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被這金焰折磨的經曆暫且不累述。

正因為此,加上她與生俱來的九寸靈根天賦,她對於這火係至陽之力再敏感不過。

當她放開感知之後,就覺察到了這玉礦脈之中,深處有著一股純粹無比的至陽之力凝結。雖然感知不到具體的方位,卻能確定其存在。

這股至陽之力的層次極高,和之前吸收的天陰玉髓在同一個層麵上。

便是隻能是天陽髓玉了。

看來這一次的礦脈之中,崑崙倒是可以得償所願了。

她冇有發聲,畢竟隻要繼續挖下去,必定能找到玉髓。

並冇有瞧見崑崙的那一位元後大修士,周圍修養調息的都是些築基金丹,不少人傷勢破重。

而傷勢輕一些的則是繼續開采天陽玉礦脈。

王興瞧見她不說話,又瞧著裴夕禾的目光看向那開采出來的坑洞。

“師妹是意外進來這小世界,不清楚我們的任務。”

“我們是需要收集天陽玉礦,尋找玉髓所在,尋到者可以獲得百萬宗門貢獻點。”

百萬,還真是個龐大的數字,若是得了這一筆貢獻點,足以在崑崙購置內門弟子修煉到金丹圓滿的一切資源了。

“我瞧著師妹似乎也不太需要調息,可以進入礦脈之中開采天陽玉,隻需要上繳宗門三成,剩下的都是自己的修煉資源,很劃得來。”

王興兩年多前都在閉關衝擊境界,並不清楚當時的流言。

所以其實他還是從剛剛蘇清顏的話中才清楚此女修姓裴。

但這不阻礙他向她散發善意。

畢竟這條命可是裴夕禾親手救下的,當時情況危急,九汐實力驚人,絕非他可以力敵,冇有彆人的搭救,隻怕早就被一箭穿心了,還談什麼安穩地站在此處?

人要知道感念恩情,他承了裴夕禾的這份因果。

裴夕禾看向他,唇角帶了些淺淺的笑意。

“多謝師兄提點,師妹知道了。”

她點了點頭,可並未動作,擺明瞭就是對這不感興趣。

王興瞧了出來,也就不再提。

走到一邊之時,他開口問道。

“還未曾請教師妹姓名,也叫我知道救命恩人的名諱,我是玉衡峰的王興,師從一柳真君,若是日後有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師妹的地方,儘管尋我便是。”

裴夕禾眸色流轉,她都打定主意要離開崑崙轉投趙晗峰門下了。

還有什麼需要他去辦的?

自己天生靈通,六感敏銳,對於人的善惡想法委外清楚,自然感知得到眼前人的真誠。而且他欠了自己救命的應過,這就能讓人對他放心。

她思緒觸及某一處。

眼底神色不由得軟了些。

她傳音給王興。

“或許還真有一樁事希望師兄幫忙。”

傳音自然是不希望他人聽見。

王興麵色如常,冇叫周圍的人瞧見,等著她的下文。

“我進入崑崙內門之後就接了任務,兩年多未曾迴歸宗門,傳信符因為距離太長無法起效,我和坊市的珍寶閣掌事木晚交好,而我出了秘境就要繼續去完成任務,希望師兄能抽出時間替我向她報個平安。”

“如是她有什麼麻煩,還請師兄力所能及地照顧一二。”

木晚和她的關係,讓她頗為擔憂會被李家盯上。

但珍寶閣遍及整個天虛神州,勢力之大,不亞於任何一個大宗門。

若是不分青紅皂白就對其掌

事出手,李家不占道理,珍寶閣不會坐視不理。

這才叫她安心離去兩年多。

但終究還是怕出什麼岔子,不怕一萬,隻怕萬一,木姐姐絕不能因為她出了什麼意外。

這王興既然說了他師承元嬰真君,想必背後也有一定的勢力,如能助力木晚,也算是給她的安全加上一道保障。

“好的,此事我記下了,會宗門之後,定會辦到。”

王興傳音給她,頗為誠摯。

裴夕禾燦然一笑。

“多謝師兄。”

她容貌盛極了,一笑之間,宛如太陽升朝霞一般,灼灼之色,反倒叫人不敢直視。

而裴夕禾的笑容隻一刹那,就淡下來,而神色變得很是平靜,隻有眼底的幾分複雜。

一股寒氣隨著來人的行走傳來。

一身白銀色的錦玉月綢,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衣衫上煉製銘刻了大片的符文,彼此勾連,散發了些許道韻波光。

墨法被赤晶雕白玉冠束住,那一張出塵的麵容,不是陸長灃又是誰。

他走向她。

眸色波動著。

“好久,不見。”

但裴夕禾心緒平穩,並未受到任何的擾亂。

她麵色如常態,正視著陸長灃,唇角又揚了起來。

“好久不見,陸師兄。”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靜默。

可裴夕禾並不覺得尷尬,昔日的一刹動心就像是鏡花水月,曇花一現。

對她而言,早就過去了,不敢麵對,不敢承認,這種事情不會出現在裴夕禾的身上。

冇有誰清楚一個選擇帶來的未來會是何種走向。

天衍五十,遁去其一,連天道都有無法乾涉的一線命理,何況是人心的衡量計算?

她隻是,隻要是自己的選擇,就絕不會後悔。

陸長灃瞧見了她的眼中的平靜,心中複雜至極。

終究不發一言,朝著一處安靜所在走去。

他連連激戰,此刻氣息頗為萎靡,受了些傷勢需要療養。

裴夕禾收回目光。

看著一旁微顯呆滯和疑惑的王興,微點了點頭。

“師兄,我先行一步。”

隨即便是走開到了一處。

正要打坐靜心下來,卻抬起頭,眼中驟然捲起了凝冰之色。

還是來了。

狗東西。

一條黑蟒盤旋身軀而來。

極為的巨大,恐怕有二十多米長,三四個人環抱的粗大腰身。

頭頂上站著的一個紫衣男子,不是李長青又是何人?

他們眼神驟然在空中相接,U看書www.kansh.com濺起了宛如實質兵刃交接的寒光。

彼此心照不宣。

李長青不敢在這些弟子長老麵前堂而皇之地出手暴露意圖。

裴夕禾也冇證據證明他在追殺她,想要將之收為鼎爐。

而李長青唇角邪氣一笑。

“瞧瞧,我這是什麼天大的好運氣,居然還能碰見如此天仙之姿的師妹。”

“敢問師妹名諱。”

不少人看了過來。

裴夕禾冷冷一笑。

她不避讓,眼底湧現著鋒銳的暗芒。

“看見你,可真是我的晦氣。”

7017k

最近彈窗厲害,可點擊下載,避免彈窗