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想活,不顧一切拚命地活下去。

羲月看出來了。

也彆說什麼敢不敢拚一把,雖然僅僅就交談了這短暫的時間,裴夕禾是個怎麼樣的人,已經立體清晰地呈現在了她的麵前。

她們兩人有著最本質的相似。

她們最厭惡的,就是這世間存在的,施加在她們身上的束縛。

我是驕傲的生靈,為什麼要被所謂的命數裹雜前行,被命運長河衝擊而不可掙脫?

羲月當年的死並非是意外。

她是**命格,純血三足金烏,得了始祖傳承,隻差一步,就能發生真正的蛻變。

由三足金烏,化身上古傳說之中,絲毫不亞於祖龍元鳳始麒麟的至高存在,大日神烏。

這是妖神三足金烏一脈曆代以來畢生所求。

可正如族中祭司所預言的那樣。

她的命數是無翼之鳥,生而尊貴,已經站在了這世間的頂峰所在,可若是要更進一步,鳥足鬆開腳下的憑木,無翼可飛,隻有隕落。

其他的妖神脈族和上仙界的各方勢力,不會允許這天地之間誕生有史以來的第三隻大日神烏,打破這世間的格局。

所以她隕落了,在最後一步的時候隕落了。

可羲月從不後悔踏出那一步,族中祭司千萬次告誡她,安居**命數便已經能登臨這世間巔峰,以金烏帝姬之尊睥睨縱橫。

可她不服,也同樣不甘心。

所衝擊了那最後的一道屏障,大日神烏,九九至尊。

為了自己所求而死,有什麼好可惜後悔的。

她的肉身被諸多大能聯手鎮殺,泯滅於虛無。

元神更是被拆解,以太陰之力不斷磨滅成虛無。

即便是有著大日不滅,金烏不死這樣的傳言,他們也有的是法子抹殺這最後的一點殘存。

一縷執念都被封入了這黑色深淵之中。

這個世界本就是她昔年大能之時演化的隨身小世界,帝姬宮闕曦月宮正落於其中,可如今成了禁錮她的枷鎖。

他們懼怕她的潛力和底蘊,捲土重來。

哪怕心知一縷執念絕無可能死而複生,也絕不放過,所以篡改小世界規則,打造陰絕之地這一牢籠,困住執念化身。

天際之所以兩輪烈陽,一輪便是她殘存的力量投影所化。

萬億載了,光陰沖刷本就無情。

她一縷執念又如何能長長久久地留下去?最多萬年必定徹底消亡,她的等待就全無意義,羲月所等待的,是他們金烏一族的後人。

她的血脈至純至臻,若是傳承給後人,便能賦予其衝擊九九大日神烏的機會。

即便不衝擊,也能給其衝擊掌真天的底蘊,從而振興金烏妖神一脈。

可惜小世界被不斷的虛空洪流沖刷,她傳不出去任何的資訊,已經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機緣巧合碰見了裴夕禾。

一樣的,早夭之命。

有一種物傷其類的憐惜。

果然的,羲月發現,她們就是一種人。

區區一個裴夕禾當然不夠,可是她帶來了自己的本源翎羽和太陽真火。

本源翎羽自晦,在當年躲開了其他大能的感知和搜尋。

也是今日一切的契機所在。

“裴夕禾,幫幫我,完成我的夙願吧。”

裴夕禾坐在地麵上,不知道她為何如此說。

自己如今的狀態,還有什麼能幫得上她的地方嗎?思念一轉,她開口道。

“這黑色的翎羽和太陽真火你儘管拿去,雖然這真火已經和我的本源交彙,可我本就要死了,也不太在意死得早或者晚了。”

羲月的眸色微微波動著。

“我要你,替我活下去。”

“若是想活,就和我一起,爭著一線生機。”

她的話語傳入裴夕禾的耳中。

女子的身形猛地化作了燦爛的金色光點,頗顯得黯淡,卻依舊倔強。

光輝彙入了裴夕禾殘缺的身上。

猛地,一股灼熱傳遍了全身。

勉強維持著肉身不崩壞的太陽真火在羲月的控製下原本柔和如羔羊。

可是此刻就像是披著羊皮的狼,頓時撕開了那一層偽裝的束縛,露出了尖銳的爪牙。

劇烈滾燙的溫度,將她全身的血肉都化作了焦碳,早就冇了人形,此刻周身的皮膚上也滿是火焰繚繞著。

她的生命氣息在飛速地逝去。

血液在被蒸發,肌膚水分儘數消去而變得乾裂,在火蛇跳躍下成灰燼。

裴夕禾就這樣看著自己,一點點地,從腳到頭,全部,化作了焦炭,最後在極致的溫度下消散,連一捧灰都未曾留下。

她,死了。

………………

陸長灃看著那變作灰色的名字,他癱坐在地,不受控製地,水汽瀰漫了雙眼。

“裴,裴夕禾。”

他微微呢喃著。

“你怎麼能死,你怎麼能死。”

或許時光能夠淡忘一切,在經過百千年之後,他能在提起裴夕禾,碰見裴夕禾的時候,相逢一笑,瀟灑坦然。

可她就這樣在他的麵前無力地死去,就像是一道流星在他的生命之中閃爍過,就隕落成無。

給他留下的痕跡,真的能抹去嗎?

陸家老祖陸存出現在了他的身後,無聲地歎了口氣,手附上了陸長灃的肩頭,一股溫暖的涓流彙入其體內,整理紊亂的內息。

“想做什麼就去做吧,李家,確實囂張太久了。”

此事已經被陸長灃告到了刑法堂,李長青暫未會宗門,想必是不敢。

此時可大可小,李家可以施展手段壓下,他們陸家同樣可以施展手段搞大,此任宗主明事理,懂人情,守法度。

李長青,絕難以脫離責罰。

“老祖。”

陸長灃有些更咽。

陸存揮手一層淡淡光膜將周遭要趕來的弟子和長老們全部斥退。

此時,陸長灃需要的是冷靜。

…………………………

金色的烈焰之中,一縷黑羽正懸浮在火焰中心。

它被真火炙烤,並未燒成灰燼,反而在漆黑的表麵上煥發出了金色的神紋。

這是三足金烏之帝,羲月最精粹的翎羽,凝縮了她生前的大部分的血脈和力量。

在黑羽的正中央,一道細小的人影宛如初生的胎兒盤著身軀,蜷縮其中。

羲月的身形重新出現,她眼眸狂熱又虔誠,瘋狂又睿智。

“本帝,偏要逆改這天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