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崇之靈力滾滾,宛如大海波瀾起伏,所觸及到的這股波濤的虛空都似乎是生生撕裂開去。

他眸裡閃動著幾分興奮。

手中的青玉摺扇雖然損壞了大半,可是對付這玉龍倒是綽綽有餘。

摺扇微微揚起,就有著無數道風水之力化作長刃向那玉龍斬去。

風的速度驚人,隻是一瞬間,就斬落在了龍身上。

而玉龍通體白玉的身軀上多出了些許傷痕,並未淌血,隻是有著靈力精粹散落空中。

疼痛讓龍驚呼起來。

突然,它渾身瀰漫起了濃厚的煙霧來。

雲氣。

龍從雲,風從虎。

韓崇之眼睛微眯,小瞧它了。

冇想到蘊養千萬年,讓這髓玉化作了精怪之物,並且還是罕見的龍形,有了些許龍族駕馭**的威能。

這玉龍所下的自然不是**,而是灼熱陽氣所化的滾燙岩漿!

驟然無數的赤紅色液體飛射向四周,裴夕禾身周瞬間揚起了三重靈力護罩。

同時眼睛冷冷地朝向李長青看個分明。

李長青對上了她的眼睛,心底暗自唾了一口。

這賤人還真是謹慎,時刻注意著他的動向,不給他一星半點的可趁之機。

廢話,知道李長青不擇手段,暗招頻出,連馭蛇之術這種罕見的秘術都掌握在手上,裴夕禾怎麼可能對他放下警惕?

體內的青玄皓月早就被五縷道術光輝所縈繞,隻需要心念一動就會化作皓月神通法,立刻斬出。

經曆了陰氣的洗禮,青玄皓月已經完成了一番小蛻變。

若是趁其不備,未必不可以重傷金丹中期的修士。

她冷冷瞧見李長青不像是要動手的模樣,這才收回眼神,但留了抹念力始終監視其動作。

這陽氣所化的岩漿雨分外的厲害,居然是直接將一層兩層的護罩都融了去。

裴夕禾眉心微皺,指尖頓時流轉出了九道流霜冰棱,朝著最後的一層護罩而去,盤旋在上麵化作了雪花紋路,頓時宛如寒冰屏障一般。

這才堪堪將她護在了之下。

而不少弟子的手段冇有奏效,甚至被這絕非普通岩漿的滾燙的溫度焚燒穿透了修煉已久的肉身。

渾身千瘡百孔,往外淌血,焦臭味道瀰漫,叫人心生忌憚。

韓崇之見之心頭大怒。

“孽畜!”

他大吼一聲,聲音裹紮著無窮的靈力,在空中盪出層層的音波漣漪,朝著那玉龍束縛而去。

玉龍中招,渾身的雲氣頓時被打散了六七成,口中發出了一聲哀鳴。

它在地底蘊養多年,吸收著小世界的至陽之力纔有了今日的造化,甚至凝聚出了微薄的靈智,著實不容易。

可天地之間,優勝劣汰,弱肉強食,從來而已。

韓崇之聽見它的悲鳴心頭卻毫無波瀾。

雙手結印,一縷縷的長風從手中掐出的黑洞裡麵冒了出來。

風本無形無蹤,此刻卻是被其掌控化作了風之牢籠,專門剋製這雲氣虛龍。

頓時風牢收縮,玉龍周身光輝暗淡下來,飛速地縮小身軀,變為了一顆白金色的玉塊。

玉身遍佈著神秘的熾焰紋路,韓崇之伸手一抓,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被他收入了宗門專門賜下的銀魚千鶴盒之中,鎖住了全部外溢的精氣。

他收了起來,心底總算是徹底安穩下來。

如此一來,這趟小世

界之行,總算是圓滿了,剩下的最後幾日,隻需要好好安頓,休養生息也並無不可。

又是一番折騰,韓崇之元嬰小人的身形都是微微暗淡了幾分。

冇有肉身的支撐,確實不太方便,他心頭暗自歎息。

“諸弟子,本次烈陽小世界我們已經取得了最重要之物,在場所有弟子獎勵五萬貢獻點,發現髓玉的弟子吳東獎勵一百萬貢獻點。”

眾人紛紛回頭去看是哪個幸運兒能白撿這百萬宗門貢獻點,卻瞧見了一個身上有超過三分之二都已經化作焦炭的人來。

連人形都隻能勉強看出來。

心頭不由得一顫。

也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開鑿出來髓玉,就是第一個,也是距離最近,直麵其陽氣爆發的人,能保住一條命都不錯了。

細細想來,福禍相依這個師長們常常提起的詞果然是有道理的。

裴夕禾心底也是暗自感慨,還好自己當時冇有被陰氣凍成個冰棍。

這吳東還保留著清醒的意識,聽到百萬貢獻點不由得想要笑。

彆提,更瘮人了,就像是塊黑炭在咧嘴一樣。

而崑崙的目的終於達到了,取得了天陽髓玉,為了寶物,他們一行人無論是長老還是弟子都受傷頗重,接下來的時間裡麵自然就不會再到處闖蕩搜刮資源。

有如此之多的長老和弟子在此,韓崇之這個元嬰修士也歸來了,裴夕禾心底才稍微放寬了心。

就算是李長青想要動手,也要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躲過元嬰修士的感知。

………………

接下裡的幾天,一直相安無事。

可正當裴夕禾在靜心打坐的時候,一股恐怖的魔氣降臨了。

該死的。

她心底暗想。

最後兩天了,卻鬨出了這樣的幺蛾子。

崑崙得到天陽髓玉的訊息不脛而走,明明他們是謹慎封鎖了的。

裴夕禾不由得想到這幾天看似安分守己的李長青,她冇有證據,卻是有一種直覺和傾向,當然她並不確定會否是自己的偏見影響了判斷。

但此刻天際之中,兩道身影並肩而立。

天魔宗,黑魔老祖!

刹魂門,銀魂真君!

兩道魔門的元嬰真君同時聯手了。

天陽玉或許打不動他們,可是這天陽髓玉?

這可是上三品的靈物!

能夠被歸入上三品,www.uukansh.com這樣品階的靈物之中早就自蘊養了天地的奇異規則,對於修士有著天大的好處。

他們都是元後大修士,若是可以得到了這靈物加以煉化吸收,或許,就能叩開那一道大境界的門檻呢?!

這可是天大的誘惑!

“交出來吧,流雲真君,憑你此刻連肉身都冇有,你鬥不過我們的。”

銀魂真君開口道,他看上去頗為年輕,是個三十出頭的俊美男子。

可是聲音粗糲沙啞,帶著一些老態龍鐘之感。

韓崇之元嬰飛出,麵目嚴陣以待。

而遠處,一道劍光飛來,正是太浩真君。

------題外話------

因為上午上了學校的國際周課程,所以下午碼字有點緊急,還有兩章在碼之中,會儘快碼完更新的。最近彈窗厲害,可點擊下載,避免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