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的意識片刻清醒,又片刻混沌。

她在烏金色的蛋殼之內可以清楚看到身周。

源源不斷的金烏神血湧入,有著磅礴的,似乎無窮儘的生機在這些血液之中燃燒。

隨著羲月的意誌彙入,她清楚地感知到了金烏一族傳承的大日不滅神通被髮動。

一個個古樸,渾若天地初生的符文閃爍在她的身旁。

當身周遍佈符文之時,生死一線的力量開始湧入她的魂魄。

她感覺到噗通噗通的心跳聲。

是生命的力量在充盈著,以魂魄為本真,再造血肉之軀。

驟然的,大日金焰焚燒著她的魂魄,更痛了,連綿的刺痛像是冇有停止的那一刻一般。

可她不能放棄,此刻若是出了半點叉子,就真正的前功儘棄了。

恍惚間,她的意識沉沉,似乎被牽扯進入了一處奇妙之地。

裴夕禾似乎看見了一片混沌。

經曆了不知道多少光年歲月,清氣上升是為天,濁氣下沉是為地。

四大混沌元靈現世而出,她似乎化作了其中的火之元靈,大日金焰。

一刹那之間,裴夕禾看見了這天地之間最本真的一刹。

在她意識朦朧之中,魂魄之中的靈墟打開了,九彩太皇金飛射而出,似乎是想要逃離,但卻被周圍的大日金焰團團圍住。

表麵的桃花封印瞬間被恐怖的金焰所蠶食焚儘,露出了那塊九彩的仙金,有著磅礴的金之銳氣飛速擴張,卻又被大日金焰壓製偏居一隅。

灼熱的溫度,就是這仙金也難以抵擋,它層次雖高,卻也不及這混沌元靈之火。

滴答滴答,化作了金水,而魂魄之中的白金色紙頁似乎有著預感,頓時張開了四角紙頁,將其中的靈根放了出去。

九寸的金靈根是這太皇金最好的棲地,它妥協了,流淌的金水飛速地彙入了靈根之中。

那象征著金的純白靈根,此刻徹底擺脫了三靈根的相互糾纏,單獨脫離而出。

泛著九彩的奪目金芒,幻化出了一隻麒麟形態。

而隨著裴夕禾意識的下沉,她無法操縱這金焰之身,隻能被困在其中,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著這大日金焰一一吞噬其餘三大元靈。

現實之中,身側居然也開始逐一出現了這三大元靈的氣息和一縷真源。

土之元靈,濁垢元壤。

風之元靈,虛無贔風。

水之元靈,無極天冰。

唯有四大元靈合一,才能真正催生出第三尊大日神烏。

而冇有裴夕禾的操控下,金焰和天冰卻突然分出一縷真源,湧入了她的冰火靈根之中。

紅色和黑色的兩道靈根驟然威壓暴漲,同樣地開始彼此分離。

天靈根已經徹底擺脫了凡俗的製約,化作了冰龍火鳳之態。

當四大元靈合一,裴夕禾的意識也徹底清醒了。

她的內心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喜悅和成就感。

這不是屬於自己的,而是羲月的,是她殘留的執念最後力量。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羲月在她的耳邊輕落話語。

大日神烏出世,天地將會降下十萬八千道雷霆。裴夕禾自己當然擋不下來,所以這一縷最後的執念和黑羽之中殘存的力量就要發揮最後的餘輝了。

烏金色的蛋殼消弭,神鳥出世,長空咆哮,真正迎接這天地神威的是羲月,是這金烏一族萬億載之前的最強者,一族之帝。

在這雷劫之後,最後的執念化神也徹底地消散了,但她很滿足。

因為羲月終於成為了她夢寐以求的大日神烏,哪怕是曇花一現,也足夠了。

………………

巨大的神鳥身軀潰散開去。

隻有原地一個女子的身形。

她身著金裳,眉心有著一點墨金神焰的印記。

周遭的黑暗被儘數抹去,烈陽小世界也不再有雙陽淩空,而僅僅是一**日照耀天地,溫暖和煦。

這本就是羲月的芥子小世界,與她元神相融,它是個獨立正常的世界,而不是陰絕和陽絕之地。

裴夕禾抬起手看了看,她從未穿過金色如此明豔的衣服,金色綢緞,墨紋印記,這是金烏一族最傳統的服飾,是本體的一身烏金羽幻化。

但裴夕禾仰起頭,發出了一聲歎息。

羲月成功了,但也是失敗了。

她理解羲月的想法,為了活下去,也同樣願意不顧一切,哪怕是承擔起金烏一族的未來,這是她必須要付出的代價,冇什麼好說的。

裴夕禾自己就是一個自私的人,做不到什麼無私奉獻,有所求,就有所付出。

以大日不滅和至純的金烏神血確實重新召喚出了血脈之中潛藏的四大元靈之力,再衍造化,重塑真我。

可裴夕禾,終究是個人,魂魄是乾乾淨淨,徹頭徹尾的人,先前太陽真火和羲月力量的灼烤和灌入,改變了其本質,可也就是部分。

所以裴夕禾確實重新活了過來,這是嶄新的,充滿無窮力量和潛力的生命。

但也並非是羲月所期望的大日神烏的妖神之身。

更準確地說,她如今是人的身軀,卻擁有著至純大日神烏的源血。

源血意味著源源不斷,可以在造新血。

這就顯得她非人非妖神。

可能夠活下來,就已經足夠了,對曦月是遺憾,對她自己,活著就是圓滿。

而且她的靈根在這一場重塑之中,居然在四大元靈的輔助下,徹底發生了質變。

她眸子也已經從墨色化作了金。

裡麵似乎有著神秘又古樸的黑紋。

黑色深淵禁製被破,此小世界由金烏一族所掌控,當裴夕禾擁有了大日神烏之血,就是此間天地的主宰。

她此刻的修為全部複原,靈墟在丹田之中上下躍動,第九道玉階瞬息躍出。

九道玉階都已經褪去了原本的顏色。

全部都是前所未有的墨金之色,上麵佈滿了古樸玄奧的神紋。

裴夕禾站立空中,掌心一握,感覺到無窮的力量感在體內湧現著。

她墨發在空中飛揚,神烏源血也給她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連麵容的些許細節都有所修正,與羲月有幾分相似。

姝色無邊,至尊睥睨。

------題外話------

因為我今天有西南區化工原理的比賽,所以確實更新比較晚,很抱歉,還有一章在碼字之中。

裴夕禾:謝謝,各位崽種準備好,我要切龍傲天號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