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晗峰眉宇微微一變,但消失的速度也是極快,難以叫人捕捉。

宋燃真眼神微動,他敏銳極了,眼前的見長生宗師,似乎剛剛麵色變了一下。

但是並不明顯,也未曾讓他捕捉清楚。

趙晗峰皺著眉頭。

“我們師徒怎麼?我們來為個無權無勢,無辜枉死的小丫頭討一個公道!”

趙晗峰眉心泥丸宮浮現出來一團靈光,頗為清淡。

青藍色的念力驟然擴散開去。

念力如同光暈,幻化出了一麵鏡像來。

眾人將目光移入其中。

諸個身影正是李長青,裴夕禾,李長生等。

見長生之境,念力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具有的玄妙之處,難以想象,僅僅是重現記憶之中的畫麵,輕而易舉。

而涵元尊主終究是半步見長生之境,這畫麵究竟是真是偽,是否被趙晗峰惡意更改,他還是可以辨彆出來的。

鏡像之中,李長生的一縷虛魂悍然朝著一個不過築基的小弟子出手,似乎是為其嫡係子弟李長青。那個極漂亮的小姑娘似有著不尋常的超越同境的戰力,卻也無可奈何,被生生擊飛。

緊接著趙晗峰出現,力量化身抵擋李長生虛魂,可碎魄針,黑淵蟒,接下來的一切都不是個小小築基能承受的,這樣就被擊進了黑色深淵之中。

鏡像停止,念力消散開去。

前因後果儘數明瞭,那李長青明顯對著那內門弟子有著不一般的惡念,最後被反擊惱羞成怒,痛下殺手。

“這小女娃也是你們崑崙內門的弟子,我倒是想知道,你們要怎麼處理。”

趙晗峰鬆開眉宇,心頭的巨石早就被剛剛的波動而粉碎。

小丫頭靠著那玉玨向他傳送了安全的訊息。

她還活著,那傳來的波動顯示她並不在此界之中。

但靈力似乎變得更強了,這就象征著裴夕禾並未深受重創,足夠了。

而眼前,是個契機。

“如何?”

涵元心裡想,這李家老祖李長生委實討人厭煩,總是招惹麻煩,行事肆無忌憚,囂張至極。視宗門法度於無物,當罰。

那李長青更是囂張跋扈,為了一己之私,目無宗規,當領刑法十八道誅魂雷,關到雷炎鎮魂洞幾千年,能不能活下來全看天意。

可四大家族在崑崙勢力根深蒂固,真想要拔除,就宛如割肉斷臂一般。

他們是有想法,但需要緩緩圖之,若是急於一時,勢必打亂百年來的佈局。

一時之間,進退兩難。

他的想法僅僅在眼中微閃動,不叫人看穿,可趙晗峰何等人物,依舊將之看得分明清楚。

這就是涵元小兒始終無法真正突破見長生的原因。

優柔寡斷,遇事不決。

可以說是中庸,可以說是權衡和理智。

可另一方麵也同樣是無氣性!他的銳氣,在著千年的掌管宗門事務之中被一點點磨去了。

趙晗峰看得清楚,心裡明白,但不多說,由得他在原地慢慢打轉吧。

涵元開口道。

“不知道我們崑崙這小弟子和趙宗師是何關係?”

趙晗峰哈哈一笑。

眸色卻是頓時冷了下來。

“青塘,動手。”

趙青塘得令,手中的霸淵刀刃上青光乍現,碩大的大刀僅僅是一揮舞,就有著恐怖的刀氣與刀罡混雜成為風暴龍捲。

一刀揮出,直接橫掃而去。

霸道,蠻橫,卻又密不透風,層層疊加。

宋燃真眸子微閃,這就是超越了揚天下的逍遙遊嗎?

尊主之境果然不凡,他自己身處合體巔峰,隱隱有踏入此境界的趨勢,感受自然更深一些。

涵元怒目。

“你這是要做何!”

他身周灰白色的道袍鼓動起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無數的法力暴湧,在身周化作了一個個無比玄奧的符文。

“明心術訣!”

一個個符文形似眼瞳,一睜開,就有一股被洞察一切的感覺,眼瞳之中激射出灰色法柱,狠狠轟殺趙青塘所在的方位。

可是不夠。

百年前趙青塘尚未渡九劫,成地仙,僅是返虛修士,便已經藉助無上的刀術力敵蓬萊一眾半步宗師,最後惹得其蓬萊祖師甦醒,親自出手鎮殺,被趕來的趙晗峰及時救下。

如今他踏入渡劫境,雖未增長壽元和層次,但每渡一劫,戰力都在暴漲。

區區涵元,攻來之態,在他的眼中頗為可笑。

霸淵一揮,青罡驟然凝結,生生在虛空在生出無窮刀氣,直接貫穿每一個神瞳符文!

“噗。”

涵元口溢鮮血,眼底滿是忌憚,連趙青塘都如此的強橫,就更彆提趙晗峰了。

趙晗峰此刻才施施然地開口,言語之中俱是冷意。

“小兒,本座和她是什麼關係在你眼裡就那麼重要?重要的難道不是這小丫頭的生死安危和你們宗門的**垢病?”

“本座清楚在你眼底,她隻是個毫無跟腳的內門弟子,可機緣巧合,為了躲開李長青的打壓和捉捕,逃到了本座的萬重山來,如此的刀道璞玉怎麼能被你們糟蹋了?她是本座一脈眼中的瑰寶!”

“她甚至都冇在你們崑崙被收為真傳,因為三靈根。”

“實在可笑,她尚未二十就已經觸及了玉汝於成,凝出了道心,我倒不知道,這世間有史以來能有幾人?”

他聲音寒冽,帶咄咄逼人之勢。

涵元被他一聲聲逼得麵色頗白,若是當真未曾二十就踏入了玉汝於成,又凝結出了道心,那這份悟性,他們崑崙是錯過瞭如此的瑰寶。

“前輩請聽我一言。”

宋燃真站了出來,他姿態依舊不卑不亢,眉宇沉著。

“ www.ukansh.com我已知此事,前日我宗弟子陸長灃已然狀告李長青於刑法堂,此事我宗門已經備案,正在蒐集證據,搜尋尚未歸宗的李長青。”

他聲音清朗,身姿拔然,頗具風骨。

“此事我崑崙定會給出一個交代,也會給每一個弟子一個公平,絕不袒護任何觸犯門規的弟子。”

趙晗峰尚未開口,卻把頭抬起看向了崑崙深處。

“來了。”

他冷笑道。

一柄長劍劃破虛空而來,幻化出成層層疊疊的劍影分光。

謫仙劍。

崑崙天樞峰老祖,無崖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