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和孟茯苓撕破了臉皮,即便是舍友,也是毫無緩和。

孟茯苓回到院子裡麵,瞧見了裴夕禾門上的防護陣,輕哼一聲。

這小丫頭真的就是給臉不要臉,扣著那些貢獻點,以為自己能兌換什麼珍稀寶物嗎?

等著瞧吧,她父親已經托人給她打造了一柄八品靈劍。

她已經突破一境,就可以著手選定道路,體修她是不會選的,靈脩對於靈根和靈力的品質要求太高了,她也不行。

孟茯苓打算當一名劍修。

禦劍而飛,行走如意,本就是她心中的神仙樣子。

待到她拿到那柄八品靈劍,便是開始修煉劍法,打下紮實根基。

而裴夕禾這丫頭出身凡俗,想要得到一柄八品的靈兵,可真是想得美。

靈寶,法寶,神物三大等級,靈寶分有九品,就是品質較下的八品靈寶都是需要數千靈石,真的要攢,裴夕禾這小丫頭攢上十年都攢不夠。

她回了房間,把門一摔,發出了不小的聲音,以此發泄不舒服的心情。

…………

房間之內,裴夕禾緊閉著雙眼。

她體內靈氣運行著《養氣決》的功法路線。

三色靈根在丹田之中爆發著巨大的吸力,將周遭的靈氣儘數席捲而來。

不斷地補充著體內損耗的靈氣。

她在嘗試,怎麼樣讓靈氣周天越發順暢,讓靈氣損失更少,凝結更加精純。

心神全部沉浸在了體內的靈氣循環之中。

她吞下了一顆聚氣丹。

這是九品丹藥,可以加快體內的靈氣進入周天循環。

裴夕禾感覺到每一次調整都在衝擊體內經絡,讓她體內隱隱作痛,但還可以忍受。

她先天資質不弱,經絡寬大強韌,又有著靈力滋養,尚在安全範圍之內。

在一次次的嘗試之中,氣旋之中的靈力越發充盈起來。

一境中期的境界越發地穩固。

在聚氣丹的幫助下,甚至有著朝後期的境界邁進。

她入了崑崙已經一月有餘。

本該有一百顆下品靈石和二十顆聚氣丹。

經過這些日的修煉,還剩下九十七塊靈石和十八顆聚氣丹。

靈石價值遠勝靈珠,她需要用來在崑崙坊市之中兌換需要的資源法寶。

其價值她打聽過,就是最廉價的九品靈寶也要兩千以上的靈石或者是一千的貢獻點,八品的更是要七千以上靈石亦或是兩千五的貢獻點。

這纔是她斤斤計較每一顆靈石,每一個貢獻點的原因。

靈寶對於修為實力的提升是巨大的。

她靈根雖純,可惜三靈根加上得不到高品質的功法,靈脩並不適合她,隻能選擇道修。

她就要找到一柄好武器。

隻是她暫時不知道什麼武器適合自己。

武器眾多,十八般兵器最為流傳,九長九短。

其實修仙之人多用仙劍,飛劍問道,瀟灑快意。

對於武器她並不是很瞭解,所以裴夕禾打算認真修行一段時間後,自己的修為到了練氣三境,就去練武場觀摩師兄師姐們用靈寶作戰。

她定了定心思,睜開了一雙眼。

體內的靈力粗壯了不少。

但經絡被衝擊之後,需要短暫的溫養,否則容易留下隱患。

裴夕禾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幾分欣喜,果然,這個辦法也是可行的。

《養氣決》冇有屬性,中正浩大,講究的是滋養己身,不具有太強的攻擊性,這也正是裴夕禾嘗試之後冇有出大問題的原因。

裴夕禾入門晚,並不知道修改功法乃是大忌,稍有不慎就是筋脈受創,修為倒退。

她因為《養氣決》的特性,以及自身過人的堅韌經絡和絕佳悟性,這纔沒有出現大問題,甚至摸索到了些許竅門。

剛剛的運行軌跡,要比正常情況下多出好幾分靈力凝出,甚至更加堅韌上了幾分。

不要小看這少少的幾分靈力。

若是長此以往,在同樣修煉《養氣決》的情況下,她就能比彆人更快地積蓄靈力,嘗試突破境界。

她掌心湧出白色的靈力,比之之前的要凝實上幾分。

吸收的靈氣被轉化為靈力的量也是更多了一些。

裴夕禾好看的眉宇皺了皺。

她和孟茯苓鬨翻了,無論是她還是孟茯苓都不是那種彆人打了我一巴掌還能親親熱熱地再重歸於好的犯賤性子。

原本偏向懦弱的性格在逐漸改變,或者說有些偏向藏鋒的刀,看似平靜,內藏鋒芒,今日孟茯苓就是被她所割傷。

也不知道這種變化是不是好的,但毫無疑問,她比之前變得更加開朗了幾分。

她不願意再逆來順受。

或者說從裴大成手下逃出來,奔向測靈柱的那一刻。

裴夕禾的心性就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她歎了口氣,不要想那麼多,管孟茯苓想要如何,隻要自己不犯錯,她就奈何不得自己,裴夕禾心想,好好修煉比什麼都重要,她如今就想儘快修煉到高境界,然後晉升一等弟子,在大會之中脫穎而出。

年紀越輕,越容易被長老收為弟子,即便是不能被內門的真人真君長老看重收入門下,前十名也能夠擁有進入內門的資格。

屆時纔算是修仙有望。

除此之外,不要太費心思了。

她長舒一口氣,想清楚之後,那些煩悶就去了大半。

體內的經絡重新恢複,因為靈力沖刷甚至更加強勁堅韌起來。

……………………

天波易謝,寸暑難留。

裴夕禾不知不覺之間,就已經在崑崙度過了三個多年頭了。

她如今八歲多,身體處於生長期,又有著食膳處的一樓靈食滋養身體,身高拔長得飛快。

長了好幾個腦袋的高度,已經到了一米三的模樣。

裴夕禾走在崑崙坊市裡麵,售賣靈丹靈藥和各種稀罕寶貝的小販叫賣之聲絡繹不絕。

她冇有多加理會,瞧見了一扇熟悉的門。

不由得內心多出了幾分喜意。

她為了這一天,等了一年多了。

大門裝飾得極為富麗堂皇,純淨的玉石被鑲嵌在其上,一箇中心的橫匾寫著三個鎏金的大字。

珍寶閣。

乃是崑崙最大的坊市商會。

她推開了門,走了進去,看向了一個櫃檯。

為此攢了一年多的貢獻點都換作了靈石,如今纔是終於湊夠了。

那個櫃檯之中,漂浮著一柄刀。

刀身細長,銀白色的刀身似乎是冰雪一般澄澈,其中有著些些許黃綠色的光芒閃動,仔細一瞧,是浮動的符文,就像是初雪之中破土而出的幼芽一般。

這是一柄唐刀樣式的靈寶。

櫃檯之上分明寫著。

八品靈寶,售價七千八百靈石。

靈刀:春澗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