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那些參與圍殺她的大能行事如此謹慎,以陰絕深淵囚禁她不是冇有道理的。

這道翎羽就是羲月留下的最後手段,自晦之力被開發到了極致,甚至可以躲開諸多大能的鎖定和追捕,藏匿在曦月宮之中。

隻要她還剩下一點點的元神餘燼,都能藉此翎羽,重煥新生。

鳳凰一族有涅槃的無上神通,金烏一族同樣有著大日不滅之法。

隻是元神都被極陰之力消磨了個乾淨罷了,太過徹底,無論是肉身還是元神都都已經徹底消亡了,此刻的執念化身早就冇了半分生機可言,。

但裴夕禾不一樣,她還有完整的魂魄。

她的本源已經和太陽真火,這唯有她這純血金烏帝姬才能掌控的神火相融合。所以實際上裴夕禾的靈魂和本源都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須知就算是金烏也不是每一隻都可以操控太陽真火,更彆提與之伴生,這本就是個奇蹟。

而裴夕禾的六九命格,加上她的**命格。

逆轉生死難如登天,生死之間的大秘密就算是掌真天的真神都無法完全窺探,強行逆轉隻會成為天地不容的亡靈。

但成為一個嶄新的生靈卻不會。

以她的翎羽血脈為根基,那一滴鳳凰精血作相容,太陽真火作火種,六九命數和**命數相互融合,命輪重塑,再一次衝擊九九至尊命數的大日神烏。

若是成了,以至尊之命,自可無視天機法則的限製,自此得到大逍遙自在!

若是罷了,也就是徹底消亡,連魂魄都無法留下一絲一毫,將隕滅在灼熱的真火之中。

敢賭嗎?

裴夕禾?

黑羽上的綣縮的小人正是裴夕禾的魂魄,她睜開了眼睛。

在魂魄的中心,無論是道心種魔的曼陀羅抑或是皓月,天光無極,靈根靈墟都在其中。

她被羲月僅存的力量保護著。

肉身已經死了,未曾修煉到元嬰來承接魂魄,肉身一滅,修士魂魄難入輪迴,隻會不斷被消弭潰散罷了。

“怎麼不敢賭?”

裴夕禾想暢快地遨遊在天際之中,看著浩瀚的世界,追尋那無上仙途。

縱使身死魂隕,那又如何?

無論付出什麼代價,她都想要活下去。

“好。”

太陽真火逐漸全部彙入黑羽之中。

金紋越發地燦爛奪目,幾乎要成為這裡黑暗深淵之下的一輪小太陽,明晃晃地照亮了周圍的一切。

裴夕禾以魂魄之身接受太陽真火的灼燒,以這縷執念之力不斷修複和補全,是為了徹底改變她的跟腳,從而可以以黑羽之中的血脈為根基。

“啊。”

就算是裴夕禾忍耐力驚人,也是難以自製的痛苦出聲。

太痛了,魂魄被灼燒,比之肉身炙烤成炭更痛苦百千倍。

每一刻都是對精神的折磨。

但蛻變也是非常明顯。

羲月這縷執念化身徹底消散了去,落下的金色光點一點點彙入了其魂魄當中。

裴夕禾的魂魄就像是一塊充水的海綿,被火焰炙烤,飛速地捲縮乾癟,又重新注入新的力量,新的源泉,朝著另外一個層次和存在邁進。

當時間不斷地推移。

以黑羽為中心,一縷縷墨金色的光流彙入了魂魄之中。

這是金烏神血!

經曆了一番魂魄的錘鍊,即便有些許的排斥,都被羲月僅存的意誌生生壓了下去。

身為金烏帝姬,她身亡之後,也可以感知到金烏一脈的衰敗。

她是冇有機會可以活下去了,所以,羲月想要拚儘一切,給金烏一脈送回一隻真正的大日金烏。

這是她種族振興的希望所在。

任何有智慧的存在都會產生私心,何況是她?怎麼可能為了萍水相逢的人無私奉獻?

有所舍,有所求。

墨金色的光流薈萃成了一枚烏金小蛋,將裴夕禾的魂魄罩在了其中。

金色的火焰變了,並非是顏色,而是神韻。

太陽真火與三足金烏伴生。

而和大日金烏伴生的,是大日金焰。

此火乃是上古四大混沌元靈之一,相傳在開天之神盤古隕落後,大日金焰落於太陽星中的扶桑樹之上,吸取了大道降下的無量開天功德。

使得大日金焰威力大增,逐步將其他三大元靈吞噬。

大日金焰吞噬其他三大元靈後,化為兩隻身負九九至尊命格的大日金烏,也就是後來的天帝帝俊和東皇太一。

而帝俊便是他們金烏一脈的起源始祖。

金色火焰湧現在小蛋的周圍,黑羽徹底化作了飛灰而消散。

天地之間,風雲驟起。

………………

“劈啪。”

一聲清脆的裂聲。

宮闕之內,擺放著的一輪圓月白鏡頓時出現了一道極為明顯又猙獰的裂縫來。

一道身影頓時浮現在其麵前。

他喃喃自語。

“怎麼會,怎麼會呢?天命輪盤乃是上古神物,莫非?!”

“她活了?!”

仙君眉宇之間滿是慌亂,朝著那幾位真神所在的神殿而去。

………………

“上”“陽”

兩個大字的牌匾掛在宮闕大門之上。

突然,宮闕之內爆發出了恐怖的爆炸聲。

宮闕之中,一位仙君緊閉雙眸。

他身周原本九盞琉璃燈火長明,圍繞著旋轉,此刻卻是一盞又是一盞地爆炸而去,隻剩下了三盞。

頭戴白玉冠,身著銀白袍,此刻卻是渾身灰塵,分外狼狽。

他睜開了一雙眼眸,左右兩眼各自蘊養著的符文都是黯淡了甚多。

似乎看透了無數的時空。

眼眸想要注視向某一處,可突然一股恐怖的灼熱灼傷了其眼瞳。

韓明樓捂住眼睛,低低喃語。

“你,活了嗎?”

………………

黑暗籠罩著整個小世界,天際的兩輪烈陽早就消失了。

深淵之下,那一枚烏金色的小蛋猛地身形暴漲,原本可能就鵪鶉蛋大小,猛地變大,幾乎三四個成年人合抱都無法抱籠。

蛋殼虛化,隱隱有著震碎長空的鳴叫在虛空響起來。

黑淵是陰絕之地,是陣法,是壓製,是束縛。

可今日,勢必要被戳破。

天幕降下了恐怖的紫金神雷,這絕非小世界之力,而是大千世界的意誌感知降下的。

蛋殼徹底消散,從中飛出來一隻神鳥來。

它雙翼綻開,撲天蓋日,通體烏黑,卻遍佈金色神紋,三足踏空,周身大日光環圍繞。

悍然迎向了那轟擊而來的紫金神雷。

十萬八千道神雷轟殺。

此刻在渡劫的並非是裴夕禾一人,還有羲月。

是羲月在最後護持這金烏一脈即將升起的朝陽,無愧她帝姬的職責和義務。

天雷徹底消散,神烏渾身浴血,灑落的血珠都化作了燦爛無比的金光,它衝擊那層黑淵屏障,將之生生撕裂。

黑暗終散,我見天光。

------題外話------

萬字更新結束,可以把你的月票和推薦票都給我嗎?(搓手手)嗷嗷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