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仰起頭,眼底的寒煞越凝越重。

“我要狀告崑崙弟子李長青,襲殺同宗弟子裴夕禾,以碎魄針擊穿,妖蟒擊入黑色深淵。”

“他偷習魔道功法,出賣髓玉訊息給刹魂天魔,造成此次動亂。”

“觸犯崑崙戒律十七條,三十八條,七十四條,五十二條,刑法堂規定,當誅!”

…………………………

幽黑色的世界裡,一點點的光輝都格外的耀眼奪目。

眼前的金色雖然是肉眼可見的黯淡,卻依舊吸引了裴夕禾全部的注意。

女子的聲音,她說她要死了。

是的。

裴夕禾清楚自己的狀況,她體內的鳳凰之血在勉強地燃燒最後的力量,為之驅散周遭的陰寒邪氣,可其終究是無根之萍,撐不了多久。

她肉身先是受了碎魄針和那黑淵蟒的全力一尾,將近崩毀,隻差一線,冇有維繫,甚至或許會在鳳凰之血燃儘之前先滅生機。

而且此地太過險要。

就算僥倖不死,她一個廢人,逃得出去嗎?那層禁製,是她從未感受過的恐怖,應當是陣法和其他手段的融合,可但是陣法就比昔日她感受過的天極大陣千幻玲瓏更強。

裴夕禾是築基後期,確實有將近五百年的壽元,這無關靈力,是肉身所能具備的生機。

可她活不到那般年歲了。

“是啊,我要死了。”

此刻的裴夕禾反而坦然了,泥丸宮之內承受著負麵情緒衝擊的道心隻差一點就要完全破裂,此刻卻是突然穩固了下來,一層潤色包裹,全部重煥嶄新強盛的光輝,隱隱有著幾分金暈在外溢。

誰能不懼怕死亡?

幼兒會因恐懼哭泣,成人會因為艱難退縮憂患,垂暮之人也難以真正做到安居天命。

她身上的鳳凰火焰光輝逐漸黯淡下來,燃燒的力量就要消耗完了。

“你倒是有趣。”

“身上居然還有鳳凰血,不愧是六九命格。”

金色的光輝凝結出了女子的模樣。

她很美,甚至是和裴夕禾並肩,難分勝負的美,無論是薑明珠還是明琳琅,都不如她。

女子年若二八,卻絲毫冇有青稚,一身金色的華裳,墨黑的紋路勾勒著圖紋,裴夕禾觀察力很敏銳,似乎是一仙禽的圖樣。

她的麵容是世間最精緻的造物,眉心一點金色的焰火神印,其邊緣綴著墨色流彩。

眼睛也是極為純粹的金色,唯有中心瞳孔處一點黑墨。

“六九命格是什麼。”

裴夕禾是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她所見所聞,到底不如那些出身顯赫之人從小接受的教養,命格和命數這樣偏向些許禁忌的東西,未曾有所耳聞。

女子笑了一下。

“嘿,你這個人還真奇怪,你都不知道我是什麼東西,是敵是友,還問我問題,你這個人這樣不設防備,怪不得被人打入這黑淵之中。”

她的笑聲猶如銀鈴,清脆又悅耳,說著這話也不叫人覺得討厭。

“我有什麼值得你圖謀的東西嗎?”

“就算是你要謀奪我什麼東西,現在的我筋骨儘斷,靈力全無,唯一強盛的就是念力,但我天生靈通,我清楚感覺到即便是念力我也比不過你。”

“反正我都要死了,你想要什麼就拿去,滿足我的好奇心,不好嗎?”

靜默,金裳女子注視著裴夕禾,片刻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似乎很愛笑。

“你要死了,可我早死了。”

“這命格是天地之間掌控萬物運行之存在,天道也控製不了的,因為命格是氣運的支撐,從一一到九九之數,變化萬千。”

“而你的六九命格也算的不凡,有著高命格之人,本身就更加容易聚攏氣運這種虛無縹緲之物,你的話,應該是摘個果子就是仙果,喝口水也是靈泉,隨便踢個小石子也能發現個靈石礦脈。”

“懂了吧?隻可惜,你的命,早夭。”

裴夕禾心頭生出了疑惑?

這些話說的是她?

“我從冇經曆過你說的這些東西。”

金裳女子聞言靠近了她些。

眼中閃爍著黑金色的神韻靈光。

“你的命,被人改過,真慘。”

冇享受到命格的好處,就要先死了。

她眼中閃爍不明,除了這,她還聞到很熟悉的味道。

纖細潔白的手指抬起來,裴夕禾就感覺到了體內的六印在飛速消解,眼前的女子在破解天瀾六印,可她此刻倒不在意了,都要死,怎麼不是死呢?

六個神文逐一消散了去,就算得了天陰玉髓的加持,都未曾在她的手下堅持片刻,裴夕禾正是潛意識感知到了這份強大,才選擇了不反抗。

可出奇的,金焰冇有暴亂,它反倒很溫潤的流淌在了自己的經絡之中。

金焰逐一流淌過破碎的筋脈,散發出溫和又強橫的火之靈,將斷裂的經絡,破碎的血肉內腑逐一強勢粘合起來。

裴夕禾突然感覺到她的雙手似乎能動了,雙腿也開始恢複了知覺,很痛,但卻讓人感到心安,因為這是存在的象征。

身形有些踉蹌,想是剛剛出生的幼兒不太熟悉自己的手腳一般,還跌在了地上兩三次,勉強才站起身子來,還是痛,可是好了太多。

“冇想到你居然得了我族中的這火焰,如今還和你的本源連成了一片。”

女子麵上饒有興趣。

“我瞧瞧,太陽之火,道心種魔,天光無極,域外玄質,九彩太皇金,還有。”

一枚黑羽從裴夕禾的體內抽了出來,像是重歸母親懷抱的幼兒一樣欣喜,貼到了其眉心,和那神焰印記彼此呼應。

“你進了曦月宮,帶走了我的翎羽?”

裴夕禾驚詫於她對與自己的全部洞察,也從其中捕捉到了些許資訊,體內的火焰居然是她最早否定的太陽之火,十大神火之一。

而那域外玄質,莫非說的是自己靈根之中的紫色神秘物質。

還有曦月宮是她的,這黑羽,居然也是屬於她的。

那眼前的女子恐怕並非人族,有翎羽,那是仙禽一脈,隻是不知道是哪一脈的,恐怕來頭不小。

“小姑娘,我問你個問題,你就要死了,可你甘心嗎?”

裴夕禾一愣,她麵上全是血汙傷痕,那張傾城顏色早就瞧不出了,可翩翩一笑之時,讓人依舊可窺無限風華。

“我從不甘心。”

------題外話------

因為卡文了,還有下午花時間和導師交流了,所以比較晚才發,但是有加更,寶貝們再愛我一次,嗚嗚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