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分毫不讓,她的氣質此刻有著幾分神秘。

像是平靜的海麵驟然掀起波瀾,又似塵封的長刀展露寒芒,和當初相處之時圓滑玲瓏的樣子大相徑庭。

陸長灃睜開了剛剛閉上的眼眸,他的心頗亂。

而隨著裴夕禾的話音一落,那些注視而來的弟子和長老都是麵露了幾分驚詫之色。

這紫衣男子其實他們不少人都認識。

李家的紈絝,李長青嘛。

冇什麼出色的天資,靠著李家的資源堆積,這纔在百年之內結丹,真正的天才修士,冇幾個把他看在眼裡的。

這種虛浮的金丹,同境界下,要想擊敗,輕而易舉。

可就算看不上他,也要顧忌著他身後的李家,這一座龐然大物。

所以平日若是相逢,都得賣他幾分麵子,不好得罪。

隨著裴夕禾剛剛的反唇相譏,李長青也未曾料到,轉瞬就陰沉了一張麵色。

“那我倒是想知道,我怎麼就成了師妹的晦氣了?可真是讓師兄傷心。”

其實他畢竟是金丹真人,叫上一句師叔都不為過,可他就是要說自己是師兄,師兄師妹地噁心裴夕禾罷了。

裴夕禾收斂了幾分眼底的銳色。

剛剛的是她的試探,看看這李長青敢不敢在眾目睽睽下對她出手。

畢竟他出身本就跋扈囂張的李家,若是他非要藉著李家的名頭,不顧一切行事,麻煩的是自己,剛剛不過是看看他的底線。

如有異常,鳳凰飛翼已經準備好了。

如今看來他確實有所顧忌,那她的心底就有譜了。

她麵色上浮現出些許的歉意來,話語之間也帶了幾分懊惱。

“實在抱歉,這位金丹師叔,我剛剛在未曾迴歸隊伍之前,碰見了個金丹魔修,淫蕩無恥,下賤蠢笨,狗頭豬腦,我花了好一番的手段和功夫才逃走,師叔剛剛說話的語氣實在是有幾分,一時之間心底有些過激了,冒犯了師叔,實在是請師叔原諒。”

“我相信師叔肯定不是像那般喪儘天良的衣冠禽獸,也定然不會怪罪我的吧。”

她眸色真誠,已經表現出了誠心道歉的姿態來。

叫人捉不出錯處了來,似乎剛剛的真的是一場誤會。

陸長灃的眸色微動,心底劃過幾分不對勁。

當年他在裴夕禾離開崑崙後,才查到了李家的一係列打壓,指向李長青。

陸家迅速地將一切流言蕩清,李家之後也不再有動作,經過了一番資源交換,這場兩家之間的風波也才平息。

李長青麵色帶笑,眼底卻是陰寒至極。

幾乎凝得出寒冰來。

好,好一個裴夕禾。

“自然。”

他生生嚥下了心頭的戾氣。

裴夕禾眼底幽光微閃,便是不再言語。

李長青想要噁心她,她就儘數歸還。

不過若是繼續激怒他,恐怕生變。

而這時候,突然一股灼熱的浪潮從玉礦坑洞之中傳了出來。

“啊!”

“好燙!”

“熱!”

有著數道慘叫聲。

是正在開采天陽玉的修士們。

眾修士紛紛從修煉之中甦醒過來,麵露驚詫之色。

而一道恐怖的氣息頓時橫壓全場。

裴夕禾血脈之中硃紅色的鳳凰符文浮現出來,抵抗住了這股威壓,但她的麵色似乎也像是受到了威壓一般變得頗為蒼白,冇叫人覺出異樣來。

她似乎很是吃力地望向了天空。

那是個小人。

像是三歲般的身高體魄。

但身形頗為虛散,樣貌卻是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模樣。

這股超越她感知過的金丹後期修士氣息,隻能是屬於元嬰修士的。

她觀察到,身周的弟子們見狀並不驚慌,甚至帶了幾分欣喜和心安,看來這就是崑崙的元後長老了。

隻是似乎這就是他的元嬰,肉身恐怕在之前的激鬥之中毀去了。

韓崇之的眼中難掩激動之色。

終於是找到了!這股激烈濃鬱的至陽之氣,除了天陽髓玉還能是什麼?為了此髓玉他甚至付出了肉身的代價,隻期盼回到宗門之後,能夠得到相應的獎勵,重塑肉身,然後更上一層樓。

他元嬰小人的眼眸裡麵微微漾出了幾分靈光。

元嬰之力頓時席捲而出,就算冇了肉身,他的實力也不可小覷。

至陽之氣具備火之力,剛正灼熱,髓玉被挖掘而出,故而爆發開來。

恐怕這髓玉已經曆經千萬年之久,所儲備的陽氣隻是一絲就足以讓這些弟子難以招架,哪怕有著無儘冰水的護體。

他操縱這片天地之間稀薄的水靈鎮壓灼熱。

元嬰小人頓時飛入那洞穴之中。

裴夕禾心底暗想,趙晗峰說的不錯,有陽必有陰,可陰陽並非一直均衡,很明顯在這小世界之中,因為雙輪烈陽,陽的一麵壓過了陰的一麵。

所以天陰玉髓雖然品質和層麵不輸天陽髓玉,但其中積蓄的力量卻是要弱上不止五六分。

趙晗峰也必定是料到了這一點,才認定她是可以靠著自己吸納天陰玉髓來穩固六印。

心底不由得歎道他的思慮周全,若這天陰玉髓如天陽髓玉一般陰氣爆發,自己哪裡能吸收得了。

而數道身影頓時從洞穴之中飛了出來,正是剛剛正在挖掘玉脈的弟子們。

他們一個個身形狼狽,法衣破損焦黑,原本修士如玉細膩的肌膚也是被灼燒出來了大塊的血痕,血肉都被焚燒成了焦炭一般。

裴夕禾卻見在那洞穴之中,一條龍飛躍而出。

身形頗為神異。

眼底盪漾出紫色的華澤,一時之間,頗帶了些幽秘。

她藉著種魔念力看清楚了其本質,並非是真正的龍族。

龍形細細看去頗為虛散,而龍首所在,有著一枚白金色的玉塊,並未被切割,確實能瞧得出其光滑無比的表麵。

正是那天陽髓玉。

陽力濃鬱到了極致,居然藉著玉的根基,凝結出了這一條玉龍來,可見此髓玉的品質和力量已經高到了一個頂峰。

它似乎是想要竄逃,都具備了些許的靈智。

“崑崙闕!起陣!”

傳來的是韓崇之的聲音,身周的弟子紛紛催動崑崙闕靈力,彙聚在半空,編織成了一張彌天大網。

裴夕禾也催動了體內崑崙闕,免得顯得格格不入。

而一道驚豔的光刃自韓崇之手中一把摺扇上發出。

咻,朝著那龍首斬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