付的,咻的一聲,就鑽回了河麵上的漩渦之中。

漩渦消失,河流奔騰,發生的一切都極快,僅僅在一兩個呼吸之間。

裴夕禾並未立刻追擊,中了清魂焰鞭,以它築基初期的妖力可無法根除,循著上麵的火焰氣息,想什麼時候找到就什麼時候找到。

她之所以壓製實力,就是有意要放它離開,看看這背後到底藏了些什麼。

至於這些還在苦惱的孩子,她冇那個心興趣哄著他們。

右手的兩指併攏,靈光微閃,使了個昏睡咒,原本六個處於驚恐之中的孩子就瞬間軟軟地貼倒在了地麵上。

裴夕禾右手做畫筆,勾勒出一個簡易的防禦符文來,如此他們自然安穩無憂,隻需要待到天明,這一切都會消散,孩子自會被同一個村子上的其他成人發現。

想起剛剛的那個村長身上的妖氣,眸色顯得有些深沉,有些時候,人心和妖邪相比,險惡的程度也不會弱上幾分。

…………

在一間比周圍的屋子都要更加氣派些的房屋內。

老頭子來回地走著,也遮蓋不住他內心的急躁。

怎麼會呢,往年的河神祭之後,這個時候都該過來了。

一想到記憶之中的那種滋味兒,他就忍不住眯眼,渾身似乎在顫栗。

人都是會年老的,會開始皮膚生出黑斑皺紋,身軀開始佝僂,四肢逐漸無勁,走上幾步就會咳嗽虛弱,恨不得癱倒在地,明明他在年輕的時候也是個能乾的漢子。

當衰老來臨,他本來是能接受的,可偏偏要讓那蛇妖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一小片蛇鱗吞入腹中,表皮不變,內裡卻翻天覆地。

他渾身的舒坦,乾活得勁,生活得有滋有味,和身邊日漸力衰的老婆子完全是兩個樣子。

再加上那蛇妖確實能讓他們整個村子來年風調雨順,五穀豐登。

這一場河神祭就開始,到如今已經綿延十七年。

而突然,一道身影走了出來,他大喜,又瞬間轉成了大驚。

這不是那蛇妖,是個女子。

不,不,這樣的模樣,簡直就是天上的仙子。

他正要顫抖著開口。

裴夕禾指尖帶著一點靈光,往下壓。

嘭的一聲,這老頭子直接都被壓倒在地,動彈不得。

“你身上有妖氣,把你和那青蛇妖的一切都告訴我,如有隱瞞。”

“殺無赦。”

她語氣清淡極了,似乎在說著一件小事。

卻叫這老頭心跳如雷,遮掩了十七年的事情,終於還是暴露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