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眉宇輕輕皺了一下。

烈陽小世界之所以會每間隔一段時間就出現在天虛神州,是因為小世界無意識漂流,而和天虛神州有所牽引。

這段時間內還處在天虛神州這個小千世界之內,若是她想要重歸,就代表著無法確定所迴歸的位置。

不過也無妨,再遠的路,都能走回去。

在這之前,她需要先做一件事情。

掌心一點紫色湧出,正是當年斬殺烈虎所得。

往日的不知都是因為見識不夠。

如今得了羲月的成全,裴夕禾獲得了屬於金烏一族的傳承,也終於是能辨認出眼前的紫色神秘物質來。

域外玄質。

金烏一族自遠古傳承而來,所知甚多,這份傳承記憶之中記載著屬於天光無極的秘密。

它是《天地訣》的上卷,下一卷名喚《地羅絕刹》,而這片古神經乃是天地所演化。

上古大千世界之中,曾有一日天降流星,那是域外之物,這玄質由此而來,所落下的地方吸引天地規則,形成了兩頁紙卷。

唯有擁有域外玄質才能真正修習這曠世奇經。

裴夕禾當初進入神隱境,全因小世界規則幫助,被遮掩的命格重現,壓製十六年的氣運全數爆發,才能得到《天光無極》。

域外玄質不僅僅是經文現形所需要的東西,更是一種世間獨一,絕佳的煉器材料。

她的眼底浮現出了笑意來。

指尖一縷金色的焰火躍出,正是太陽真火。

大日金焰太過恐怖,沉睡在她的神烏之血裡麵,若不到極境,不能輕易動用,實力不足隻會反噬自身。

可這屬於純血金烏的太陽真火,在最開始的時候,一縷真源就已經和自己的本源相融合,更彆提此刻。

昔日折磨她的金焰,如今反而是在她指尖親昵地貼近,再也冇有灼燒之感,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這火焰對她的臣服和欣喜之意。

手指一揮動,金色的真火瞬息纏繞著那域外玄質,一點點地開始煉化。

原本這玄質就已經寄居在她的靈根之中將近十年,和她的氣息無比貼合,又有著太陽真火這樣的神火煉化,隻是短短的時間之內,就融化成了一團紫色的液體。

裴夕禾的驚鴻刀碎在了李家老祖李長生的手上,這筆債,她會慢慢討回來。

而如今,是時候擁有一柄本命之物了。

域外玄質,可以相容一切靈物,所打造出來的靈器,極為罕見地擁有著無限的可能,能夠逐漸成長為神物。

那一團紫色液體隨著她的心念轉動。

一滴精血從眉心神焰印記處射出,落入其中,墨金色的精血擴散進入紫液之中,反而是變為了無色。

她掌心驟然握緊,液體變換形態,凝結出刀柄,無色之物開始顯出形體。

長刀隻在眨眼之間形成。

刀身三尺六,筆直寒鋒,而刀刃尖處微有弧度,乍現殺機。

它冇有多餘的裝飾和點綴,隻有刀柄之上生出了一圈圈的神秘符文,刀身兩側上隱約可見金烏展翼,三足踏空的圖騰。

裴夕禾很滿意。

“你叫,天光。”

刀初成,已經具備了不小的靈智,被賦予名之後,在刀身貼近刀柄的那一處,浮現出了“天光”兩個小字,興奮地顫了顫刀身。

此刀是在玄質,真火,以及神烏精血的基礎上所形成,品質已經足以媲美一品靈器。

如是後天彙入各種靈珍奇寶,自會不斷提升,但目前對她而言,已經夠用了。

刀光散去,彙入她的體內,在丹田處,縮小了數十倍的天光貼著靈墟,接受她體內的靈力蘊養。

念力微動,一縷粉色光輝從黑淵之下爆射而來。

長明簪在羲月動用太陽真火焚燒她的身後就扔到了另一處,法器難得,損壞了也是可惜。

而此刻她渾如新生,一念起,長明簪自然迴歸。

裴夕禾將簪子握在手中,挽住飛揚的髮絲,而長明簪回來還帶著一塊玉符。

正是趙晗峰給她的傳送玉玨。

觸手生暖,也讓裴夕禾的心暖了起來,體內的靈力彙入其中,這玉玨是趙晗峰所製,雖然無法將她跨越世界壁壘帶回到萬重山,可要報個平安還是可行的。

將玉玨收回到體內靈墟,她落回地麵上。

如今她之前修煉到三門功法都隨著舊身軀的隕滅而被廢除了。

如今體內的靈根儘數化作了天靈根,她真正跨越了那一步,這個認知讓她不禁想要大笑出聲,又覺得感慨非常。

便不著急出去,先將《天光無極》入門吧。

…………………………

銀螢是上古至陰之刀。

趙晗峰已經很久冇有真正拔刀了,有多久?大概是他進入見長生之境就未曾,期間唯一的一次就是百年前從蓬萊手下硬搶趙青塘。

如今他手持著這柄長刀。

頗長頗彎,長有三寸四,薄如蟬翼的銀光刀麵,一揮動,似乎就開始瘋狂吞噬周遭的一切光線,形成了一片虛無黑色。

狠狠的一刀。

直接斬落在了崑崙的護壁上。

刀光泯滅。

守護壁壘幾乎是瞬間波動,瀕臨破碎。

這巨大的動靜瞬間激動了崑崙的諸位高層。

數道身影下一刻就出現在了此處。

“上一元刀?”

仙風道骨的道人身著灰白色的道袍,眉頭卻是緊緊皺在一起。

涵元尊主心頭生疑,又是頗有惱怒。

“我崑崙與你這一脈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此舉動,可是要和我宗為敵?”

趙晗峰頗為冷漠地瞥了他一眼。

“涵元小兒,滾!”

趙晗峰真尊臨此,一時之間冇有任何的氣息保留。

對於涵元尊主而言,就像是驟然一座恐怖的神嶽壓來,幾乎要將他的背脊壓彎。

一股怒氣從心頭湧動,趙晗峰到底想要乾什麼?!

“李長生那個狗雜碎,給本座滾出來!”

身後的趙青塘手持著大刀,眸色同樣冷得嚇人,那是他親自帶回萬重山的小女娃。

霸淵長刀狠狠地砸在了搖搖欲墜的護罩之上,頓時四分五裂而去。

一道靈光襲來。

宋燃真眸色帶了幾分波動。

他朝著眼前的趙晗峰行了一禮,隨即起身,眼神肅然。

“敢問前輩此來究竟為何?我崑崙若有做錯,自會更改,可若是無端作踐,也休要想輕鬆離開。”

即便眼前的是見長生的大宗師,也未曾讓他懼怕。

崑崙也並非冇有見長生老祖。

趙晗峰正欲開口,突然他感知到了什麼,眼神之中爆發出了喜色。

------題外話------

七點到八點五十比賽考試去了,所以更的很晚,我靠,那個題真的好難,已經失去鬥誌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